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时捷在世纪道的路边停车位停下,正对着一家一看就高档次的中餐馆。

    从驾驶座下来,葛幽然望了眼餐厅,又向叶宁招招手,她一身深色束腰修身长裙,脚下一双七八厘米的高跟鞋,身材显得高挑而曼妙,一头秀发高高盘起,一根时尚的银钗穿插而过,那张素颜不施粉黛,只涂了一层透明唇彩,比前几次相见少了几分妩媚之色,多了几分职场丽人的端庄与严谨。

    “葛小姐,大老远跑这儿来吃工作餐,中午休息时间有限,我还得赶回公司呢。”叶宁凑上前,不遮不掩地将葛幽然上下打量一番,饱了眼福之后,故意这般说道。

    “怎么,请你吃顿饭还委屈了是吧。”葛幽然白来一眼,随即便腰肢轻摆地迈开了步子,叶宁也不墨迹,跟在后头进了餐厅。

    找了个僻静的雅座坐定,葛幽然驾轻就熟地点了四个特色菜,然后又征询叶宁的意见补了两份例汤,叶宁能够感受到今天葛幽然的状态变化,不再是一味利用女人的优势进行各种试探,隐隐有着把控两人间主动权的意思。

    也不奇怪,如果葛幽然只是一个花瓶,那晚也不会被葛家推到前台作为代表与萧建豪,秋若雨进行会晤。

    但凡能够在复杂的商业环境中独当一面的女性,不外乎两类,第一类便是通常意义的女强人,大多高冷睿智理智沉稳,另一类则是交际花,善于左右逢源,自如于不同角色,葛幽然显然属于后者。

    没多久,菜肴便送了上来,半尺长的黄油大虾,古法秘制羊排,四种时令蔬菜组成的拼盘...俱皆色香味,叶宁其实并不太饿,可美食当前还是忍不住食指大动,这就开动起来。

    葛幽然食量不大,每样菜吃了几口便停下筷子,看着叶宁大快朵颐的模样,边小口喝着例烫边取笑道:“刚才你还说不饿呢,要不再点几个菜。”这么一会儿功夫,四个特色菜已经被消灭了一大半,八成归功于叶宁。

    “不用不用,我已经有点撑了。”叶宁不雅地打个反嗝,连连摇手。

    “对了,上一次见面的时候和你说的那事,你说考虑一下,现在都已经过去一周,有结果了吗?”葛幽然问道。

    来了,终于进入正题。

    叶宁将嘴里的食物咽下,又喝了口饮料,这才委婉地道:”葛小姐,我在华远干得还不错,老板对我也挺器重的,暂时没有改换门庭的想法。”

    “哦,是吗...”葛幽然仿佛早料到了一般,神情不变,取了片湿巾抹了抹嘴角,随后道:“是不是觉得条件还不够优厚?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我相信你也看得出来,我们葛家是很有诚意的。”

    叶宁看看她:“我相信葛小姐的诚意,但这不是待遇高低的问题,这么说吧,除非华远辞退我,或者华远的总裁换人,不然我不会主动辞职。”

    介于双方的立场,叶宁觉得没必要云山雾绕。

    葛幽然狭长的美眸微微眯缝了一下:“最近我听到一些传言是有关你和秋若雨,那些传言不会真的吧。”

    “秋总对我有知遇之恩,至于传言的真假我相信以葛小姐的智慧肯定有自己的判断。”叶宁迎着对方的目光说道:“葛小姐,我倒是有几句心里话想说,不知道你愿不愿听一听?”

    “愿闻其详。”

    “葛家,萧家,华远三方是目前最直接的竞争对手,商业竞争还是应该控制在商业的范畴内,逾越了红线会演变为恶性竞争,那种局面将不会有真正的赢家,我相信葛小姐也不希望看到。”

    叶宁屈指轻敲桌面,沉吟道:“其实就我个人的看法,秋总还是有意愿同葛家合作共进的,关键是彼此得有合作的诚意。”

    葛幽然不置可否地一笑,目光微瞥投向墙上的一副抽象画,自顾说道:“叶宁,你把商业竞争想得太简单了一些,我记得第一家保健堂在光复路开张那是九年前,到如今中海市一共有了十七家保健堂分店,葛家用了九年时间完成了业内第三梯队向第一梯队的跨越,可华远从宣布进军药材业到现在才不过一年四个月,你说凭什么?”

    妙目又转了回来,直勾勾地盯着叶宁的眼睛,不待后者回应,便正色道:“华远在三年前发生了一次危机,从那以后一直受到资金流的困扰,负债率节节攀升,说是外强中干或许过了些,但实际规模和业内综合实力别说与保健堂,萧氏相比,就算比之第二梯队的四大批发商都略有不如,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华远为什么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异军突起,并且没有受到诸多同行的排挤与阻挠...”

    叶宁听出那么点意思,眉头微皱:“华远拥有海外渠道的优势。”

    葛幽然似乎料定了会是这个答案,嘴角微翘,一丝嘲讽的笑意闪掠而过,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我不否认这项渠道为华远独有,也确实因为这一点让华远的扩张十分迅速而顺利,但和你认为的又完全不同,华远的扩张其实是业内数个商家达成了默契有意放任,要不是几个月前华远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华远还能拥有一年时间用以大幅扩张,之后才会面临群起而攻之的局面。”

    叶宁听完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敢情华远从涉足药材业一始起,就被业内数个商家视为了圈养的猪,只不过是在等待膘肥体壮后才宰杀而已。

    对葛幽然透出的这一秘辛,他自不会全信,却也不认为是凭空捏造,想想也是,药材业又不是高科技新新行业,业内有份量的商家哪一个不是花费了几年,十多年的经营才打下根基,你一个外来户,又不是什么“航空母舰”级别,一脚踏入便想一飞冲天,可能吗?答案绝对是否定的。

    唯一的解释,或许还真只能是别人在养猪。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