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

    当吴可欣揉开朦胧的睡眼之时,鼻尖敏锐地嗅到了一股浓烈的男子气息,她不由蹙了蹙眉,很快就发现,自己斜躺在一张长条沙发上,半张脸颊下头枕的是一个温热宽厚的胸膛

    与男人零距离的接触,加上颇具暧昧的睡姿让她俏脸一烫,刚要移动身子,耳中就传入了一道轻笑声:“你醒啦。”

    吴可欣忙坐起身来,借着整理秀发来遮掩自己的尴尬,好半天后,冲叶宁抱歉一笑:“不好意思,就这样睡着了。”

    “把我当枕头,你是睡得真香,可苦了我,连上个厕所都不行。”叶宁打了个大大哈欠,边伸懒腰边站起身。

    “你熬了个通宵?”吴可欣闻言,眼波在叶宁的脸上转了转,并未发觉太明显的疲态,兀自不信地问道。

    “你以为呢,你睡得那么沉,我怕弄醒了你,哎呦不行了,我先去上厕所,你收拾一下,等会儿咋们去吃早饭。”

    望着叶宁急匆匆的背影,吴可欣微微发愣,贝齿轻轻咬着唇瓣,忽然“噗嗤”一声笑了。

    出了网吧才七点多,叶宁二人去点心店吃过早饭,随后打的前往公司,半路上,吴可欣回家拿了公文包。

    九点差一刻就到了公司,一层大厅内的保安看到叶宁与吴可欣一同现身之时,都是瞪直了眼珠,仿佛见到了外星人一般。

    在他们的记忆中,叶宁上班半个多月来,就没一天不迟到的,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在电梯口与吴可欣分别,叶宁径直来到休息室,两条椅子一合倒头就睡,毕竟才恢复到后天期,对疲劳的抗拒还是非常有限,这会儿得补上一觉。

    梦里的时间流逝得总是非常模糊,不知过了多久,正睡得香甜的叶宁被一只手给推醒了,他很不情愿揉开双眼,当见到眼前那道亭亭玉立的身影时,面色蓦地一僵。

    “方队长,早。”叶宁忙站起,一脸讪讪,方澜昨天就来上班了,从外表根本看不出受了重伤。

    意象中的一顿严厉狠批并未如期而至,方澜看着他,淡淡地道:”还早呢,都快十一点了,王超他们为了腾出地方让你睡,一上午都在训练场,这毕竟是公司里,你好歹注意下影响。”

    “明白。”方澜平和的态度与平日里判若两人,这让叶宁感到毫不真实,呆愣了片刻,连忙表示虚心接受,至于会不会屡教不改?那是必须的。

    “可欣刚才找过我,和我说了一些事情,她还想去找秋总,不过被我拦住了,这事就你我她三个知道,到此为止吧...”方澜犹豫地说道,话到最后轻轻一叹,叶宁明白,吴可欣肯定是向方澜作了坦白,方澜不仅原谅了她,还有意帮她掩盖。

    “我没意见,这就算是我们三个之间的小秘密,我不会和别人说。”叶宁爽快地给了承诺。

    方澜嗔了他一眼,两女加一男之间的小秘密,这话怎么听都有点歧义。

    “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正聊着,叶宁的手机彩铃声响了起来,他掏出一看来电,也不回避,就接了起来,和那头说了一分钟,挂断。

    “方队长,有件事要和你通个气,今天下午一点,陆会长的女儿会带着阿暮一起过来。”叶宁说道。

    “到公司来,什么事?“方澜微疑。

    “你不是说阿暮是那晚的目击者,我托了陆会长,希望能和阿暮当面聊聊,争取挖出点有用的线索。”叶宁眯了眯双眼,眼中一缕厉色闪过,我向秋若雨提出的自证清白,可不仅仅是把自己的嫌疑洗脱,他的最终目的是把幕后之人揪出来,给予狠狠的报复。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打我一拳,我必还上三刀。

    “呵,阿暮是个武痴,性格出了名的孤僻,从来不参与业内的纷争,就算知道一些线索也绝不会说出来。”方澜苦笑地摇摇头,她当然不想自己被重伤得不明不白,但对于能从阿暮口中得到相关信息,却不抱多少希望。

    “我会有办法的,说不定他会是个突破口,下午会面的场所就放在训练场。”叶宁神情坚决。

    “好吧,这事我要和秋总提前打声招呼。”方澜深深地看了叶宁一眼,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其实,她心中也是隐隐有着一丝期盼。

    ......

    午后,训练场内只有叶宁,方澜,王超三人,其余外勤保安都被方澜安排各忙各事去了。

    一点过几分,陆海燕,阿暮,还有一名中年男子一同来到,秋若雨特意让秘书韩慧作陪,陆海燕是陆会长的女儿,接待方面自不能怠慢。

    方澜三人从各自的运动器械上下来,双方简单寒暄后,韩慧找了个借口离去,其他人便围着休息区的一张长条桌坐了下来,放澜与王超都是向叶宁望去一眼,很明显,是要将谈话的主动权交给后者。

    “陆小姐,这次给你和陆会长添麻烦了。”叶宁笑着向陆海燕表达了谢意,私下找陆家帮忙,人家效率那么高,这份情得记下。

    “不麻烦。”陆海燕却是摇头,正色道:“业内有业内的规矩,暗斗可以但不能放在明面上,这类恶性事件,元凶要是被查明,那就是站在整个行业的对立面,当然,凡事都要有足够的证据,阿暮是协会挂名的武修,你们有什么疑问就当面说清楚吧。”

    今天她的到来虽然不是受华远的正式邀请,但因为父亲身份的缘故,她必须站在药材协会的立场之上,所以,完全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叶宁点点头,目光一转,望向陆海燕身边的阿暮,这货与上一次见到时一样,还是穿了件灰色单衣,袖子卷起露出两段疤痕交错的手臂,表情千层不变的冷漠,神色木然,从踏入训练场后就未发一言,仿佛是个局外人一般。

    “阿暮,X月X号凌晨一点四十分至一点五十分之间,你是不是在洛市郊外X路段出现过?”叶宁单刀直入地问道。

    阿暮点头。

    “那你是否目睹了方队长等人与人发生冲突?”叶宁又问道。

    阿暮依然点头。

    “那为什么见死不救?”叶宁的声音陡然拔高,眼神也是变得犀利起来。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