“我问你,如果之前包间里有一名女***员刚好在,因为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后于伟肯定不会放过她,那种情况下,你会不会不顾自身安危带上她一起逃生?”秋若雨回视着叶宁的眼睛,问道。

    叶宁想也没想就摇头:“我又不是滥好人,凭什么要赌上自己的命去救一个恕不相识的人。”

    对这般问答,秋若雨赞同地点点头,这才是人之常情,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值得另一个人无缘无故的付出,更何况是冒着生命危险。

    “那你为什么非要带上我呢?如果你单独行动的话,我相信你有能力毫发无损地脱险。”秋若雨扯了扯嘴角,似是想笑笑,最终还是没笑出来,不待叶宁回答就接着说道:“我为我过去对你的一些猜疑向你道歉,你都肯为我冒生命危险,我还有理由不信任你。”

    看着女人慎重的表情,叶宁反而有点不好意思,摆摆手:“没那么严重,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本来就是要通过时间和交际慢慢建立的。”

    秋若雨认真说道:“我曾经和你说过,我们之间只会是工作上的合作关系,现在看来这话有些绝对,我想我们是可以成为朋友的,但仅仅是朋友,不会更进一步,所以我说,我不值得你把我看得那么重要。”

    叶宁眨了眨眼,听出了那么点意思,心头有些自责自己的木讷,这个女人的心智要比自己想象中强悍太多,这才死里逃生没多久,人还在荒郊野外呢,有必要那么急着和自己撇清关系吗?这也理智得太过分了吧。

    英雄救美啊,那几乎是捕获女人芳心的终极绝招,在众多小说之中,就算女主是一颗万年玄冰般的心脏都会被融化,怎么这丫头就一点也不动容?

    呃,难不成是因为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想到这个,叶宁心头莫名一阵空落,嘴角扯起一个极为勉强的笑容:“你,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秋若雨轻轻摇头。

    “那晚在你在电影院等的不是男朋友啊...”得到否定的答案,叶宁非但没有心情转好,反而多了几分纠结,犹豫地看看她,忽然一咬牙:“秋总,你该不会是喜欢女人吧。”

    那晚秋若雨在电影院等的那不是男人那就是女人咯,要是闺蜜还好,要是拉拉...那叶宁还真是无法接受,这才冒大不韪,索性打破沙锅问个明白。

    秋若雨秀眉紧蹙,露出一个光怪陆离的表情:“叶宁,你的想法未免也太荒唐太极端。”

    叶宁笑笑,不语,这在秋若雨看来,男人仿佛是有了心结,她踌躇了一下,觉得有必要解释清楚,尤其是叶宁为自己都能够不顾性命了,她不希望叶宁为了一个无法实现的梦想而继续执着。

    秋若雨不相信感情却也不会去玩弄他人的感情,更何况,她已经将叶宁视作朋友。

    “我记得我和你说过,我有心上人,但他已经不在了...”

    听得秋若雨这似不搭边的话,叶宁微微愕然,定定地看向她,秋若雨只顿了顿,便接着说道:“在我七岁那年生过一场怪病,当时整个家族都已经放弃了我,我躺在病房等死的那段时间里只有我妈妈陪在我身边,那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最黑暗最绝望的时光,最后我能够奇迹般的活下来是因为我的无极哥哥,他从他的家族为我偷出来一株极品灵药,那株灵药他的家族足足培养了二十多年视作家族重宝之一,事后无极哥哥受到了家族的严厉处罚被流放到外省,没多久他就在一次事故中身亡,我也再没有见过他...”

    稍停了片刻,默默述说的轻声中毫不掩饰那抹感伤与悲戚:“之后十多年的人生当中,我也和形形色色的各种人打过交道,或普通,或怀着目的,或带着面具,或许也有真诚的,但和我的无极哥哥相比他们差得太远太远,随着我的阅历加深,我就益发怀念我的无极哥哥,我的命是他给的,在我心里他即是我哥哥,又我是的伴侣,还是我的精神托付,尤其是我妈妈过世后,我就再不相信所谓的亲情,爱情,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都离开了我,我不会再去接受第三个人。”

    她玉石般光洁无瑕的脸颊好似古希腊神话里的美神雕塑,那双大而明亮的眸子里却是含着晶莹,抽了抽秀鼻,清冷的声音犹如断冰切雪般坚决:“无论你为我做什么,为我付出再多,在我的心目中你也不可能取代我的无极哥哥,我们只能是到朋友为止,我未来的婚姻只会是一纸合约,合约的对象能得到的仅仅是我给予一笔补偿,所以,我不值得你把我看得那么重要。”

    叶宁安静聆听,心潮涌动,这他妈叫什么事儿,到底是要和哥们儿撇清关系还是要对哥们儿深情告白?

    心中又好笑又无好气又无奈,眼神之中却是泛起一抹柔和与疼惜,他多少能够理解女人的那份心思,感情这东西是讲究缘分的,当一个男人入驻一个女人的心房,之后另一个男人即便为这个女人付出更多也很难取而代之,尤其是秋若雨这般,最亲的亲人早早离世,历经世态炎凉,被伤得体无完肤,直至心如死灰,在她的心中除了对最亲之人的深深思念再难容许有他人进入,哪怕是出现了一个真心相待的人,也会被她以刺猬心态牢牢地挡在外头。

    无极哥哥的音容相貌只是定格在七八岁的时候,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她深爱的唯一,在她的心目中那个他就是个完美的形象,任何人都无法与其相比,更别说取代了。

    叶宁当然不会为那个无极哥哥吃醋的,原本就是一个人嘛,也对,若不是秋若雨就是林若曦,自己又怎么会为她舍生忘死呢?

    一个人对另一人好不会无缘无故,天底下也不会有没来由的付出,这话还是不错的,过去一段时间自己的一些所为确实有违常理,这让秋若雨心生疑惑完全是在情理之中,只不过自己不能言明就里,误会就误会吧,自己难不成还一笔笔和小丫头算清报酬不成?

    “呃,秋总啊,所以我说你把自己的一条命看得太轻了,我相信你的无极哥哥也肯定是这么认为的,要是换作他的话,刚才肯定也会和我一样冲你发火。”心情一下子变得舒爽,叶宁想伸手去抚摸女人的秀发,脸颊,甚至去拥抱她,可理智又阻止了他的冲动,只得语重心长地说道。

    秋若雨还没有从伤感的情绪中解脱出来,只略带敷衍地点头“嗯”了一声。

    “好了别想太多了,我对你有过承诺,绝对不会主动追求你,男儿一诺驷马难追。”叶宁拍着胸膛,豪情万丈地保证,随即从她怀里取过自己的外衣,从兜里翻出一包压缩饼干递上:“中午到现在你一定饿了,吃点吧。”

    秋若雨看看他,有些诧异于他的过分淡然与洒脱,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想多了,这个男人压根就对自己没那种意思,而自己却为了急于撇清将自己内心的私密倾吐了出来,想到此,她不禁有些羞涩与自嘲,接过饼干后,犹豫道:“只有一块吗?”

    叶宁目光柔和地望着她,笑着摇头:“你吃吧,我好歹是个后天期,几天不吃不喝都挨得住,如果换作是你的无极哥哥,肯定也会把这块饼干让给你吃。”说着,他起身来到秋若雨身后,将那件外衣披在了后者的肩头。

    “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儿?你说阿暮会不会有事?手机都进水了没法联系。”秋若雨偏头看了眼被男人披上的外衣,眼中闪过一丝复杂,却也没有拒绝这份好意,沉默了一下,问道。

    “等天亮,然后我们直接去现场,到时我想办法弄两套衣服,再画个妆,真正认得我们的也就于家几人,只要混在人群里小心点不会被发现,哪怕被发现了也无所谓,现场那么多人,于家不敢把枪淘到明面上,反正到时见机行事...阿暮你就不用担心了,他一个后天大成顶峰,只要不是在包房里那种被包围的情况下,想要脱身并不难,我有种预感,他联系不上我们,明天也会去现场,你别他那家伙挺木讷的,脑子一点都不笨,他那是大智若愚。”叶宁抬眼望向墨色苍穹,眼中有着一抹寒光闪过,于家这般算计,或者说于伟这番算计,不能就轻易算了。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