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刘莽走了,会议室还是静悄悄的,一道道冷漠眼神均是聚焦于简懿雯,而后者的气色也是差到了极点,原本神采奕奕双眸变得暗淡无光,瘫软地坐在那里,仿若与世隔绝一般。

    刘莽的临阵倒戈给她的身心带来了双重创伤,这种背叛的滋味唯有亲身尝试过才会了解那份苦不堪言。

    虽然这会儿她脑子里有些混沌,但有一点却无比清晰,从今以后她和她的丈夫将会被华远的董事会列入黑名单之中。

    “保安,让简懿雯女士去休息室坐会儿,然后送她离开公司。”秋若雨没有落井下石的讨伐,客气地让保安将她请出了会议室,算是给她保留了最后一份体面。

    在座董事都是有身份的人,这个时候自然不会再口诛笔伐,只以无声的目光相送。

    随后,在秋若雨的动议,所有董事的举手赞同下,林海沧的董事会旁听席位被毫无悬念地取消。

    闹剧到了这里并没有完,秋若雨的心情也没有一丝放松,反而益发沉重,她很清楚,简懿雯不过是扮演了急先锋的角色,在座的董事之中必然有着支应甚至是幕后导演,外头,萧氏等一干商家已经亮出了獠牙,内部,潜伏的暗流隐隐涌动,眼下的华远真是到了一个生死攸关的危机关头,对她秋若雨来说,这将是一次比当年归国临危受命更加严峻的考验。

    “目前的形势各位都已经清楚了,这样吧,按我之前说的,先将下周一的海外交易延后,最起码可以争取一个星期的缓冲,下周五之前,我们再召开一次董事会,到时我和各位公司高层商议拿出一个具体的应对方案。”秋若雨这般说道。

    在座董事面面相觑了一番,而后一个个无奈地点了下头,正如秋若雨所言,现在华远最需要的就是时间。

    “秋总,那个叶宁...”齐凯垂着目光,面色晦暗难明,五根手指在桌面一阵弹动,忽然间,如梦方醒般说道,可才冒出几个字,秋若雨便是冷言将他后面的话给堵了回去:“齐副总,我希望公关部能够提高效率,在下周董事会召开之前,得出一个让人信服的调查结果,而不是仅拿疑点猜测说事。”

    齐凯呃了声,眼瞳深处闪过一丝森芒,随即应是:“秋总放心,我会督促公关部那边。”

    “今天就到这儿,散会!”

    ......

    中午时分,与华远本部隔了三条马路的步行街上,一家不起眼的茶室。

    “黄总,上次欠了你一个小人情,这次又欠下一个中人情,两个合一块算是个大人情,需要我还的时候你开口便是,当然,得是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好了,就先这样。”坐在靠窗角落的叶宁挂断了手机,端起一杯红茶抿了一口,目中有着若有所思之色,是昨夜黄志德的来电让他知道了几大商家已经联手对华远采取了围剿,要不是黄志德的立场转变,今天董事会上吴可欣必然遭殃,跟着秋若雨也会成为质疑的对象,当然,他并不知道的是,自己差点就成了“牺牲品”被华远扫地出门。

    其实华远的命运他一点也不关心,哪怕是吴可欣真的遭殃,他也不下十个理由说服自己置若网闻,毕竟只是同事关系,终究这个女人的确做错了事,但,不论是华远还是吴可欣只要和秋若雨牵扯上了关联他便不能不顾,小丫头片子老喜欢时不时地挖个吭让自己跳下去,这是看表演呢?还偏偏,自己就犯贱地乐此波次。

    “假如华远能够在短期内完成向省级商家的跨度,什么萧氏,保健堂等等一切的如意算盘就得彻底落空...”此刻,叶宁的脑海中正琢磨着这个大胆念头的可行性,在他想来,要摆脱眼下群狼围攻的环境,这该是华远最佳的选择方向。

    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轻轻落座于对面将叶宁的思绪拉了回来,目光在那张端庄冷肃的绝美容颜上转了几圈,他将一杯早点好的蜂蜜柚子茶推了过去,微微一笑:”秋总,现在是午休时间,没必要还绷着一张脸吧。”

    “叶宁,我手头有很多事等着处理,究竟什么事?”秋若雨随后推开那杯香浓的柚子茶,不假颜色地问道,董事会结束之后,她就在办公室忙活得不可开交,连午饭都没顾上,不想却接到了叶宁的电话,非要约自己到公司外当面说点要紧事,在她看来,如果是公事方面完全可以去她的办公室,那这所谓的要紧事只可能是牵扯私人方面,自己和这个男人有什么私事好谈的?

    纵然心中十分抗拒,可好歹叶宁对华远来说是个关键人物,值得她秋若雨重视,所以她还是来了,希望这个男人别太无聊。

    “哎,我就不明白了,我就那么不让你待见吗?”见她一副说不了三句话要走的模样,叶宁心头莫名一阵空落,工作忙,时间紧,那得看是对谁?面对厌烦的人有时间也变成了没时间,面对心爱的人没时间也能挤出时间来。

    秋若雨蹙了蹙眉:“你不是说有要紧事吗?”

    “对对,是有一件要紧事还是有一件不太要紧的事,对我来说和你一起喝喝茶聊聊天那就是要紧事,不过,我想你比较关心的是那件不太要紧的事。”叶宁如绕口令一般念着,从屁股底下摸出一份合约一张名片递了过去:“这份合约你要签字盖章给人家发个传真,条款内容有疑问的话,你和名片上这位于先生联系。”

    秋若雨目带疑惑地接过,花了半分钟时间将两页纸简单看了一遍,再度望向叶宁的时候已是面露惊容:“天然珠宝和我们华远合作,合作内容只是临时租借你和阿暮,报酬居然是给予华远为期一年的一个亿免息贷款...这,叶宁,究竟是什么情况?”

    “这个周末天然珠宝要采购一批玉石,需要我和阿暮去充当保安力量,只要一切顺利,最晚下周三对方就会按照合约将一个亿打到公司账上,这个合作一定要保密,不能让公司里有第二个人知道,我现在不方便在公司露面,阿暮加入华远的消息暂时也是严格保密。”迎着秋若雨的目光,叶宁面色严肃地关照道。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