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四时,一辆的士停在了中正路一家咖啡吧门口。

    “放心吧,你有什么要求大胆向黄老板提,有我在,他会给面子的。”下车后,叶宁瞧见吴可欣心神不安的模样,就笑着安抚道,原本吴可欣约了黄志德晚上六点在饭店见面,不曾想,后者临时提前到了四点,叶宁二人这是特意请假前来。

    吴可欣默默点头,跟在叶宁后头进了咖啡吧。

    二楼的包间内,黄志德正悠然地享用着咖啡,面前还有一份西式小点,两名黑衣保镖坐在远端的一张长条发沙上,当听到敲门声,黄志德中气十足应了声进来:“进来。”旋即目光一转,当瞧见服务生之后现身的年轻人时,脸上怡然的表情登时僵住。

    而那两名保镖也是立时紧张了起来,正是因为拜这个年轻人所赐,让他们住院半个多月,要不是跟随老板多年,说不定就此下岗了。

    “黄老板,你好啊。”叶宁一脸生动笑容,主动打了招呼,对于黄志德僵硬的脸色视而不见,自来熟地来到后者对面坐下,而吴可欣则是略显局促地挨叶宁身边入座。

    “叶先生也来啦,你好,你好。”黄志德毕竟是老油子,马上又堆起了笑容,心中却是暗骂一声“晦气”,吴可欣在电话里相约之时可没提会与这个“瘟神”一块儿过来,不然,老子才不伺候呢。

    “两杯卡布基诺。”叶宁先向服务员点单,而后掏出一包软中,敬给黄志德一根,自己也点起了一根,吐了口烟丝:“黄老板,我和可欣是好朋友,今天正好有点空,就赔她一起过来,你们谈你们的正事,当我不存在就行。”

    黄志德表面点头,心中气恼那是必须的,说得好听当你不存在,真以为别人都是傻瓜?行,吴可欣那点事说到底和我黄某人没直接关系,原本是念在她有点姿色,还是个大白领,如果大家谈得拢,我黄某人不介意拉上一把,至于条件嘛,是个男人都懂...现在,你姓“叶”的摆明了要多管闲事,那我黄某人不参合就是了,过亿的身家,又从事娱乐行业,会愁没有美女相伴?

    冤有头债有主,欠谁的,你们自个儿去找债主商量研究。

    “呃,吴小姐,我们抓紧时间,有什么事就直说吧,五点我还要赶个场子。”黄志德翻腕看了看大金表,漫不经心地道。

    “黄总,我弟弟遇上点麻烦,情况是这样的...希望黄总能够出面,帮忙调解一下。”吴可欣下意识地看看叶宁,见后者若有若无地点点头,于是,她用了十二分的勇气,将吴斌的情况简要诉说了一遍,语气颇为恳切。

    “哦,既然你弟弟欠了人家的钱,还有字条为证,那就还钱了事咯,我又不是债主,让我出面有什么用?吴小姐,你应该清楚,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规矩,你要是觉得那些个混混做得过分,大可报警交由警方处理。”黄志德打个哈欠,敷衍道。

    吴可欣内心略微挣扎,就一咬牙,道:“半年时间,我们家先后替我弟弟还了三次钱,总共一百八十万,其中真正是我弟弟借的才不到四十万,现在我们家的积蓄彻底空了,我还欠了银行,同事十多万,都说高利贷是吸血鬼,就算是吸血,血已经被吸干了,难道非要我们全家的命嘛?”

    昨晚被叶宁一语点破现实,吴可欣算是彻底抛弃了侥幸心理,这种“生死攸关”的档口,她也顾不得面子问题,直接把自己的底给亮了出来。

    黄志德似感同身受地叹了一口气,点上叶宁敬给他的烟,沉默了有半分钟,才道:“这个事,从根本上来说还是出在吴小姐你弟弟自己的身上,人家又没有逼着他借钱,他不好赌不就没事了?现在这个社会引诱多了去,你弟弟又是个成年人,做过的事当然是要承担相应的后果。”

    就是一番大而空的屁话,要是以前,吴可欣在华远的职位还有点利用价值,可因为叶宁的缘故,黄志德现在是一点不想沾上药材业的纷争,再加上眼下又没了对吴可欣美色的念想,这种破烂事,他能伸手才怪呢。

    叫作心里对叶宁有点发触,不然连几句应付他都欠奉。

    叶宁忽然道:”可欣,除了你说的这些,还有什么要让黄总帮忙的吗?”

    吴可欣摇头。

    叶宁地给她一个“放宽心”的眼神:“行,要不你去晃一圈,我和黄总单独聊聊。”

    吴可欣“嗯”了声,当即起身而去,这一下,倒是黄志德有点不淡定了,让他单独面对叶宁,那是一百个不愿意,万一起个什么冲突,自己那两个保镖有和没有没啥区别。

    “叶先生,上次我和吴小姐之间不过是个交易,那天晚上我已经和你讲清楚了,之后我也没再联系过吴小姐,她弟弟的事,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眼见吴可欣出去后带上了房门,黄志德知道直接散人怕是没机会,于是,抢在叶宁开口之前,就索性挑明了说。

    这也是在提醒叶宁,那晚我们可是有着口头约定的,我把知道的内情告诉你,彼此的恩怨一笔勾销,你要再把之前的事翻出来计较,那就是你不讲规矩了。

    他黄志德何时又是个讲规矩的人了?可没办法啊,叶宁能一个打废两个后天小成高手,鑫迪娱乐就算抽一个十个保安精英组出来都没法与之抗衡,至于动用其他关系整这个小子,人家现在可是华远的安保头牌,秋若雨会坐视不理?

    生意人为的是求财,前天吧,自己儿子出院,除了额角有块疤也没别的后遗症,恩怨远不到不死不休,没必要为了一口气非要啃下一根硬骨头,到头来掰掉一口牙那就亏大了。

    “黄老板,我们之间也算打过交道,我不同你绕弯子,可欣的事还得麻烦你,当然,我不会让你白干,算我欠你一个小人情。”叶宁面色平淡,直言道。

    黄志德一听,对方是在和自己谈条件,眼珠一转之下,就道:“叶先生,你的意思是,让我替吴小姐的弟弟还上那四十万?”

    叶宁笑了:“黄老板,这当中的明堂你会不懂?四十万解决不了问题,她弟弟在外头应该还有欠债,就算暂时没有,过不了多久肯定又会冒出来,我要的是你黄老板出面保下她弟弟,让那些人别再把主意打到她弟弟的身上,要是下次再有人引诱她弟弟参赌,那就是不给你黄老板面子,我想在圈子里没人会因为这点小事驳你黄老板的面子。”

    “这个...”黄志德面露为难,似乎一时难以决定。

    叶宁便又说道:“黄老板,药材协会挂名的武修有个叫‘阿暮’的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后天大成境界,不出意外,再过一年就能进入后天大圆满,就几个小时前,在华远集团的训练场,我和他切磋了一下,结果小胜了一招半式,当时,陆会长的女儿也在现场,这事最晚明天下午三点前,华远集团就会对外公布。”

    听得这一消息,黄志德心脏狠狠一跳,露出一脸错愕表情,嘴巴大张足能塞进一个鸭蛋,“阿暮”的大名他怎么可能没听说过,那就是个为了追求武道不要命的家伙,一年当中有一半时间待山林里头与野兽为伴,后天大成境界还在其次,关键才二十五六岁,被视为只要不出意外,三十岁前必入先天的存在,在一些相关行业的省级商家眼中,比整个鑫迪娱乐的价值更高。

    可眼下,叶宁居然说在与阿暮的对决中赢了一招半式,而叶宁的年纪似乎比阿暮还稍小一些,由此推断,叶宁的未来潜力将会比阿暮更加广大。

    这种人物的一个小人情,何止百万?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