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下午,天略阴。

    一条十字路口,叶宁依着一根路牌,叼了根烟。

    昨夜在宾馆的房间里耗了一夜,花费足足八个小时,他方才完成了第二阶段二次调理,虽然第一道封印全部打开,不过境界却只恢复到后天大成顶峰,期望中的大圆满并未如愿。

    原因有二,离上一次调养才过去七天时间,比行医笔记中记载的至少十天间隔缩短了三天,当然这不是最主要的,关键在于乌当归代替百二十何首乌充当一味主药,效用确实差了一点。

    “看来随着调养的深入,对药材的品级要求也是越来越高,两周之后的第三次调养,如果还是用乌当归或许只能恢复到后天大圆满,假如能寻到百二十年何首乌替换的话说不定就能一举迈入先天期,这当中的差别还是相当显著。”脑海中思绪蔓延,叶宁一时想入了神,连香烟已经燃到了屁股都没察觉。

    而就在下一刻,愣然状态的他忽然眉头一扬,转过身,眼神微沉地盯着那个猫步走来的青年,还是那张一千年不变的僵尸面孔,还是那身单薄的灰衣灰裤,衣袖卷起,露出两段布满疤痕的臂弯。

    “你能不能有点声,我还当身后闹鬼了呢,你就不能换件像样点的衣服,拜托这是在城市里不是在野外...”很不客气地一顿数落,叶宁的目光在阿暮身上剜来剜去,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自己已经够不讲究的了,至少还知道要制办一套正装,可这阿暮倒好,夏装秋穿也就罢了,从上到下一个“脏”概括,裤子上还有两个小破洞,这是打算沿街乞讨怎么的?手上捧个饭碗现在就能开工。

    哥们儿,你可是代表了华远的形象。

    “你又没提前说。”在面对叶宁的时候,阿暮显得特老实,边放下衣袖边委屈地辩解道。

    叶宁一脸皮笑肉不笑:“你以前在协会挂个名,一年的收入百万不止吧,买几套像样的衣服裤子花不了你几个钱。”

    阿暮果断摇头:“我不喜欢浪费钱。”

    买行头叫自我包装好伐,和一日三餐同一个道理,是生活中的必须品,叶宁觉得没法交流,冷笑了几声,也就放弃了。

    阿暮看看他,沉吟道:“你给我的那个药方我试过了,效果很不错,我感觉再服用一次就能尝试突破了。”

    叶宁“切”了声:“这不废话吗,我有必要吭你,这次你要能圆满完成任务,等你突破的时候我再给你配个外用的药方,多不敢说,至少能让你提高一成的成功率。”

    后天期每个小层次突破都存在相当的风险与失败可能,每失败一次少说得调养两个月时间才能再度尝试,在叶宁所知最极限的记录中,有个家伙前后耗时两年四个月尝试了十次之后才跨过了一个小层次,这对于处于黄金年纪的武修来说,是一份难以用金钱衡量的承重代价。

    阿暮那对木然的眼瞳里闪过一丝亮色:“我会记住的。”

    没多久,一辆宝马SUV缓缓驶近,停下后,后排下来个俏佳人,素白的脸颊虽然看不出化妆的痕迹,但明显还是经过一番精心打理,一身半休闲半正式的修身套装,粉脖挂了根咖啡色围巾,随意打个结,黑亮的秀发披散肩头,斜分的发丝遮住小半张面孔,配上一副茶色镜片的蝴蝶眼镜。

    叶宁一通打量才辨清出了佳人是谁?弹掉指间的烟头,一边挥手一边啧声道:“秋总你这打扮太有女人味了,咋们这次是去公干还是旅游?”

    秋若雨没理他,款步来到阿暮身前,微微颔首间露出一丝礼节性的微笑:“阿暮,这次幸苦你了。”这可不是句客套话,阿暮尚未正式加入华远就已为华远披挂上阵,二十万的报酬与此次所冒的风险相较,显然是不成正比。

    “秋总。”阿暮认得秋若雨,只点头唤了一声便没了下文,即便是面对如此绝色佳人依然不能让他有丝毫动容。

    “阿暮,你记住,加入华远之后,你真正的老板只有秋总一个,她的指示你必须不折不扣的执行。”叶宁从旁说道,在说这话的时候,他不温不火的神情之中透出一抹坚决。

    阿暮看着他愣了片刻,随后又一次向秋若雨点头唤了声:“秋总。”

    两声“秋总”意义完全不同,前一声是客套,后一声代表认可。

    秋若雨神情微变了一下就被她很好地隐藏了起来,居之不疑地“嗯”了声,而后抬腕看表,玉手一挥:“上车吧,那边等着呢。”

    叶宁向驾驶室看去一眼,紧闭的车窗后头是一张陌生的面孔,在问了秋若雨后才知道,这辆车是临时租来的,司机也是租车公司给配备的,显然,此次的洛市之行,秋若雨没向华远内部透半点风声。

    SUV一路向郊外方向驶去,车厢内回荡着一首首近十年间的流行歌曲,除此之外,再无半点杂音,司机只顾专注开车,副驾驶座上阿暮就如同一尊雕塑,叶宁与秋若雨坐在后排,彼此之间隔了两尺的距离,各自闭目养神。

    两个半小时后,天色变得微暗,SUV出了高速的下闸口便路边停靠,前方一辆奔驰以及一辆加长林肯早已等候。

    秋若雨三人刚一下车,就见于文以及另一名三十岁上下与他长相几分神似的青年并肩迎了过来,那名青年是于文的堂哥于伟,天然珠宝一号旗舰店的店长。

    互相间简单寒暄,秋若雨三人被请上了那辆加长林肯,于文两兄弟自是作陪,SUV完成了使命,将秋若雨的一只拉杆箱卸下后,调头原路返回。

    “秋总,大伯和二叔让我代他们向您问好...明天的赌石会场设在洛市东郊,今晚只能委屈各位住在附近的东郊庄园。”加长林肯自带一个五平米左右的小会议室,五人围圈坐定,于伟便抱歉地说道。

    “不用客气。”秋若雨淡然道:“于总,明天的会场安排没问题吧?”

    于伟摇了摇头,目光在叶宁与阿暮的身上抡过,慎重道:“这一次我们于家花了五千万从宽缅弄来一块养神玉的原石,原石的重量大约两百斤,品相暂时无法确定,但最次也是相当于凡品三级药材,相信康家绝对抵御不住这份诱惑...”

    说着,向于文看去一眼,后者笃定一点头:“康艺已经回来了,明天他肯定到场,我把他的女朋友抢了过来,他现在恨不得杀了我。”

    于伟满意地笑笑,说了声“好”。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