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临时董事会是由齐副总和胡董提议召开的,下面我们就抓紧时间开始吧。”视线收回,秋若雨不紧不慢地翻开笔记本,又喝了一口温水润润嗓子,这才清声说道,话末,向左手下方首位的齐凯投去一眼。

    “各位,昨天下午市场上传来了一连串对我们华远来说极为不利的消息,经过摸底证实之后,这些消息全部属实,大家可以先看了一看发到手上的文件,是昨晚加班整理出来的。”齐凯得到示意后,这就让秘书顾晓曼将事先准备好的文件分发下去,同时他面色一正,沉声说道。

    “四大批发商当中苗材,惠圃的最新报价全面上升了百分之三十,比起我们华远各家门店的零售价都要高出百分二到五不等,腾果那边暂时断货无法供应,另一家凯盛报价更是离谱,如此一来,我们华远的货源供给将会出现严重危机,要不了多久,各家门店就会出现二十多种基本药材的断货局面,等于是货架空了一半,另外,我们华远的主要竞争对手,萧氏药房以及保健堂对一部分药材的零售价作了下浮调整,巧得很,这部分药材刚好不在我们上周异地采购的清单之中,这也意味着,我们华远想要以亏本销售的模式应付,还必须就原有的零售价下调百分之五至十左右,我大致算了算,一个月时间,至少要赤字三千万,这还是业内同行不采取恶意回购的前提下。”给了在座诸位两分钟的阅览时间,齐凯这才将那些不利消息以及可能引发的后果简单分析了一下,说完,又向对面分管副总裁许德昌征询道:“德昌,你还有要补充的吗?”

    许德昌神情严峻地摇摇头。

    会议室内顿时炸开了锅。

    “批发采购价比零售价更高,这简直是乘火打劫。”

    “一个月赤字三千万,开玩笑吧,以公司现在的现金流两个月都撑不过去。”

    “这分明是竞争对手联合起来逼我们华远打价格战。”

    “没错,哪有那么巧的事情,四大批发商集体抬价,萧氏和保健堂一起降价,这是存心针对我们华远...”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抱怨满天飞,秋若雨见状,连拍了几下台面,俏脸清冷地道:”安静,发牢骚解决不了问题,就眼下的情况看来,萧氏,保健堂,还有四大批发商很可能互相之间达成了默契,想要通过联手制约以价格战来拖垮我们华远,就在刚才,我已经和行业协会的陆会长进行了电话沟通,陆会长表示他会具体了解情况,有必要的话,他会亲自出面做协调。”

    “指望行业协会我觉得不靠谱,这种价格战除非是倾销,不然协会也不能强行干涉。”第三大股东胡飞背后座椅,一脸的山高云远地缓声道,他是董事会中保守派的领军人物,当初就对华远进军药材业持矜持的态度。

    “胡董说得有道理,四大批发商抬价,萧氏保健堂降价销售,分明是设计好了针对我们华远,零售价下幅百分之五到十,离倾销的红线还差了好多,行业协会干涉不了。”立刻便有一人符合,旋即给个了提议:”秋总,我有个想法,能不能短期内增加一到两次异地采购,这样即便是打价格战,每月赤字也能在一个可控范围内。”

    秋若雨面无表情地给予了否定:“上周方澜带队的那次异地采购出了状况,目前公关部正在积极调查之中,至少一月内不适合再次异地采购。”

    “公司现在不是有两名后天高手?我听说方澜的伤势不是很重,就算她需要一段时间的调养,另一人不能负责带队吗?”当即就有人提出疑惑。

    没等秋若雨开口,齐凯就面色为难地摇头一叹:“方澜的伤势不容乐观,具体什么时候能够痊愈得做好最坏打算,至于那个叶宁嘛,经公关部的调查他本人存有很多疑点,上周异地采购发生的意外或许与他有关,昨天公司高层开会决议,对他进行了半薪停职的处理。”

    “什么!公司里竟然混进个监守自盗的家伙。”

    “说不定是其他商家有意安插进我们华远内部的。”

    “有道理,可这样一来岂不是公司没有后天高手可用了,四大批发商的供给价如果居高不下,等到下个月各门店的存货清空,那该怎么办?难道所有药材全部亏本销售,那一个月得贴进去多少?”

    秋若雨再度敲了几下桌子才让众人安静下来,她蹙着秀眉,很不满地横了齐凯一眼:“齐副总,公关部还没有调查出个最终结果,也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证明叶宁有问题,你这么早下定论未免太草率了吧。”

    面对秋若雨的质问,齐凯不以为然地道:“秋总,对叶宁的处理意见是你拍板决定的,不管怎么说公司不可能对一个有重大嫌疑的人委以重任,而且,我现在又掌握了进一步的证据,他极有可能是保健堂安插进我们华远内部的一枚棋子。”

    说着,他掏出一个U盘,让秘书接上电脑后通过投影播放,正是叶宁在外广场登上保时捷的画面。

    “各位可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她就是保健堂的副总裁,葛家大小姐葛幽然,这个视屏是公关部的同事昨天中午的时候拍摄到的。”两分多钟的视屏一完,齐凯便是面色严肃地道:“各位,虽然这也可以称为是个巧合,并不能就此百分百肯定叶宁就是保健堂派来的奸细,但我的观点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尤其是安保部的责任重大,异地采购的单子都是以千万计,必须慎之又慎。”

    “我同意齐凯的观点,这个叶宁不适合再继续留在华远。”

    “我也同意。”

    “除非他能自证清白,不然这样存有疑点人不能重用...“

    短暂的沉默之后,先后有三四名董事或明确或委婉地表示了对齐凯的支持,秋若雨看在眼里,心中却冷冷一笑,这矛头指向是谁?

    介于安保部的特殊性向来由她秋若雨直管,人事任免必须得她点头才行,难道想要逼宫不成?

    “各位,结论不要下得太早,我现在就告诉大家,前不久,四海银行延迟发放贷款,公司现金流陷入困局的时候,就是叶宁协同业务部的吴经理讨回了鑫迪娱乐拖欠三年之久的一笔死账,两千三百万,之后又是叶宁以替陆会长的儿子治病为条件,使得陆家出面替华远做了担保,四海银行一亿贷款这才顺利下发,还有,保健堂与萧氏各有一名后天小成高手被叶宁重伤,一年之内伤势无法痊愈,那是我亲眼所见,我绝对不相信叶宁会是其他商家安插进华远的奸细,对他半薪停职的处理只是暂时的,说白了是为了顾全大局让他避嫌而已,好了,这个话题今天会上不议。”当下,秋若雨便语气强硬地这般说道。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