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叶宁体内真气消耗便是临近了八成,而在这番孤注一掷下,那股不知名力量也是被压制得毫无还手之力,只可惜,要想彻底将其击溃尚还无法办到。

    叶宁自知不能太过勉强,万一陷入透支,对他来说极为危险,因为如今的他其实是个重伤未愈之人,一旦体内三道封印崩坏,不死也得彻底残废。

    “欧阳,接下来靠你了,我撤了!”于是,一道声音传入欧阳夏青的耳中之后,他便缓缓停下了功法的运转,与此同时,一股虚弱感也是迅速扩散全身。

    收回按在二穴的手掌,叶宁长长舒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擦拭一下满脸的汗珠,便是乍然睁开了双目,眼中既惊讶又莫名,缘于他能够感应到,欧阳夏青体内的气息开始增长,而且飙升的势头极为强劲。

    “反击成功了吗?“嘴里喃喃自问,这会儿叶宁也顾不得疲累,忙凝神细细感应,随着时间的流淌,脸上久违的笑容终于绽放而开,那笑容之中有几分兴奋,几分紧张,还有几分如释重负,欧阳夏青体内的气息势如破竹,马上就要重返最高点。

    “唳!”这一回,终于没有再出现意外,当气息再度触碰到之前的最高峰之时,陡然间,扬起一股强烈真气涌动,障壁被十分干脆地一突即破,而就在她突破成功的一刻,叶宁还若有若无地听到一声厉啸从她的体内传出,稍纵即逝,让人不由怀疑是幻听。

    “恭喜你。”又过了几分钟,待感应到女孩体内的气息彻底平稳,叶宁紧绷的心弦也是完全放松下来,轻笑地摇摇头,一次后天期小层次的突破,竟然闹得那么折腾,幸亏结果还不错。

    欧阳夏青点了点头,而后慢慢转过身来,晶莹的汗珠还在脸颊上滚动,却是难言那激动与欣喜之色,双眸之中竟然笼起了许些雾气,双肩微微耸动着。

    “欧阳,怎么啦?”叶宁一呆,看女孩的样子情绪很是激动,似乎是要喜极而泣,难不成是因为突破的过程一波三折?

    欧阳夏青摇了摇头,欲言又止,眼泪这就“吧嗒吧嗒”地流淌下来,又莫名地笑了起来:“叶哥哥,谢谢你,我是,我是太激动了...“

    “一点曲折,没必要吧,突破对你来说本来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叶宁见状,忙出声抚慰,之前确实够惊险的,可现在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好像屁大点事。

    “不是的,我,我突,不,我...”欧阳夏青变得有点语无伦次,俏脸涨得红扑扑的,不是那种病态的潮红色,而是太过欢欣雀跃。

    叶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平时的欧阳夏青不是这样的,就算再开心最多也就微微一笑,含而不露,眼下反差太过巨大,让他有些不适应。

    他只得微微一笑,视线从女孩的脸上挪开,向下一垂,登时一对眼珠瞪得溜圆,脸上表情变得十分精彩,阿弥陀佛,简直是暴殄天物,这么一具香喷喷的玉体放在面前,还是正面,自己居然如此木讷,哎,都是被女孩又哭又笑给搞得分了神...

    “啊!”欧阳夏青也是留意到了叶宁神情的古怪,眉眼一低,接着响起了一声惊叫,慌忙地将袍子裹上,那张吹弹可破的脸颊艳得如同要滴出水来。

    “色狼。”片刻后,欧阳夏青给予了终极评定,旋即起身,慌不择时地向浴室跑去,留下目瞪口呆的叶宁,一抹苦涩在嘴角蔓延开来,心中委屈道:他妈的,哥们儿容易吗,把自己累得半死,不就是不当心看了两眼,怎么就变成了色狼,哥们儿要真是色狼,现在还能让你跑了。

    ......

    欧阳夏青墨迹了大半个小时,才素面朝天地从浴室出来,瞥了眼坐回客厅沙发的叶宁,丢给后者一条浴巾,指了指另一边的卫生间,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你也去洗洗。

    叶宁快哭出来了,我的姑奶奶,你怎么不早说,让我在这干等着。

    “柜子里有新的浴袍。”叶宁去到卫生间,关门之前一道声音传来,他应了声,锁上门。

    一刻钟后,还上身白色浴袍的叶宁摸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来,见欧阳夏青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便来到后者身边大刺刺坐下,目光一扫面前的茶几,上头放了几片白参,他问也不问,就取过两片含嘴里,但凡人参都是有补气的功效,之前自己的消耗着实不小,没一两天别想完全复原。

    “欧阳,之前你身体里怎么会多出一股力量?”叶宁偏过头,望着女孩那瓷瓦般光洁的脸颊,忽然发觉后者似乎发生了些变化,在原本的清秀文静之外,更多出了那么点说不清道不明的空灵之气。

    “我也不清楚。”欧阳夏青淡淡一言付之。

    叶宁看出了她的敷衍,但好奇心怂恿下,还是作了坚持:“让我给你把把脉。”

    欧阳夏青丢来一个白眼:“叶哥哥,你现在在我心中的形象算是彻底毁了,你觉得我还会信任你吗?”

    拒绝就拒绝吧,有必要埋汰吗?

    叶宁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怪叫道:“姑奶奶,你能不能讲点理啊,当时的情况那么紧急,我为了帮你,才,才出此下策,从头到尾我是闭着眼睛的好不好。”

    “狡辩。”欧阳夏青不咸不淡地哼了声,给予两字定性。

    叶宁心中那叫一个憋屈啊,又来这套,果然是小人与女人难养也,不,小人不如女人难养,假如面前是个小人,哥们儿一拳头招呼上去就完事了。

    “你不是说还有事要问我吗?”欧阳夏青扫了眼叶宁吃瘪的脸,明媚的眼眸轻轻眨动,一缕狡黠之色闪掠而过,旋即就将视线偏到另一边,这才淡淡出声。

    叶宁闻言先是一愣,很快便明悟过来,女孩压根就是故意的,要是真生气了,还能坐着和自己聊天,还能主动提及给自己解惑?

    好,长能耐了,敢捉弄哥们儿,行,等正事问完,看哥们儿把场子找回来。

    心中这般想着,叶宁咬了咬牙,暂时抛下了计较之心,便道:“欧阳,那个我确实有件事要问你,你对洛市的振邦药业了解吗?”

    听得这一问,欧阳夏青即就回过脸,投来了不解与困惑的目光。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