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听完她所言,沉默地消化了很长时间,跟着微微点头,深意说道:“欧阳,你还真是让我意外。”

    对行业规则如数家珍,对业内诸多商家的情况了然于胸,对商业斗争的手法见地颇深,再加成长于国内平和环境之中,方才二十出头便攀上后天小成境界,这些总总,都说明了欧阳夏青不论是本身还是家庭背景都极为不简单。

    欧阳夏青垂目避开叶宁的目光,脸色变得有些不太自然,抿嘴沉默了片刻,幽声道:“叶哥哥,有些事我不是故意隐瞒,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别傻了,我又没怪你的意思,谁还没点隐私,你不是也说过,我藏得挺深吗?”叶宁见她说了半句就没声了,微微一笑,柔声道。

    对于女孩的情况,他不是没有好奇心,但更明白的是,每个人都有不方便对人言的隐私,就如他自己的身体状况,还不是瞒着海外与他一共出生入死的那几位,这是人的一种本性,与彼此间信任与否并无直接关联。

    “叶哥哥,我向你保证,我不会骗你,也不会有心利用你,你如果有什么一定要知道的,你问我,我会如实回答你。”欧阳夏青轻嗯了一声,又沉默了会儿,忽然扬起头,神情变得十分坚决,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一般。

    “我相信你。”叶宁真挚一笑,这就把话题拉了回来:“对了,你说的法子我听明白了,但还是有点疑问,华远与于家并非同一行业,联手之下能互补的地方不多,即便形成同盟,想就此从商业上打压康家似乎并不容易。”

    “怎么可能从商业上打压,当然是用武力解决,不管是药材业还是珠宝业,武修的作用对于商家来说是都是极为重要,于家有四名后天高手,比起康家来弱了不少,一旦某次爆发全面冲突,康家肯定会下狠手,到时,于家四名后天高手很可能被全部废掉,那样的话,对于于家来说将是致命打击,同理,如果康家的所有后天高手被废掉,对康家来说也是灭顶之灾。”

    听得欧阳夏青这般说,叶宁脑海中快速运转了一下,便是豁然明悟:“你的意思是,华远和于家联合,集双方之力,给予康家致命打击。”

    欧阳夏青慎重地一点头,凝声道:”有心要爆发冲突,哪怕没有矛盾也可以制造矛盾,于家和康家又并非同一行业,不受业内规则限制,与其被动受制不如先发制人,不过全面冲突一旦展开,那就等于结下死仇,必须一次性分个胜负,当场就要让康家彻底服软做出妥协承诺,不然非但得不到想要的利益,还会留下隐患,那种结果只能是三败俱伤,风险得失事先要考虑清楚。”

    叶宁眸光闪动:“这种事于文做得了主?”

    欧阳夏青摇头:“他当然说了不算,得他父亲点头,不过眼下于家的形势并不好,你们华远要是这个时候伸去橄榄枝,于家自是求之不得,甚至在利益分配方面也会做出大的让步。”

    叶宁眯了眯眼:“欧阳,能帮我约于文的父亲吗?我要和他当面谈谈。”

    “我可以帮你牵线,但我不便参与。”欧阳夏青眼神中略带几分歉意。

    “行,就这么说定了,越快越好,我等你消息。”叶宁一挥手,这就敲定下来。

    ......

    次日,上午九点半。

    还躺在沙发上迷糊的叶宁被手机铃声吵醒,接了电话,是通知他前去公司开会,他只得不情不愿地坐起身来,昨夜自己消耗过度,又与女孩聊到凌晨四点,不足六小时的睡眠补充于他来说着实有些不够。

    “叶哥哥,你醒啦,可以吃早饭了。”这时,欧阳夏青从厨房走了出来,换了身干净清爽的居家服,神清气爽,青春靓丽,嘴角挂着一丝恬静的笑意,让人不由眼前一亮。

    叶宁若若大方地欣赏了几眼,随即去卫生间作了洗漱,换上来时的一身衣裤,来到餐桌前与女孩共进了早餐,鸡蛋,牛奶,面包,菜粥,外加几样小菜,算不得丰盛,味道却是极佳。

    “欧阳,没看出来,你还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吃得八分饱后,叶宁点起了一根饭后烟,摸着微鼓的肚子,啧啧赞道。

    欧阳夏青没来由地俏脸红了一下,转而道:“叶哥哥,我今天不用去导师那边报到,要不你今天和公司请个假,我们等会儿去网吧坐坐?”

    叶宁一听,这就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已近十点,当下,从座位上跳起,一边换鞋一边说道:“公司刚通知我去开会,我得抓紧过去,你这边有消息了就通知我。”说着,便推门而出。

    望着叶宁那副落荒而逃的模样,欧阳夏青掩嘴轻声娇笑,随即又有些幽怨地撇了撇小嘴。

    ......

    叫了辆出租车来到公司已过了十点半,一路上,电话那头又催促了一次,叶宁快步走进一楼大厅,乘坐电梯来到五楼的会议室,敲门而入的一刻,便是将在座十几道目光吸引了过来。

    一张长条会议桌前,秋若雨坐在首位,左手下方执行副总裁齐凯,齐凯的秘书顾晓曼,公关部总监于世荣,还有三名公关部的同事,另一边则是分管药材业务的副总裁许德昌,韩慧,方澜,王超,司机老李。

    见到这般整容,叶宁先是微微发愣,旋即便意识到了什么,眉毛便扬了起来,向全场抱歉一声:“各位,不好意思,我有点事来晚了。”

    “叶宁,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干坐了快一个小时,这会没你开不起来啊。”齐凯话中带刺地说道。

    他这一起头,顾晓曼立刻接上,拨开额前的发丝,阴阳怪气地道:“现在的新人真是一点职场规矩都不懂,把公司当家里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总裁,副总裁一起等他一个人,好大的面子啊。”

    又有一名公关部的女同事轻哼了一声:“我手上还有一大堆事要处理呢,算什么嘛。”

    身边的那位男同事忙抚慰道:“小林,算了,和这种不懂规矩的人生气,不值得。”

    公关部总监于世荣没啃声,却是不满地直摇头,还皱眉看看首座的秋若雨,那眼神仿佛在说:秋总你看,这种人都能招进公司,真不知当初是怎么通过面试的。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