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可欣脚下一顿,略带茫然地看看豹哥那“黄鼠狼给鸡拜年”般的笑容,再看向自己的弟弟,只见后者又乖乖坐回了原位,颓然地耸拉下脑袋,登时,她心头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稳了稳心绪,吴可欣还算淡定地从豹哥手里接过协议,才看了两眼,就再也没法淡定了,以四打头的六位数字欠款,让她觉得眼前一黑,差点没晕过去。

    人家是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骆驼,可四十万对工薪阶层来说,哪是一根稻草,那是块巨石。

    浑浑噩噩地将五六张纸翻了翻,吴可欣也心思看仔细了,那些个她弟弟亲笔签名上的鲜红拇指印,就和此时她心头滴着的鲜血一般,俏脸之上,也是浮现了一抹无力的憔悴,这一次,是真的回天无力,家里头就一套小三户老公房,父母一个病退一个退休,加姐弟四人居住,要是卖了还债,以后一家人喝西北吗?

    “吴小姐,这是你弟弟前几天问大飞借的,最近大飞手头比较紧,也就是前天,把这笔账转给了我,你看...”豹哥一脸爱莫能助的苦笑,目光在吴可欣的身上游弋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狡诈与贪婪。

    谁让吴家出了这么一个活宝,有这么一个坑姐的弟弟呢?

    放水钱的圈子不大,之所以大伙儿都愿意借钱给无业状态的吴斌,一来这小子家里有套房子,老吴夫妇把这个小儿子当成传宗接代的心头肉,不怕最终成为死账,二来还是瞄上了这小子有个在大公司当经理的姐姐。

    高利贷是把杀人不见血的刀,而敢于举起这把刀的人,没一个不是心狠如石之辈,在他们看来,吴家远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哪肯这样轻易放手吴斌这只“肥羊”。

    “小斌,这笔钱又是怎么回事?”吴可欣强自冷静地问弟弟。

    “我,我打麻将输的...”吴斌埋头到胸口,声音细弱蚊蝇。

    “你给我说清楚。”吴可欣的声音在颤抖。

    “上周三晚上,大飞他们叫我去喝酒,然后就开了一桌,扎金花,一直打到天亮,我输了二十六万,写了四十万的条子。”吴斌哭了起来,断断续续地说道。

    “小吴子,话可别乱说,大飞可是四十万一分不少汇到你帐上的,要是赌帐我可不会接受。”豹哥面色一虎,沉声说道,这是放水钱圈子里的惯用伎俩,明明是赌帐,却是会通过银行走账,坐实双方是借贷关系。

    “你以为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你没救了,你怎么不去死,我没你这样的弟弟。”豁然间,吴可欣嘶声吼道,将借条扔在吴斌得脑袋上,而后抡起粉拳对后者一顿猛揍,她的面孔涨得通红,眼中泪珠打转,心中的积郁与愤怒,这一刻全都发泄了出来。

    一人赌博,一人借高利贷,结果害得全家倒霉,是也。

    “姐,我不敢了,不敢了。”吴斌抱着头,失声痛哭,嘴里一迭声地讨饶。

    而豹哥则是悠然地抽着雪茄烟,一副置身事外看戏的模样,干他这行了,这种场景见得多了,早就习以为常。

    “豹哥,小斌得事我不管了,该怎么就怎么样吧。”三分钟之后,吴可欣停下手,呼吸急促,望着弟弟那只是低头呜咽的窝囊样,眼中满是失望与落寞,在她心里,她这个弟弟已经是无药可救之人,更关键的,她也没能力再替她还债。

    一个没工作的人,又是百姓家庭,一个通宵能输掉二十多万,还写下四十万的借条,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这还是个人吗?

    别说,嗜赌成性就容易让人变傻,再加上有过数次借高利贷的经历,还真能铸造这种被腐蚀了灵魂的“行尸走肉”,与吸毒者对毒品的依赖是一个道理,正常人思维根本无法揣度。

    “没问题,他又不是小孩子了,自己做的事情就应该自己承担。”豹哥似乎早料到是这个结果,通情达理地笑笑,随后目光一转,落在吴斌的身上,脸上的笑容顿时一收,沉声道:“小吴子,你怎么说?”

    “豹哥,我,我真没有。”吴斌只顾得哭,他不敢面对姐姐,更不敢面对豹子。

    “啪!”豹哥对吴可欣和颜悦色,那是因为后者是金主,但对于吴斌,他就成了债主,哪还会有半分客气,撩起肥厚的巴掌便是朝着吴斌的脑袋招呼过去,直把后者抽得身子一歪。

    “你他妈这是耍我啊,白纸黑字写着,昨天是还款的最后期限,你让我宽限你一天,我给了你面子,一分利息也加,你现在两手一摊,把我阿豹当凯子?”豹哥凶态毕露,厉声暴喝,哪还有半分之前“和蔼”大叔的模样。

    吴斌性子弱懦,“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豹哥,求你放过我吧。”

    豹哥哪会吃他这一套,一脚蹬在他的肩上,让他来了个人仰马翻:“放过你,四十万真金不银,你当我什么...”

    “别打了。”眼见弟弟滚翻在地,额头磕破了皮,吴可欣内心挣扎之下,还是忍不住出声喊停,她知道豹哥是故意做给她看的,那毕竟是她的弟弟,还是亲弟弟,而且,就算她现在放任不理,明天,豹哥也会押着吴斌上门讨账,那还不是要逼死年迈的父母?

    “吴小姐,你不用管他,他是个成年人,一切后果由他自己承担。”豹哥一挥手,义正言辞地开导吴可欣,随意指了两个黑衣男子:“先教教他怎么做人。”

    “我替他还。”见那名黑衣男子得令后就摩拳擦掌要动手,吴可欣急了,一咬牙,把这笔债务扛了下来。

    “哎,吴小姐,这,哎,如果我有这种弟弟,我宁愿打死他。”有了吴可欣的表态,豹哥立刻以眼神止住了蠢蠢欲动的两个手下,又是叹气又是摇头,显得颇为吴可欣感到不值。

    吴可欣知道对方是在做戏,吸了吸秀鼻,不让眼泪流下来,也没去扶起弟弟,就道:“豹哥,还请你给我一个月时间,我想办法把钱凑齐。”

    豹哥皱起眉,沉默了好一会儿,为难道:“吴小姐,之前一笔九十万,我看在黄老板的份上,免利息给你拖了两个星期,这种破规矩的事,可一不可再,如果你要拖一个月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四十万变成八十万。”

    “豹哥,我弟弟没工作,父母又是退休的,我也就是个打工的,一个月时间哪来八十万。”吴可欣的声音中多了一丝恳求之意,现在的她已是心力交猝,再难维持那份坚强与自信。

    “哎呀,不好意思啊吴小姐,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将雪茄烟头在烟缸里按灭,豹哥冷淡地打了个哈欠,吴可欣的态度软了下来,也意味着他没必要再继续伪装,那对三角眼微微眯起,打量着吴可欣的眼神变得随意而放肆。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