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你老挖坑让哥们儿往里跳着玩,这一回,你自己跳人家挖的坑里去了吧。”叶宁心中暗暗为秋若雨捏了把汗,沉吟了片刻,不动声色地道:“葛小姐,那几个商家里头葛家肯定也有份吧。”

    葛幽然蜻首轻点,坦然道:“商业竞争以利为先,保健堂位列第一梯队,要是我们葛家有心阻扰,一年半时间,华远至多开出三家店铺,哪会是现在十一家的规模。”

    叶宁又道:“你们难道就不担心作茧自缚,就我看来,华远壮大到今天的地步,足以与葛家,萧家抗衡,即便你们两家联手,也未必能压制得住。”

    对这一点,葛幽然倒是不否认,暗暗咬牙:“那是因为萧家的胃口太大,想先发制人通过联姻的方式独吞了华远,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萧震山高估了林海沧对秋若雨的影响力,低估了秋若雨的智商...”

    最后几个字音咬得极重,她的嘴角扬起了一抹浓郁的嘲讽,也不知心中嘲讽的对象究竟是谁?

    话语顿了片刻,看了叶宁一眼,这才又道:“不过这并不影响大局,华远因为上市的需要必须极力扩张,目前已经有了在中海市一股独大的苗头,接下来必然遭到群起攻之,就连行业协会也会对华远各种约束,一市之内是不允许出现垄断型商家的,可华远又没有能力向周边外市扩展,说句不好听的,从华远申请上市的一刻起,就已经一头扎进了死胡同。”

    叶宁听得好生疑惑:“陆家不是将生意做到了好几个外市,为什么陆家行华远却不行?”

    葛幽然似笑非笑地道:“陆家在业内扎根十多年,有了充分的积累才尝试着从市级商家向省级商家跨度,华远有这个资格么?省级商家的两项硬指标,第一,至少跨三市经营或年营业额二十亿以上,第二,至少拥有一名先天强者,两名后天大成,大圆满高手,你觉得华远离这两点指标差了多远?任何市级商家向省级跨度的过程中,一旦开始跨市经营,每年账面负数三亿起步,扩张速度越快,账面负数越高,直到完成省级蜕变为止,你觉得这是上市之前的华远能承受的吗?”

    一言三问让叶宁豁然明朗,原来华远是陷入了进退两难的死胡同里,估计秋若雨也是明白这一点,所以才启动上市,企图在成为众矢之的前完成上市融资,如此,华远便有了向周边几市扩展的资本,当然后头依然会举步艰难,但这都是后话...眼下,对华远来说最关键的是尽可能地争取时间,只不过,业内那些商家都不是傻子,早看出了华远的打算,可预期的,接下来多方打压定会纷拥而至。

    “真是个多事之秋啊。”望着窗外来往行人都不再只穿着单衣,路边形成队列的梧桐树叶也已卷曲泛黄,一片秋的景象,叶宁心中不由这般叹道。

    “葛小姐,你跟我说了那么多,不会只是空话吧。”以上话题算是叶宁起得头,后面却是被葛幽然一路牵引,由此可见,这个女人真的不一般,可不仅仅是交际花那么简单,叶宁相信,这个女人抖了那么多料出来,绝不可能只是满足自己的求知欲,必有下文。

    葛幽然抿嘴一笑,翘着兰花指端起杯清水抿了口,这才悠悠道:“叶宁,我把这些真相如实告诉你,就是想让你能看清现实,华远没有未来...”话顿,陡然收敛了笑容,玉手向前一伸按在了叶宁的手背上,语气真挚道:“我希望你能来帮我,保健堂的未来绝不会仅限于中海市,以你的年纪,只要有充足的药材辅助,再过五年,说不定就能晋入先天期,我保证,只要我能够坐上保健堂总裁的位置,未来的董事会里定有你一席之地。”

    叶宁将她的展望与承诺收入耳中,目光平静地望着她布满坚定的脸颊,这一刻,他算是明白了她的野心,不否认,这个女人既有眼光又有魄力,还很有魅力,可惜上天和她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让她找上了不该找上的人。

    无心体会那股温存,叶宁默默抽回手掌,波澜不惊地道:“葛小姐,谢谢你对我的赏识,我还是那句话,秋总对我有知遇之恩,越是这种时候我越是不会离开华远...葛小姐,我临时想起有点事,就先走了。”

    话到这个份上,再聊下去只会徒增不快,赶紧散人,以后要是再见面才不会太过尴尬。

    葛幽然愣愣地目送叶宁的身影出了餐厅,好一会儿后,脸色才渐渐难看了下来,眼中还透出一抹极度的不甘,心中恨恨地说道:不识抬举的家伙,你会为今天的决定后悔的,等你哪天变成个废人给本小姐提鞋都不配,走着瞧!

    ......

    当天下午,两点半。

    华远集团,副总裁办公室。

    许德昌正坐在办公桌后头接一个电话,敲门声响了几下,随即就他的助理龚智略显慌忙地推门进来。

    “怎么回事?”许德昌抬眼看看龚智,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他的这位助理性子稳重,难道发生了什么大事?当下,他加快语速与电话那头交代了几句,便挂了。

    “许总,业务部那边刚才把苗材,惠圃的最新报价送来了,各种药材的供应价都提高了三成。”龚智站在办公桌前,面色凝重地道,苗材与惠圃是四大批发商之二,华远旗下那些门店货架上的药材有一半多是从这两家进货。

    许德昌闻言,眉头立时皱了起来,接过龚智递来两份的报价清单,互相比对地来回扫了几眼,片刻后,一张面孔已变得阴沉沉的。

    果然,所有基本药材的价格都上浮了三成,比起门店的零售价都高出了一些。

    批发价超过零售价,这简直就是打劫。

    “有没有问过腾果?”许德昌心头袭上一股不好的预感,面上还算冷静地问及另一家批发商。

    龚智为难地点点头:“苗总监亲自打的电话,腾果那边的回应是暂时没货,许总,我感觉是有人在故意煽动市场。”

    许德昌没有急着发表意见,点起根烟抽了起来,烧到一半的时候,忽然拍了下桌子:“你给我去查一查,看看保健堂和萧氏药房有没有调整零售价。”

    龚智有些迷茫,张了张就想说什么,却是被许德昌一瞪眼:“去啊,让业务部配合,今天下班前,必须给我个准确结果。”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