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着职业本能,吴可欣很快就察觉到了对方眼神的不对劲,心里有些害怕,酒吧,夜总会,游戏厅等娱乐场所本就是鱼龙混杂之地,豹哥等人又是干放水钱生意的,自己一个花信女子孤身来至,从某种意义来说,就是羊入狼窝...

    “豹哥,一个月时间八十万我是真还不上,就算是四十万我还得找好几个同事去借,家里头什么情况你上过门也是知道的,求你放小斌一条活路吧。”暗自吸了一口气,吴可欣将姿态放得更低,半哀求半商量地说道。

    “吴小姐,话不是这么说,每一行有每一行的规矩,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也别觉得我阿豹心脏硬,这个社会谁活着都不容易。”豹哥向后一靠,又点了根雪茄叼嘴上,吐出一口浓密烟丝,淡淡地道。

    “我们家是真的没钱,你就算逼死我们也没用啊。”吴可欣切齿道,两行清泪终于是从眼眶里滑落下来。

    “哎,那就没办法了,我说过,这笔账其实和吴小姐没关系。”豹哥露出个爱莫能助的苦脸,随后瞥了眼坐在地上的吴斌:“到了时间还不上钱,小吴子这就怪不得我咯。”

    话落,离吴斌较近的一名黑衣男子忽然蹬出一脚正中吴斌的胸口,吴斌惨叫一声,幸好后脑勺只是砸在沙发扶手上。

    “别打了,快住手。”吴可欣见状,嘶哑地叫道,这会儿,眼泪已经流淌不止,成了一个泪人。

    豹哥摸了摸肚子,将雪茄烟搁在一边,缓缓起身,走到吴斌身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却是对吴可欣说道:“吴小姐,你弟弟的行为在我们行内就是老赖,欠债不还,即便打得半死,报警警察都只会说句活该,最终还得把钱一分不少的还上。”

    “豹哥,钱我保证一定替他还上,但你总要给我点时间,一下子我是真的没办法啊。”吴可欣泣声道。

    “你确定要替他扛这笔帐?”

    “我替他还。”

    “好。”豹哥点点头:”我知道小吴子怎么说也是吴小姐的弟弟,我阿豹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这样吧,我给个变通的法子,一个月时间没问题,还是还上四十万就行,至于利息部分,就当买吴小姐一个星期时间?”

    这话听着不带荤腥,可吴可欣怎么会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对方这是要包养自己一个星期,至于会发生点什么事,是个人都懂。

    娇躯猛然一颤,吴可欣急忙摇头:“豹哥,这不行的。”

    豹哥不置可否,蹲下身子一把扭住吴斌的头发,看着后者的眼睛说道:“小吴子,一个三流明星,我养她半月也就三十万,你说我现在一个星期花四十万,是多了还是少了?”

    吴斌一把鼻涕一把泪,满面的挣扎之色,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这一刻,豹哥就是他心中的恶魔,面对恶魔他除了恐惧还是恐惧,根本提不起半点反抗之心。

    豹哥冷笑一声,不知是嘲笑吴斌的孬种样,还是别的什么,慢慢松开手后,拍了吴斌一记清脆的耳光,而后又看向吴可欣,这一回眼中的贪婪与欲望已丝毫不掩饰,将后者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脖子,啧啧道:”也亏了小吴子有吴小姐这么个姐姐,不然的话,今晚他就得呆进小黑屋,好好尝尝里头的滋味...吴小姐,你考虑得怎么样?一个星期四十万,我可是出到了二流明星的价格,就算包养你的老板,秋大总裁也足够了。”

    听得这等秽语,吴可欣的心情只能用绝望来形容,她知道豹哥这种人就是铁石心肠,你就算哭瞎眼跪下哀求也没用,她有心夺门而去,却怎么也迈不开步子,她不可能弃亲弟弟于不顾,但要她答应对方的条件,还不如杀了她算了。

    现在的她是真的没了章法,从未有过的无助。

    “是哪一个说要包养秋大总裁的?”便在这时,包房门被推开半扇,一个淡漠声音传了进来,随后,就见一道削瘦身影缓步而入,脸上平静得不起一丝波痕。

    “叶,叶宁。”吴可欣捂住檀口,难以置信地看着来人,竟会是叶宁。

    “你是谁?”豹哥皱眉问道,看向叶宁的眼神阴沉沉的,那四名黑衣男子也是第一时间将叶宁给盯住,神情之中,略带戒备之色。

    “我会让你为你说的话付出代价,不过不是现在,现在嘛,我要把人带走。”叶宁指着豹哥说道。

    豹哥眉头皱得更深,也没让手下这就动手,他好歹是个老江湖,凭着一种没来由的直觉,他感到这个突然闯进来的年轻人不简单,太平静了,根本没把自己这边的仗势放在眼里。

    “你要带走吴小姐没问题,你要带走小吴子,那就请先把他欠的四十万给还上。”沉默片刻,豹哥沉声说道,他做的是放水生意,和纯混混还是有区别的,能求财不交恶这是原则。

    “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放宽一天时间,明晚你找他们姐弟继续要账,我不会再过问,要么四十万我现在就给你,不过后果自负。”说着,叶宁随手握起茶几上一瓶洋酒,没见怎么用力,就听“砰”地一声,洋酒瓶爆裂开来,殷红的酒汁洒了一地。

    对方几人都是中看不中用的角色,叶宁真没兴趣动手,当然,前提是对方得有眼力,千万别逼他,至于豹哥言语中对秋若雨的调戏,这笔账留到最后一起算,至于要算到什么程度,目前还没法定论。

    就在酒瓶爆开的一瞬,豹哥与四名黑衣男子都是心头猛然一跳,豹哥知道这是碰到硬茬了,对方多半是个武修,他这些人一起上都不一定是对手,反正有欠条在,又不怕小吴子失踪,早一天晚一天不是大事,更关键的,明晚他可以提前做好准备,所谓不打无准备之仗。

    “好,小兄弟,我就卖你个面子,今晚把人交给你,一天的利息也不算了,不过我丑话说前头,明天晚上你要是再来搅和,那就不上道了,我阿豹也不是谁都能欺负的善男信女。”思定之后,豹哥就松了口,输人不输阵,一番威胁警告肯定是免不了的。

    叶宁也不废话,只冲吴可欣一点头:“我在酒吧外头等你。”话末,转身就走。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