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懿雯,你少在这里妖言惑众。”许德昌作为最支持秋若雨的元老之一,这当头自是要挺身而出,一拍桌子,豁然起身,指着简懿雯沉声喝道。

    不论简懿雯是否真能拿出有力证据,单凭她胆敢公然挑衅秋若雨的权威,就必须给予严厉抨击,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游戏规则可不是说破便破的。

    “简懿雯,你闭嘴,再说一句,我就让保安把你请出去。”齐凯也是指向简懿雯,声音不大,语气却异常坚决,怎么说秋若雨都是他的直属上司,场面上必须维护领导,要是这点觉悟都没有,他齐凯爬不到今天的位置,至于心里头怎么个想法,那是另当别论。

    “这可是秋董事长让我拿出证据来,怎么现在又不让我说话啦。”简懿雯毫不退让,嘴角噙了一丝冷笑。

    “好,你说,如果你拿出让我心服口服的证据来,情节轻的我当众向在座董事做出检讨,情节重的我主动向董事会请辞,不过,你要是仅仅拿出一些模棱两可的疑点说事,那对不起,我会动议取消你这个董事会的旁听席位,你听清楚了,是取消这个旁听席位,而不是取消你的旁听资格,严格来说,你根本就没有资格坐在这个会议室里。”秋若雨俏脸生冷,淡淡的语气却是字字强硬,态度十分鲜明,她对简懿雯的容忍到了极限,既然敢于公然以下犯上,那就要为自己的行为后果负责。

    简懿雯没有因为秋若雨的这番话而有丝毫退缩的意思,挺起胸前那对相当傲人的资本,拍了拍后,道:”我简懿雯会为自己的言行负责,也请在座各位做个见证。”

    稍顿了一下,便接着道:“我说两点,第一,秋董事长你明明知道叶宁才是导致眼下几大商家联手对付华远的罪魁祸首,你如果出于公心的话就该立刻将他这个华远的罪人踢出华远,却为何要一力保他?第二,我听说昨天业务部的吴可欣被正式提拔为业务部副总监,一个才二十七岁的小姑娘,工作经历不满四年业绩也就平平,凭什么就能破格提拔,是你秋董事长存有私心呢?还是识人不明?“

    在座董事都是听得面色微变,第二点暂且搁一边,关键是第一点引起了他们的高度重视,叶宁怎么就成了酿成眼下危局的始作俑者?秋若雨还明明知道?这当中到底存有什么猫腻?

    一时间,大家甚至都遗忘了所谓的证据,目光齐齐投向首座的秋若雨...

    秋若雨维持冷静,没有被带着跑题:“拿出你所谓的证据。”

    “没问题,萧氏的总裁萧震山亲口和我老林说的,叶宁打伤了萧氏,保健堂各一名后天小成,他的行为严重破坏了业内的和谐,如果华远不肯解聘他的话,那就会众矢之的,眼下的形势大家也看到了,罪魁祸首就是这个叶宁,不仅如此,他还和鑫迪娱乐的总裁存有严重的私人过节,相信接下来鑫迪娱乐将会主动加入到保健堂一方阵营当中,在这种情况下,秋董事长还要不顾大局的一力保他,这到底是出于公心呢还是私心?”

    一席话说完,简懿雯给众人留出了消化的功夫,才又道:“至于我刚才说的第二点,我今天特意请来了一个证人,鑫迪娱乐总裁的助理,上个月刚离职,他手里有一份电话录音,大家听一听就明白了,秋董事长大力提拔的那个业务部副总监,其实是个吃里扒外的内奸。”

    此话一落,一片哗然,秋若雨心头猛地揪了一把,她算是看明白了,简懿雯根本就是替萧家,葛家传话来的,就是要向董事会施压,逼着自己顾全大局而放弃叶宁,至于吴可欣则是作为她秋若雨用人不明的实例,既然有人证到场,手里还有电话录音,多半是洗脱不掉,这样一来,她秋若雨的公信力必然大降,权威也会遭受打击。

    一个被下属蒙蔽双眼的总裁又怎么可能服众呢?

    还是太轻敌了,这一刻,秋若雨有些后悔,就该在会议一始便下决心把简懿雯请出去,还是多少顾及了父亲的面子,自己的一心软才导至了现在的局面。

    “那你把人叫进来吧,我倒要听听可欣怎么个吃里扒外法。”哪怕机会渺茫,秋若雨也不可能就此投鼠忌器,面上依然波澜不惊,脑子里却已是飞快运转想着该如何应对接下来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

    简懿雯没二话,当即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三分钟后,在一名保安的引领下,一名西装革履的年轻人走了进来,无论身高,长相,还是不卑不亢的气质都称得上“一表人才”四字,鑫迪娱乐的规模只比华远略小一些,作为黄志德的助理,也是见过大场面的。

    “刘莽,证据带来了吗?”简懿雯问道。

    刘莽点点头,这就掏出一直录音笔等待进一步的指示。

    “各位,刘莽以前是鑫迪娱乐总裁的助理,虽然已经离职,但他今天出现在这里还请各位不要外传,我向他保证过不会给他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这就是一堆屁话,简懿雯说一说不过是自欺欺人地维持体面,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见在座董事纷纷点头,简懿雯便丢去了一个眼神暗示,刘莽打开录音,随即便听到两个男声的对话:老林,这是你们业内的事儿,我一个外人插手不合适吧...老黄,我们好歹也有五六年的交情,我林海沧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当年华远给鑫迪娱乐三家夜总会设计装修,要不是我作了特批,你能支付七百万定金搞定吗?...你还跟我提这个,两千万尾款外加三百万利息已经统统已经划到了华远的账上,当年给你的五百万可是一分没少,你是不是也应该有个说法...一码归一码,我都已经离开华远三年了,这明明已经是一笔死账,你怎么就...”

    录音到此结束,在座所有人的面色各有各的精彩,这就是所谓的证据?

    分明是当年林海沧做总裁时的黑证,简懿雯这是嫌他老公没被公司起诉蹲大牢呢。

    “刘莽,这,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简懿雯完全傻了,猛然回过神又觉眼前一黑,一屁股蹲回了位置上,手指颤抖地指着刘莽,脸色铁青地尖叫道。

    “林海沧作为华远的大股东却是私下勾结萧家,葛家对付华远,你简懿雯在这当中也没少忙活,我这里还有不少电话录音,是不是也一并放出来给大家听听?”刘莽瞥了她一眼,朗声道。

    “你,你给我滚出去,现在就滚!”简懿雯胸脯起伏不定,差点没当场气晕过去,可她哪敢接对方的话,要是那些个电话录音在这里一公布,在座董事说不得就会推翻当年约定将陈年旧帐翻出来,司法诉讼可没有过期作废一说。

    刘莽不再理她,脸上十分镇定,目光环视一扫,这便说道:“各位,今天我是受简懿雯委托前来做假证,我这边解释一下,那是因为一月前吴小姐和叶先生登门拜访了黄总,经双方交涉,最终我们黄总支付了拖欠华远的两千三百万尾款,黄总是出于爱才之心想要招揽吴小姐,可惜被吴小姐回绝了,当时双方的对话是录了音的,简懿雯便要求通过修剪来陷害吴小姐,目的嘛,以黄总的分析,还是要打击秋总裁的权威...在此,我代表我们黄总向在座诸位表个态,鑫迪娱乐并不是业内商家,与华远没有竞争关系,鑫迪娱乐也不会插手任何业内纠纷。”话末,他向在座众人一鞠躬,旋即大步流星地离去。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