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文两兄弟的对白不难理解,于家这是以五千万的养神玉原石为诱饵激起康家的觊觎之心,而又以康艺与于文之间“夺美之恨”为双方冲突的导火索,这番布局算是煞费了苦心,商业竞争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一些背叛和利用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只不过,对于于文的做法,叶宁心中多少还是有点不舒服。

    “于文,康艺的女朋友就是上一回在食堂见过的那个三大校花之一?”叶宁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

    “嗯,她叫莫思琪,三年级影视系的。”于文直白说道:“叶哥你别误会,莫思琪是个很现实的女孩,我答应出三百万给她在年底徐导开拍的那部影片里谋一个女二号的角色...”

    于文没有说下去,叶宁已经懂了,笑着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一个小时的车程,林肯车驶入了一片庄园之中,因为天色全暗,庄园内的景象比较模糊,反正从车内向外看,到处都是葱郁的植被。

    在曲径通幽的小道上行驶了三分钟左右,最终林肯在一栋三层楼的建筑前停稳,一众人来了大厅前台。

    “秋总,晚上你们是住套间还是分开每人一个单间?”于伟问道。

    按理说,两男一女三个单间最合适,但秋若雨作为华远总裁,叶宁与阿暮可能还充当了保镖角色,顾有此一问。

    “我和秋总一个套间,阿暮住一个单间。”不待秋若雨问答,叶宁就先应道,阿暮自然不会反对,可秋若雨却是蹙眉向叶宁看来,眼神很冷,总算给叶宁留了面子,没当场反驳。

    在办理入住手续的过程中,秋若雨才凑近叶宁,压着火小声道:“叶宁,你别太过分了。”

    叶宁努了努嘴,一道细声传回女人的耳中:“人生地不熟的,你一个人住我不放心,你该不会觉得我会对你有不轨企图吧。”

    秋若雨横了他一眼,没再多言。

    房间很快开好,眼下已过了七点,于文两兄弟便邀请秋若雨三人先去用餐,穿过被水晶灯照映得金灿灿的长廊之后,众人走进了一间豁亮的大包房,一整面墙是由落地玻璃组成,外头是一小片人工湖,湖面如镜,倒影着天上的繁星皓月。

    晚宴是早就预定好的,不一会儿功夫,十多个精致菜肴便是被流水阶送了上来,秋若雨婉言拒绝了酒水,要了杯雨后龙井,其余男士各倒了半杯82年的拉菲。

    于伟作为东道主代表简短地作了开场白,随即大家在他的示意下举起了酒杯,而就在叶宁的嘴唇沾上杯口的一刻,一道目光瞟了过来。

    那道目光的主人是阿暮,这家伙鼻子特灵,嗅着杯中酒似乎有点不对。

    叶宁举杯的手掌只是顿了顿,便是若无其事将杯中酒喝下一大口,那边阿暮动了动眉头,而后收回目光,竟然也是喝下了一小口。

    将酒杯放下,叶宁一手举筷夹菜一手掏出手机,在手机键盘上拨弄了几下,嘴里就“咦”了一声:“秋总,你看看你手机有没有信号?”

    秋若雨掏出手机看了眼,摇着头看向于伟,问道:“这里没有信号覆盖?”

    于伟呵呵一笑:“秋总,这里算是洛市和宁市的交接区域,信号偶尔会比较差一些。”

    他的话音方落,就听到“砰“一声轻响,循声望去,只见于文的脑门嗑在餐桌上,整个人的状态混混欲睡。

    “于文,于文,怎么啦?”于伟忙起身上前,推了推于文的身体,后者只是讲了几句外星话就没声了,接着,叶宁也趴在了桌上并带倒了酒杯,再接着,阿暮努力眨巴了几下眼,头一歪,索性就靠着椅背睡了过去。

    “叶宁,叶宁...“秋若雨脸上微微变幻,来到叶宁身旁才叫唤了两声,就被一道阴笑声打断:”秋总,他们或许坐车坐累了,就让他们休息会儿吧。”

    秋若雨转过冰寒的俏脸,冷冷地望着于伟,一字字道:“是你在酒里面放了东西吧。”这般时候还能冷静地做出判断,足见这个女人的心理素质十分过硬。

    “秋总,你果然睿智。”于伟毫不吝啬地给予了赞赏,“啪啪啪”三击掌后,包房门被从外推开,足足十名黑衣男子鱼贯而入。

    见到这般仗势,秋若雨的一颗心猛地下沉,不过面上还是不见慌乱,冷然道:“于伟,我们华远和你们于家合作,你这是什么意思?”

    “秋总,我只能说华远和于家合作是个错误的决定,另外,你居然亲自前来那就是更加错误的决定。”于伟眼神幽幽,一抹玩味的弧度掀起在嘴角:“老实说,只要走进这个包间,你们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后天大成高手又怎么样,难道还能从十几支枪口下逃生?呵呵,现在,倒是省事了许多。”

    秋若雨闻言蓦然心惊,今晚这一局于伟还真是机关算尽,在场这些黑衣男子怕是个个都带着手抢,如此,即便叶宁二人没有喝下酒水也是凶多吉少,她不明白于家为什么要这么做?但现在,显然不是深究这个问题的时候。

    “好了,不要浪费时间了,先送他们两个上路。”于伟指了指叶宁与阿暮,这就下达了命令,当即,就见两名黑衣男子从腰间摸出两把黑漆漆的手枪,“咔嚓”一声上膛。

    “住手!”秋若雨脸色大变,一个侧身将叶宁结结实实挡在身后,冲着于伟厉声喝道:“于伟,你有没有考虑清楚这样做的后果。”

    “后果,秋总你不觉得这时候提醒我考虑后果很幼稚吗?”于伟嗤笑一声,指指秋若雨:“倒是秋总你,待会儿我可以陪你到楼上房间好好研究一下后果。”

    秋若雨毫无惧色地迎着他的目光,冷峭一笑:“于伟,你觉得我会那么幼稚吗?大名鼎鼎的燕京秋家你总该不陌生吧,秋家的那条闻名遐迩的铁律你应该也听说过吧,我告诉你,我母亲姓秋,我也姓秋,此次来洛市之前,我特意把自己的行程告诉了我的二舅,就是为了以防万一,如果我在洛市出了意外,我保证你们于家从此会在洛市除名,这份后果你有没有考虑清楚?”

    在秋若雨的冷笑声中,于伟脸色终于是难看了下来,他万万没想到秋若雨竟然会和燕京秋家扯上关系,有关秋家那条铁律他也是听圈内人士不止一次提起过:秋家嫁出去的女子不再享用家族任何资源,哪怕日后穷困潦倒也得不到家族的布施,但只要是在华夏境内人生安全受到伤害,秋家会不惜一切代价惩办元凶,这份惩办不光会牵连甚广,还是以宁可误杀绝不放过为原则。

    于家,康家在洛市商界确实份量不轻,可和秋家这个庞然大物相比却是有着难以丈量的差距,秋家要灭于家,说句不好听的,也就是家主的一念之间。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