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暗自琢磨了一番,别说,阿暮给出的两点解释看似简单,却是极有说服力,由此可见,这家伙的脑子还是挺灵光的,并非如表面那般木纳。

    谁又规定,沉默寡言,性格孤僻的人就不能拥有智慧?只不过,是世人习惯了凭一双眼睛主观臆断罢了...

    “我还有个问题,你和陆家,或者说陆会长的关系似乎不一般啊,你不会在华远干一阵,然后转投陆家吧?”沉吟片刻后,叶宁意有所指地一问。

    阿暮断然摇头,很认真地道:“以前我买卖药材一般会通过药材协会,和陆会长打交道的机会比较多,陆家也几次提出希望我能加入,但都被我拒绝了,因为我很清楚,陆家三五年之内并不具有晋阶省级商家的可能,这对我来说,不是个好的选择。”

    叶宁听得迷糊:“什么省级商家,陆家不具备这个资格,难道华远就有这个资格?”

    阿暮“嗯”了一声,看看他:“省级商家至少得有一名先天期强者,或者说真实实力堪比先天初期的强者坐镇,这是业内的铁律,华远有你在,说不定两年内就能晋入省级之列,这也是我答应加入的一个重要原因。”

    叶宁皱眉,听明白一些,却还不完全明白,不过他也没再深究,省得让阿暮觉得自己这个业内人士太不专业,反正阿暮的初衷不是把华远当成跳板就行,至于日后双方的雇佣关系能持续多久,那便只能由时间去揭开答案。

    “行,那就这么定了,我去和老板通个气,没意外的话,下周一正式上班,不过这几天你还得保密,千万别对外说。”叶宁当即拍板,很不自觉地替秋若雨做了决定。

    对此,阿暮没有异议。

    正事敲定,两人交换了手机号,又闲谈了几句,阿暮便起身告辞,作为东道主叶宁自是要相送一程,就在快到电梯口的时候,叶宁接到了吴可欣的来电,得知后者的弟弟到了,正在楼下大厅等候。

    “阿暮,想拜托你一件事...”眼珠转了转,叶宁把主意到了阿暮的身上,便把自己的想法如实说出。

    阿暮听后,楞想了好片刻,总算答应下来,之后去往楼下大厅,叶宁为吴斌简单介绍了阿暮,接着,阿暮便把吴斌带离了公司。

    ......

    临近下班时间,叶宁主动找上秋若雨。

    总裁办公室。

    “找我什么事?”秋若雨批阅完一份文件,这才起身饶过办公桌,来到待客区叶宁对面的沙发坐下。

    “秋总,昨晚的事我想和你解释一下,我和可欣之间就是普通的同事关系,你别误会了。”把朋友所托放在心上,这是叶宁的一大优点,昨夜分别之时,吴可欣提的那点担忧,他觉得不无道理,这会儿,是特意来和秋若雨当面澄清。

    “就为这事?你没必要和我解释,下班后属于私人时间,公司不会干涉任何一名职员的私生活。”秋若雨喝着一杯花茶,淡淡地道。

    叶宁翻了个白眼,自己又不是傻子,用这种大而空的话敷衍自己有意思吗?

    “主要还是怕你误会,我一个小保安倒没什么,最多干一年就跑路,可可欣好歹是公司中层,说不定会留在华远干一辈子,影响她的前程就不好了。”大公司内忌讳男女间发展恋情,尤其是一定的级别职务,这是不放上台面的职场“潜规则”,叶宁也是一心想为吴可欣洗白,可不想一句话却是犯了大忌。

    秋若雨眼中闪过一丝愠怒,在她看来,叶宁这分明是在向自己逼宫,假如自己不承诺吴可欣一个美好前程,叶宁最多干一年就跑路,变相地暗示,最少也可以明天就辞职走人。

    目前,方澜虽然已经出院上班,可短时间内内伤没法康复,另外,公关部那边查了几天,一点实质的线索也没有,再加上昨天叶宁在擂台上击败了阿暮,等于是展示出了更高的价值,以及叶宁对自己的欺骗...

    以上总总,让秋若雨对叶宁的怀疑更加深了不少,甚至隐隐产生了一种危机感,她不否认,叶宁已经具备了与她这个总裁“谈条件”的资格,因为现在的华远确实很难离开他。

    眼下算是这个男人的第一次试水吗?

    “叶宁,当初公司给你开出的薪酬是一年两百万,那是把你当成了后天初期,现在看来,你该是后天大成,这当中低估的有点严重,我觉得,有必要对你的薪酬作出调整,你个人有什么想法吗?”秋若雨不动声色地问道。

    这话题转换的跨度有点大,叶宁不禁一愣,旋即大度地一挥手:“我没什么想法,要是真计较报酬,我早跳槽了,那天早上,葛家的那个葛悠然不是来找过我吗,给我开价五百万呢...多点少点无所谓,你看着办就行。”

    秋若雨闻言,心头“咯嘣”一下,好家伙,一开口就五百万,还拿跳槽作为威胁,沉默了片刻,她模棱两可地应了声:“好,我有数了,你还有别的事吗?”

    叶宁赶紧说道:“还有个事儿,我要和你提前通个气,今天下午阿暮又来过了,我和他单独聊了一下,他对加入华远挺有意向的,秋总,你看?”

    秋若雨露出惊容:“你说阿暮愿意加入华远?”

    叶宁挺欣赏秋若雨的反应,颇有些邀功地道:“我和他初步谈好了,年薪二百三十万,他现在是后天大成顶峰,运气好的话,几个月就能晋入后天大圆满。”

    “年薪二百三十万...”秋若雨口中喃喃,非但没为这一好消息露出半点欣喜与激动之色,俏脸上反而多了些许茫然,身子向后靠了靠,秀美轻蹙...

    别说年薪二百三十万,就是翻个倍,业内也有大把商家会争相拉拢阿暮,因为阿暮的年龄优势,被视作三十岁前有极大希望迈入先天期的存在,谁能招揽到这一人物,等于是为三五年之后,从市级商家向省级商家蜕变争取到了一个分量沉重的砝码。

    可偏偏,秋若雨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心情还变得沉甸甸的,这些年,阿暮一直维持散修状态,对那些四处伸来的橄榄枝无动于衷,眼下,竟然被叶宁说服以超低身价试图加盟华远,这太反常了,反常到让人不得不胡思乱想。

    一旦阿暮加入华远,假如,是与叶宁一条心,两个人都有着很大的希望在三十岁前迈入先天期,在面对市级商家向省级商家跨度的巨大诱惑下,就连董事会都会向这两人的联手做出让步妥协,从某种意义来说,这两个加一块的分量足以和她这个总裁平起平坐。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