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时后,浴室的门开了,欧阳夏青款款行出,一套合体的素色袍子,腰间系一条深色缎带,让她的大好身材显得格外修长柔软,清纯明艳的脸蛋上尚有几滴晶莹的水珠,沿着光洁如玉的脸颊滚落,流到那精致的锁骨之下,袍子的领口分叉处,是一大片晃眼的雪白...

    浴后美人,此话一点不佳,平日里的欧阳夏青便是个轻灵秀美的美人儿,此刻洗尽铅华之后,更多了几分空灵脱俗之意,宛若画卷中走出的仙子。

    叶宁失神地望着那一道靓丽风景,一颗心脏在不自觉中加速跳动,双目也是隐隐变得些许炙热,绕是以他的心性,在面对这份诱惑时,都是有些把持不住的冲动。

    这一刻,叶宁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食色性也,也开始有点理解,为何权倾天下的帝王会冲冠一怒为红颜,还留下了烽火戏诸侯;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这等千古流传的典故。

    欧阳夏青感受到了叶宁的目光,不由脸颊微微一红,快走几步,来到侧方的一张单人沙发坐下,双臂往胸前一环,秀眉微蹙,神色似嗔似恼。

    “欧阳,怎么啦?”见女孩这般有些生气的模样,叶宁自然猜得到缘故,不过他也是脸皮够厚,明知故问地笑道。

    “没怎么,看你的电视。”欧阳夏青指了指电视屏幕,没好气地横来一眼。

    “电视哪有欧阳妹妹好看,我这不是提前适应吗,以免等下给你护法的时候乱了方寸。”有余乐这样的损友耳闻目染,冠冕堂皇的解释对叶宁来说那是张口就来。

    “叶哥哥,没想到你是这种人,看来我是看错人了。”欧阳夏青双眸眯成两道危险的弧度。

    这种人是哪种人?哥们儿就是个正常的男人。

    难不成你以前把哥们儿当成柳下惠,那家伙能坐怀不乱,还不因为怀里那位长得太寒碜,换个仙女试试?

    “我怎么啦,还不是因为你长得太漂亮,我光明正大地多欣赏几眼,难道这也有问题?”叶宁翻个白眼,撇嘴道。

    被夸赞漂亮,欧阳夏青心里挺受用的,面上却是不屑地哼了声:”狡辩,反正你在我心中的形象已经大打折扣。“

    我的姑奶奶,你讲点理行不行?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叶宁张了张嘴,有心想为自己辩白,可发现自己不管说什么哪怕再入情入理都是枉然,对方只需“狡辩”二字就打发了...

    “还想狡辩什么?”欧阳夏青下巴微微一扬,眼中满是促狭之色。这一刻,她仿佛化身刁蛮小公主。

    “行行行,算我没眼福,我还是看我的电视吧。”叶宁看出来了,对方这是仗着性别优势开启了“无理可讲“模式,于是,在心中默念一遍“好男不和女斗嘴”之后,果断举起白旗,收回目光后投向电视屏幕,表情讪讪。

    一缕得意的轻笑闪过嘴角,欧阳夏青对叶宁的吃瘪模样很是满意,悄悄将一只玉手藏在身后,两根手指组成了个“V”字。

    ......

    又过了一个小时,药汤终于熬好,欧阳夏青喝下一碗后,便领着叶宁进入内间。

    这是一个十五六平的空房间,亮着一盏幽暗的白灯,地板上摆放了三个蒲团,两扇窗户各打开十五度角,窗户上贴了一层防窥视的褐色薄膜。

    欧阳夏青找了个蒲团盘腿坐下,双手外翻轻轻落在大腿之上,做了三次深呼吸的准备,随后冲叶宁点头示意,接着,闭上了双目。

    叶宁知道她这是开启了修炼状态,自个儿也是在另一个蒲团下坐下,一边静心一边注视着女孩,如此十分钟左右,当见到女孩神色并无异样,并有淡金色真气自掌心散溢出来,他这才于身前结了个手印,并合上双眼。

    时间在沉寂中缓慢流逝,房间内,孤男寡女如同两尊雕像般入定,面容均是透出一抹温润平和,密密的汗珠遍布额头,一金一青两种色泽的真气分明萦绕二人周身流转,形成玄奥的循环,如果被外人瞧见这里的景象,多半会以为是在拍摄某个仙侠片的片花。

    如此持续约莫两个半小时,忽然间,欧阳夏青的手掌接连做出三个翻转,随后便是见到萦绕她周身的淡金色真气开始逆向流转,并逐渐收回她的体内。

    与此同时,叶宁紧闭的双目缓缓睁开,女孩此时的状态他自不会陌生,这是到了关键时刻,即将发起破镜冲击。

    五分钟之后,在欧阳夏青的周身已没了一丝真气的影子,接着,就见她额头的汗珠加速渗出,顺着脸颊不断滑落,吸吐之间也是变得绵长有力。

    叶宁离她不到两米的距离,能够隐约感应到她体内的气息增长,虽然不是非常迅猛,却是十分平稳,以此推断,再等上一刻钟的时间,她就能冲破障壁,进阶下一层次。

    事实上,也正如叶宁推断的那般顺利,一刻钟时间过去,欧阳夏青体内的气息也是无波无澜中增长到了临界点,只需再加力一把便能大功告成,然而就在这最后关头,异变突发。

    只见得欧阳夏青身子一晃,鼻尖发出一个闷哼声,而后一股潮红如洪水来袭般顷刻间充斥了她的整张面孔。

    叶宁见状脸色一变,当下便靠到欧阳夏青的身边,这种时候他不可能仓促以外力相助,屏息凝神细细感应一番,却是并未发现女孩体内真气有丝毫紊乱的迹象,当然,气息也没进一步地增长,仿佛进入一种平衡状态。

    “不应该啊。”叶宁微微皱起了眉头,按理来说,破镜时刻,体内气息应该极为活跃,伺机一跃冲破障壁,没有波动反而是不正常。

    他没有冒然举动,耐着性子,又细细感应,这一感应便是三分钟的时间,他的脸色也是变得有些难看,因为,女孩体内的气息在短暂的平衡之后,没有再度提升,反倒出现了衰退。

    这岂不是意味着此次突破宣告失败?

    他急忙饶到欧阳夏青的正面,默默关注着后者那张如同红烧云般的面孔,心头疑云丛生,假如是突破失败,该是一记反噬,内伤轻重那就看造化了,绝不可能这般持久,以女孩的状态,体内似乎是在进行着某种博弈,而这番博弈还很焦灼,让得她连退出都不行。

    这种情况,饶是叶宁见多识广都是从未遇到过,他犹豫了再三,还是以三根手指伸向了女孩的皓腕。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