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一辆沃尔沃从上岛咖啡的停车场驶出。

    “叔,我总觉得不是那么靠谱,你把全盘计划都同他说了,就不怕他出尔反尔,万一,我说万一他来个两面三刀,我们于家可就栽了。”副驾驶座上的于文半回头,面色忧虑地道。

    “于文,你当你二叔是老糊涂了?”后座上于景洋闭目说道:“那个阿暮才二十七岁,后天大成顶峰,三十岁前有很大可能晋入先天期,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华远将有很大的机会在三年后晋阶省级商家,至于那个叶宁嘛,比阿暮更年轻两岁,陈栋,你说说吧。”

    正掌控着方向盘的陈栋接茬道:“我看不出叶宁的境界层次,但我有一种感觉,他的真实实力不在那个阿暮之下。”

    “不会吧,叶宁才二十五岁,难道已经是后天大成顶峰...”于文不可思议地张大了嘴,内心感到荒唐的同时,还有一股莫名的挫败感,他还有几个月才满二十二岁,后天初期的境界在同龄武修当中算得出类拔萃,可与叶宁一比,却是存在着明显差距,这份差距即便他继续服用过量的药材辅助并好运没有出现副作用怕也是难以追赶。

    “对方二人是以叶宁为主,有些答案已经很清楚了。”于景洋双眼睁开一条缝,语气深沉地道:“同行即是仇家,尤其是华远与康家都具备晋阶省级商家的潜力,彼此是最直接的竞争对手,现阶段没有任何联手的可能,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这一次华远之所以会和我们于家合作对付康家,很可能是打算踏着康家上位。”

    于文听了蓦然一惊:”叔,你的意思是华远想乘机吞了振邦药业?”

    于景洋沉默了一下,摇头道:“我倒是希望华远有这份野心,胃口越大助力也会越大,你应该清楚,康家已经快按耐不住了,光凭我们于家的力量最多大家拼个两败俱伤,这个时候华远能主动神来橄榄枝,对我们于家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必须牢牢抓住,我将全盘计划毫无保留地托出,就为了表示诚意,让彼此的合作不存猜疑与间隙。”

    于文将叔叔的话消化了一番,轻轻吁了一口气,赞同地点头:“叔,我明白了。”

    “这半年来,康家一再紧逼,真当我们于家是泥捏的不成,再有三天就是星期天,是该做个了断了...“于景洋喃喃自语,两条眼缝隙再度合上。

    ......

    上岛咖啡,包间内。

    “听明白了吧,还有没有不清楚的?”于文三人走后,叶宁又让服务员从新上了两杯咖啡,留下与阿暮继续单聊。

    阿暮愣愣道:”要我具体做些什么,你得讲清楚。”

    叶宁一撇嘴:“你刚有没有专心听啊,星期天实行计划,于家会负责挑起矛盾,待双方爆发冲突,我们便一起出手对付康家那两个后天大成,记住,人只能重伤但不能废掉,我要拿这两人和康家谈条件,另外,那晚对方澜下手的那名后天小成你得负责逮住,这也是个谈判的筹码。”

    阿暮翻着白眼使劲地想了一阵,才道:“那我等于是要办两件事,得双份报酬。”

    叶宁傻眼当场,这家伙简直就是掉钱眼里了。

    “你脑子进水是不,你他妈现在是华远的职员好不好,丫的你当公司一年二百五十万白给你呀。”喝了一大口咖啡,叶宁润了润嗓子,劈头就是一顿臭骂。

    面对叶宁恶劣的态度,阿暮也不恼,只无辜地说道:“你之前不是说我进公司还得晚几天吗?我目前还是自由身,这种活牵扯业内纷争,要是以前给多少报酬我都不会接,这次也就是给你面子,但必须付报酬,一份二十万,双份得四十万。”

    叶宁听着那叫一个憋得难受,好半天后,痴痴地笑了,心道:你有种再重复一遍,看哥们儿不抽死你,还给我面子,给我面子你怎么好意思提报酬。

    “四十万肯定没有,活你必须干。”稍顷,他笑容猛地一收,这就拿出了江湖大哥的架势,一挥手盖棺论定,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说四十万就四十万啊,你老大我老大?这种漫天开价的风气必须刹住。

    “没有报酬这活肯定不能干。”不曾想,刚还说给自己面子的阿暮当即就一点面子也不给自己地顶了回来。

    “四十万去掉个零,最多四万块。”叶宁咬咬牙,终于还是忍住了发飙的冲动,琢磨着让人家上阵拼命一分报酬没有确实有点说不过去,便勉为其难地砍成了十分之一。

    “三十万。”

    “最多六万,不能再高了。”

    “二十五万,最少了。”

    “十万块,这是极限了。”

    “二十万,再少你就找别人吧。”

    “十五万。”

    “二十万,不能再少了,再少你就找别人吧。”

    叶宁眯了眯眼,盯着阿暮那张写满认真与坚决的面孔,犹豫了好片刻,没再砍价:“好吧,明天我回一趟公司,替你向秋总争取一下,不过话说前头,两件事只要一件没办成,你一分钱报酬也别想拿到。”

    二十万的报酬说心里话确实不高,光是将那名对方澜出手的后天小成逮住便是为华远立一个大功,凭此华远可以明面上向振邦药业讨个公道,少说对方得付出千万级的代价才能过关。

    阿暮理所当然地一点头:“这没问题,事没办成你给我报酬我也不会要。”

    叶宁对他这份态度比较满意,就听闻的各方风评来说,阿暮基本算是诚实可靠小郎君,这也是叶宁那么看重他的原因所在,当然,耳听为虚,具体怎样,还有待日后观察。

    “好了,今天就到这儿,你手机二十四小时保持畅通,我会随时联系你。”正事敲定,又关照了一声,叶宁按下服务铃,就在等待买单的空档,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给他打来了电话...

    次日,上午。

    华远集团,大会议室。

    长条会议桌两侧一干董事悉数列席,一个个都是神情肃穆,隐然间空气中多了一股沉重的气氛,今天的临时董事会是由齐凯以及第三大股东胡飞联名提议召开,事先各位董事也是听闻了一些不好的消息。

    十点整,秋若雨带着韩慧最后到场,与前排的几位董事点头招呼之后便落座主位,随即目光扫过一圈,当瞧见左手一列安座末位的简懿雯时,眼中不由闪过一丝诧异,这个旁听位是留给父亲林海沧的,因为没有参与决策表决的权利,这三年多来,每两月一次的例行董事会林海沧没有出席过一次,今天简懿雯的忽然到来,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