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打听振邦药业哪方面的情况?”

    听得这一反问,叶宁眼神一亮:“振邦药业的老板是谁?有几名武修?分明什么层次?对了,是市级商家还是省级商家?”

    一连串的问题冒出,最后还不忘多关心一下商家的级别,如果对方是省级商家,帐下拥有先天强者,那想要讨回“公道”怕是得重长计议。

    欧阳夏青静思了十几秒,这才道:“振邦药业是康家的产业,武修的具体数量不清楚,后天高手估计有四到六名,后天大圆满一人,其他人的层次说不好,反正肯定没到大圆满,康家和陆家的情况差不多,介于市级至省级之间,原本康家的大本营是在中海市,六年前退出中海市市场后,振邦药业的总部便迁去了洛市,另外,康家不光涉足药材业,还有一部分娱乐业的生意...”

    顿了一下,她狐疑的看看叶宁,问道:“叶哥哥,难不成你想加入振邦药业?”

    叶宁缓缓摇头,嘴角挂了一抹淡笑,那笑意多少有点冷:”我在华远干得挺舒心,目前没打算换东家,我也不瞒你,华远和振邦药业之间有笔账要算,至于算到哪个地步还不好说。”

    在叶宁看来,对方只要没有先天强者坐镇,找回场子并不困难,无非是公了还是私了。

    欧阳夏青茫然道:“振邦药业早就退出了中海市,和华远并无没有竞争关系,怎么会有矛盾纠葛呢?”

    叶宁略一思忖,觉得没必要隐瞒,就大致将情况说了一下。

    欧阳夏青听后一阵恍然,随即给出了自己的观点:“很可能是你们华远的对头和康家私下达成了交易,暗下黑手在业内是最为忌讳的,一旦被当场扣住了人证,下黑手的一方将会面临协会的公审,虽然不至于就此被赶出行业,但至少也会退一层皮,正是因为知道后果的严重,你们华远的对头才会找上康家,这也是为了留个后手以防万一,康家同样是业内商家不假,却也可以算作是娱乐业商家,跨行业之间的恩怨矛盾,即便有了铁证,通常的解决方案也仅是双方协商达成个赔偿金额,并没有其他的后遗症...不过,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意义了,你们华远没能当场扣住人证,就算有了怀疑对象,想从明面上讨回来基本没有可能。”

    叶宁无所谓地耸耸肩:“那就私了呗。”

    欧阳夏青态度坚决地给予否定:“私了不可取,人家打你一拳你还上一脚,可你在还上一脚的时候,要是留下证据被对方抓住,对方一定会反咬一口,华远也会从原告变成被告,协会公审可不是闹着玩的。”

    听得这一说法,叶宁不禁皱眉,看来是自己想得太简单了一些,对方暗下黑手等于是铤而走险,如今已经涉险过关,你要是咽不下一口气如法炮制的话,那铤而走险的人就会变成你,成功了无非一报还一报,失败了就得承担相应的后果。

    怎么看都不是那么划算,况且这件事本来就不是私人恩怨,折腾的目的快意恩仇在其次,最重要的还是要为华远带来实际的利益。

    “叶哥哥,你是给华远打工的,你那么着急要找对方算账,应该不单纯是站在公司角度吧。”眼珠在叶宁那张满是踌躇的面孔上转了转,欧阳夏青扁着嘴说道:“我看呀,八成是因为受伤的方队长人长得漂亮,所以,你才想要表现表现。”

    叶宁闻言,神情霎时有些呆萌,自己有吗?答案绝对是否定的,于他看来,方澜除了长相过关之外,就没有半点女人味可言,脾气火爆,老冷着脸,性格倔强,再加上点死脑经,还有暴力倾向,卧了个去,找这样的女朋友简直就是自虐。

    “欧阳,那就是只母老虎,你没发烧吧。”叶宁伸出手,捂住了女孩的额头,又反手捂了下自己的额头,跟着缓缓摇头。

    欧阳夏青被叶宁的举动搞得有点发蒙,直到额头上那温热的触感消失后才回过神来,脸颊绽放出两朵红霞,眼中多了一抹羞恼之色。

    叶宁当然意识到了不妥,其实在手掌捂住女孩额头的一刻他就有所觉悟,要不然也不会那么快收手,这会儿只能躲开女孩的目光,眼观鼻鼻观心地强作镇定,轻咳一声:“额,刚才说到哪儿啦?”

    欧阳夏青娇哼一声,轻啐道:“说到某人长了一只咸猪手。”

    得,哥们儿又被损了。

    “欧阳,按你的意思,这次华远吃定哑巴亏了?”叶宁翻了个白眼,赶紧言归正传,有了之前的经验,他知道自己和女孩斗嘴只是徒劳。

    “我可没那么说,关键得看你们华远有多大决心,多大胃口,当然,前提是必须掂量好自己的份量,任何行业再是规则限制,最终还是凭实力说话。”欧阳夏青道。

    叶宁忽然来了兴趣:“你具体说说啊。”

    欧阳夏青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显得兴致不高:“你能代表华远?”

    叶宁”呃“了声,自己能代表华远?表面看那是差了八竿子,实际么,得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我虽然在公司的职务不高,但目前安保部实际就我一个后天期,我的意见对总裁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力。”叶宁斟酌地说道,略微抬高自己,却也没太浮夸。

    对此,欧阳夏青没怎么想就点头认可了,药材业商家对武修的依赖她自然清楚,以她的估计,叶宁的真实实力很可能达到了后天大成,加上这般年纪,别说市级商家,就是省级商家都会竞相拉拢,说是在华远有着特殊地位倒也在情理之中。

    “你还记得上一回在食堂闹矛盾的康艺和于文吗?康艺就是振邦药业总裁的儿子,于文所在于家是洛市的珠宝商,两家本没有竞争关系,但在半年多前,因为一次赌玉发生了激烈冲突,那一次的结果康家吃了大亏,但从整体实力来说,康家又要略强过于家,之后两家就如同仇人一般较上了劲,当然,多数都是康家挑起的,这种跨行业商家之间的恩怨没有限制,最终恶化到什么层度全凭双方的意愿,前不久,我听于文提过一嘴,两家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局面,只缺一个爆发点。”

    欧阳夏青沉吟了一下,认真说道:“这对你们华远来说或许是个机会,于家相对康家弱了一筹,所以半年多来一直处于被动,假如这个时候,你们华远和于家达成交易一起对付康家,并能够让康家不得不妥协的话,那你们华远不管是想要赔偿,还是想通过康家挖掘真正的幕后之人,都能得偿所愿,当然,前提是必须认清自身的份量,别伤敌五百自损一千,那样最后被迫妥协的就该是你们了。”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