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你别管我了,于伟不敢杀我。”秋若雨能看到叶宁小半张侧脸,紧紧绷着满是严峻,她略一迟疑,便轻声道。

    “闭嘴!上来。”叶宁低沉的声音有些嘶哑。

    秋若雨没再多言,支开双腿趴上男人的后背,一对玉掌轻轻搭在男人的肩头。

    叶宁直起身,双手扶着女人的大腿部位,感觉到背部被两团柔软压着,一缕轻笑从他的嘴角划过,心道:小丫头片子果然长大了。

    “抱紧了。”此刻不是体味温存的时刻,叶宁眼中闪过一道凌厉的光芒,旋即健步而出,几个呼吸间来到包房门口,抬腿一记蹬踏,木门应声而开。

    包房里头没有开灯,却并不黑暗,与一楼的包间相仿,同样是有着一整面墙由落地玻璃组成,使得月光毫无阻碍地投射进来。

    叶宁几步来到窗前向下看去一眼,似是有些犹豫,不过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还是让他很快有了决断,体内真气流转之下,挥拳击出。

    “咣当。”一整块两米多高半米多宽的厚实玻璃顿时化作了无数碎片,叶宁不带迟钝地纵身跃下,背上的秋若雨紧紧闭起了双目。

    “噗通。”湖面浪花飞溅,下水后,叶宁压根没顾及调整,手臂一环将秋若雨的娇躯牢牢揽住,随即双腿猛蹬,蒙着水向前游去...

    二楼包房的落地窗前,一排站了八个黑衣男子,其中正对破窗的两人已经将各自枪膛内的子弹全部射向了湖面,静默地等待了一分多钟,当见到两百多米外有两个脑袋从水里冒出之时,八人的脸色登时变得难看起来,这个距离已经超出了射程之外。

    ......

    这片人工湖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六七分钟后,二道身影一前一后地上了岸,秋若雨的身体素质比叶宁想象中要好了许多,只是反胃地吐了几口湖水,坐在那里不停的喘息,除此之外并无更多的不良状况。

    “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里不安全。”叶宁略作调息,便是一把将她强拉了起来。

    秋若雨将一头尽湿的秀发抚到脑后,轻轻点头,而后见叶宁又在身前蹲下,她便道:”不用了,我自己能走。”

    “上来。”叶宁的二字回应犹如不容抗拒的指令,秋若雨凝眉迟疑了一下,还是选择了服从,她不喜欢这种被支配的感觉,但也知道眼下不是甩性子的时候,而且,从午饭到现在过去了快八个小时,她的腹中已是空空,再加上这般亡命地游了大几百米,一阵阵的疲累感正从体内席卷开来。

    叶宁开始奔跑,他没有准确的方向,只坚守一个原则尽量避开大路,避开那些摄像探头,穿梭于花草植被之间,如此沿途倒是没有遇上堵截,花了十来分钟,终于到了庄园边缘的一睹围墙之前,墙高三米有余,上头还围了几圈报警电缆,这对普通人来说只能望而却步,可对于他并不是太大的阻碍。

    将秋若雨的双腿向上脱了一下,叶宁即刻脚下一蹬,身子如灵猴般跃起两米多,手掌一伸便是抓住了墙的上沿,旋即腰腹一挺,整个人便是腾空而起,轻易翻过了最上方的那圈报警电缆,落地之后,他做了个前冲的动作用以缓冲,刚要直起身,却听得车辆急速驶来的声音。

    登时间,叶宁神经紧绷了起来,目光略一环视便是认清了环境状况,面前是一条宽敞的马路,马路对面是一大片光秃秃的泥地,再远方连接着茫茫的群山,要是对方现在追赶而来,那自己和秋若雨真就成了活靶子。

    这鬼地方还真够偏僻的,难道再翻墙回去?那跟回狼窝有什么区别?见鬼去吧!

    一念至此,他再不敢耽搁,拔腿飞奔起来,越过路边的护栏,穿过马路之时,眼角余光已经能捕捉到飞驰而来的车影。

    再度翻过了那头的护栏进入到空旷的泥地之中,幸好这几天没有雨水,踩地还比较结实,差不多是在叶宁冲出百米多远之后,身后传来了刹车声,他蓦然回头看了一眼,心头猛地一沉,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有着五六道身影从车内一涌而下,纷纷跨过护栏,不是急着追杀难道还是集体尿急?

    “松开手。”当下,飞奔过程中的叶宁低喝一声,只待秋若雨环住他脖子的手臂略微展开,他的双手便是高难度地一旋,直接将那具娇躯从背后挪到了身前,接着一条手臂扶住肩头,一条手臂拖住两条长腿,女人就这样躺进了他的怀里。

    “呀。”猝不及防下饶是以秋若雨的冷静也是小小惊呼了一声,打从记事起她还从没被一个男人这般暧昧地躺抱过,即便是眼下这种生死攸关的危机关头,她还是羞怯难当地扭了扭身子,脸颊一阵滚烫,低低地埋怨了声:“你干嘛。”

    “别动,子弹万一射在我背上我还能忍一忍。”感受到怀里的娇躯略有挣扎,又听到了一声埋怨,叶宁这就咬了咬牙,下一刻,他凭着一种本能对危险的感知,一个强行急停转向,可惜还是稍稍慢了半拍,一枚子弹从他手臂边缘穿过,擦出一道鲜红的血口子。

    “嘶...”叶宁嘴角一阵抽搐,这会儿他可没工夫检查伤口,一道狠色闪过眼眸之后,体内真气被他催动到了极致,脚下就如同生了马达一般狂飙而出。

    身后的那些黑衣人原本已经追近到了百米之内,忽然发现前方的目标如打了鸡血一般,数个呼吸间便将双方距离拉开到了一百五十米不止,而且速度没有降下来的预兆,再这样下去,等到两百米开外就彻底出了射击范围,于是,其中有三人果断地举起手枪也不瞄准,就是一连串地连发。

    “咻咻咻!”一时间,破风声接踵而来,叶宁压根无法采取避让,只能听天由命,心中不由哀嚎一声:红颜祸水。要不是有个百来斤的“宝贝疙瘩”在怀,他早就跑得没影了,怎么会陷入如此险境。

    总算,老天没有太厚待他,却也没有太坑害他,先后不下十枚子弹仅有一枚击中了他的腰间,即便有真气护体,可那种在肉里爆开的疼痛感还是“爽”到了无法形容,设想,要是此刻秋若雨还在他的背后,那这一枚子弹该是击中了女人的屁股。

    而随着一连串子弹发射之后,叶宁明显感觉后方的脚步声越来越远,估摸着那些个家伙的体力跟不上了,这让他心中稍稍松了口气,不过脚下却是没半点停下,又直冲了几百米,终于是闯进了山林范围。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