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欣的资历虽然浅了点,但从鑫迪娱乐讨回的那笔陈年旧账算是为公司立了大功,我会在下一次的高层会议上提议,破格升她为业务部的副总监,你的薪酬问题,二百五十万是业内的顶薪,这个不能打破,但我会向董事会申请,为你争取百分之一的干股作为奖励,阿暮愿意加入华远,我自然是求之不得,薪酬方面,暂时定为二百五十万,合约方面要是有其他要求,也可以再提出商议...”

    秋若雨毕竟心性不凡,沉吟了小片刻后,便是一一做出了承诺,作为华远的董事会主席兼总裁,她必须站在全局的高度审视,眼下华远外敌环视,内部就更加需要和谐,于是,她选择了暂时妥协,意图是安叶宁之心,竟可能地拖延时间。

    假如倒退一个星期,她肯定会开诚布公,把一些尖锐的问题摆上台面,而现在她却选择了隐藏心底,表面上以退为进,由此见得,她对叶宁已经不再信任,日后必然是既用之又防之。

    听得这些,叶宁心中颇为讶异,要说为了让阿暮更踏实地加入华远,给予略高于预期的待遇还在情理之中,可又让吴可欣升职又给自己申请干股奖励算怎么回事?再如何奖罚分明,也不该是这样打包发放的形式。

    他明显感到,今天的秋若雨与以往不一样了,难道还在误会自己与吴可欣的关系?也不对啊,要是误会能给他们又升职又加薪?

    一时间,他也猜不出所以然来,索性应承下来再说:“那,那就谢谢秋总。”

    “没什么事了吧,快到下班时间了。”秋若雨付之一笑,翻腕看看手表,这就下了逐客令。

    解释昨晚的误会,就阿暮加盟华远一事提前通气,两件正事是完了,可叶宁还惦记着点私事,墨迹了片刻,他便指着窗台上那捧开放正艳的蓝色妖姬,试探地问道:”秋总,那花是你朋友送的?”

    秋若雨随他所指投去一眼,淡声道:“这是我的私事,不用向你通报吧。”

    “你别误会,我,我就是关心一下。”叶宁硬着头皮道。

    “这种事就不劳你关心了,好了,我还有个国际长途要打,你没事就早点下班吧。”说着,秋若雨徐徐起身,单方面结束了谈话。

    连续吃了两个硬钉子,叶宁心中多少有点憋屈与不爽,撇了撇嘴,没再坚持不懈,礼节性地道别一声,随即散人。

    ......

    次日下午,叶宁向方澜请了半天假,午饭后就离开公司,骑车前往中海大学。

    从阿暮那里得到的消息,对方一名后天期高手效力于振邦药业,而振邦药业又是在洛市,由此,叶宁想到了一个人或许能提供点相关信息,那便是欧阳夏青,女孩二十出头步入后天期,还能用特殊手段隐藏境界,家庭背景定然不简单,而她的中学时代正是就读于洛市一所重点高中。

    约好的碰头地点是上一次去过的校外网吧,叶宁到的时候是下午两点,欧阳夏青已经开好了一间四人包间,不过,包间里却仅有女孩一人,一身淡紫色衣裙,加上文静的气质,如深谷幽兰一般,清新淡雅。

    “欧阳。”叶宁推门进去,在女孩身边的一台电脑前坐下,随手开机。

    “叶哥哥,你迟到了。”欧阳夏青偏头望来,一丝狡黠之色自明眸中掠过,看那模样是要叶宁给个说法。

    “跟领导请假耽搁了一会儿,小赵怎么没来?”叶宁打个马虎眼,随即转移话题,他嘴里的“小赵”就是假小子,那张嘴毒得能把死人从棺材里气醒。

    “她的理由是不想当电灯泡,其实她是约会去了。”欧阳夏青嘴角微翘,似对假小子的重色轻友颇有点怨气。

    “呃,没来就好,省得老拿我开涮,欧阳,你在哪个地图,我过来...”叶宁摸了摸鼻子,没接这茬,登陆游戏界面后,熟练地操作角色前去与欧阳夏青汇合。

    一旦投入游戏之中,欧阳夏青的文静即告打破,不时大呼小叫,情绪也是随着游戏内战局变幻起伏波动,而叶宁则是一边抽烟喝水,一边从容地操控鼠标键盘,一边与女孩拌嘴,一副乐在其中的享受模样。

    不知不觉三个小时过去,又杀完一个定点BOSS,叶宁停下了操作,舒服地伸个懒腰,笑道:“盯着屏幕太久了,休息会儿吧。”

    欧阳夏青边钦点着一下午的收获道具边点头:“叶哥哥,你去买点水,现在才五点不到,再过半小时,钟楼的骷髅王要刷了,我们杀完再去吃饭。”

    “行。”叶宁干脆地答应。

    出去晃了一圈,手里拎了两瓶果奶进来,叶宁将盖子拧开,递给欧阳夏青一瓶,自个儿也喝了几口,借着这休息的时光,问道:“欧阳,我听说药材行业还有市级商界,省级商家之别,这个你清楚吗?”

    欧阳夏青闻言,目光狐疑地看了过来:“叶哥哥,你不是在华远上班吗?连这个都不懂,你们华远就是市级商家,算是是市级里头最顶端的一类。”

    “我进华远才不到一月时间,你给我说说呗。”叶宁摊了摊手,一脸虚心求教的表情。

    欧阳夏青伸出根纤纤玉指点着下巴,整理了一下思绪,随后道:“市级商家经营规模限于一市之内,主营药材为凡品四级以下,年营业额一般超不过十个亿,而省级商家经营规模限于一省之内,经营规模通常遍布省内五到十市,主营药材八成为凡品四级,两成为凡品三级,年营业额一般在三十亿至一百亿之间。”

    听得这些信息,叶宁微微动容:“差距那么大,难道市级商家就算有下家也不能经营高端药材?”

    “不能。”欧阳夏青断然摇头:”这是业内的铁律,谁也不能违反,一方面是避免恶性价格战,另一方面是避免大鱼吃小鱼形成过度垄断,你想啊,如果省级商家也经营凡品四级以下的低端药材,那市级商家就很难再有生存的空间,反过来,如果市级商家被允许经营高端药材,那高端药材的零售价必然会大幅拉低,利润空间也是会压榨到最低。”

    叶宁听了,深以为意地点头,这种错位规则倒不失为一种平衡,但总体来说,越是金字塔下端,竞争越是激烈,淘汰率越高,可收获却并不丰厚,而越是金字塔上端,则刚好相反,上层吃肉,中层啃骨头,下层喝汤,这种现象属于所有行业的常态,只不过,药材业规则限定得更森严一些。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