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方澜所言,对方一共四人,两名后天小成,一名连体大圆满,一名连体大成,方澜是在两名后天小成的联手下重伤,王超与那名连体大圆满不相伯仲,司机老李自不是那名连体大成的对手,前后一共五分钟时间,对方压根没打满满一后车厢药材得主意,那箱价值三百万左右的凡品四级药材,也是因为放在副驾驶内,才被那名连体大成劫走,仓促之下,还洒了小半箱在地上。

    由此可见,对方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冲着重伤方澜去的,至于对方相貌,因为带了面罩的缘故,根本无法辨清。

    另外还有一重点,当时的现场有一个双方之外的第三者出现过,不过没有介入两方的争斗,方澜十分肯定,那人就是交易会上与叶宁短暂交手的阿暮。

    “阿暮会不会和他们是一伙的?”叶宁沉吟问道。

    “不会。”方澜很肯定地摇头:“如果是阿暮出手,我绝对撑不了十个回合,而且,对方因为他的出现还中途停了手,直到他离开后才又动手,不然,我也坚持不了五分钟,我估计,他是刚好路过,洛城的郊外有大片山区,据说,他每年有一半的时间是在山里头历练,和野兽搏斗更加危险,却也更有利于境界提升。”

    “你当时为何没向他求助?给个十几二十万零时雇佣金...该不会是抹不开面子死撑吧。”叶宁面露古怪地道。

    “你以为我傻吗?”方澜没好气地瞪了叶宁一眼:“那种情况,我一开口就是五十万,可他却好像没听见似的,自顾走了,他是个出了名的怪人,谁知道他脑子里怎么想的。”

    “那就是见死不救。”叶宁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芒,点点头。

    ......

    次日,夜。

    灯红柳绿的酒吧一条街,一名女子穿了件宽松的褐色外衣,披散的长发遮住了两边脸颊,穿梭于人流之中脚步匆匆,在一家中型酒吧的门口停步后,略显迟疑了一下,就一头钻了进去。

    来到二楼深处的一个包间门口,女子深深吸了一口气,双手将秀发拨弄到头后,秀出了一张鹅蛋形得较好面容,正是华远集团业务部经理吴可欣,此时,在她的俏脸之上,没有了往日的那股从容与自信,取而代之的是纠结与愁绪...

    墨迹了有一分钟,她脸上的负面情绪终于淡去,一咬牙敲门而入。

    包间的面积大约有三十平米,灯光略显昏暗,浓厚烟雾弥漫其中,一条长发上仅坐一名黄衣男子,四十多岁,续了一头中短发,方硬的脸盘上,长了对三角眼,一手摸着浑圆的肚子,一手夹了根雪茄烟,脖子上围了一条大金链子闪闪发光。

    男子的左右各站两名不苟言笑的黑衣男子,都是体阔腰圆,其中两个还长得一脸横肉,一看就不是善类,而在侧方的单人沙发里,还坐了一个年轻人,低着头看不清样貌,似是在悔过一般,气氛沉闷而压抑。

    “咳咳咳...”进门后,吴可欣被烟味呛得一阵咳嗽,快步上前,冲着沙发上的黄衣男子唤了声:“豹哥。”

    豹哥咧嘴一笑,伸手示意了一下:“吴小姐,来啦,请坐。”

    “姐。”年轻人弱弱地叫了一声,抬起那张苦巴巴得脸,面貌倒是与吴可欣有着三分神似,他是吴可欣的弟弟,吴斌。

    吴可欣瞪了他一眼,颇有点横铁不成钢的意思,吴斌嘴角动了动,似是想说什么,却是忽然感受到了豹哥瞥来的一眼,赶紧又低下头。

    “豹哥,借条拿出来吧。”来之前,吴可欣心中忐忑不安,可真要上阵了,她又恢复了一名优秀业务经理该有的本色,神情镇定,当即切入主题。

    豹哥向一名黑衣男子扬了扬眼,后者立刻从兜里取出一叠A4纸,得有六七张的样子,递到吴可欣的面前。

    吴可欣花了五分钟的时候看了一遍,就这么一份借款协议,上头“吴斌”大名签了四五处,每个大名上头都按了鲜红的拇指印,身份证复印件,户口本,产调复印件一应俱全,九十万的数字尤为刺眼,这还是没有按“惯例”翻倍打条子的结果。

    三个月时间,五万块变成了九十万,饶是吴可欣早便知晓,还是忍不住心神皆颤,高利贷就是把杀人不见血得刀。

    “豹哥,小斌欠你的钱都在这儿了吧,没有更多的吧?”轻吸了一口气,吴可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他就欠我那么多,哎呀,当初我也是劝过他,小赌怡情,水钱这东西,怎么说呢,三五天能还上还好说,越拖到后头真就是个麻烦。”豹哥摸着头发,一副伤脑筋又抱歉的模样。

    “小斌,是不是就那么多了。”吴可欣再度向弟弟确认。

    “欠豹哥的全在这儿。”吴斌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才小声憋出一句。

    吴可欣敏锐地察觉到弟弟有点不对劲,猛然大喝了一声:“到底是不是?”

    吴斌属于好赌成瘾又特别胆小的那种,惊吓之下脑海里一片真空,就只顾着点头了。

    吴可欣长长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丢在茶几上,冷然道:“豹哥,这卡里九十万,密码六个八,从今往后,拜托你不要再借给小斌一分钱,他中专毕业三年,连份工作都没有,哪有钱还给你,我这是最后一次替他还债,再有下次,我绝对不会再管。”

    “吴小姐放心,上一回碰面时我阿豹答应你的就绝不会出尔反尔。”面对吴可欣的冷脸,豹哥露出一脸的“慈和”笑容,信誓旦旦地做出保证,将卡片递给一名黑衣男子,后者利马跑出去验资。

    不一会儿功夫,又跑回来,汇报道:“老板,九十万没错。”

    “吴小姐不亏是女中豪杰,爽快人。”豹哥冲吴可欣举了举大拇指,毫不吝啬赞叹之词,舒坦地抽了一口雪茄。

    “小斌,我们走。”吴可欣将借条撕开四份,装入口袋里,上前,狠狠将吴斌的脑袋按了一下,力量之大,差点把后者从沙发里按到地上。

    九十万呐,相当于吴可欣两年多的收入总和,之前,她还帮这个弟弟还过两笔三十万与六十万的借款,在华远工作三年多的收入化为乌有不说,要不是本月得了五十七万的奖金,还就填补上窟窿了...

    一而再,再而三,连她自己都没有信心,她这个弟弟会不会还有下一次。

    “吴小姐你走没问题,可你弟弟还不能走,我这里还有张他给别人打的条子,要不你也看看?”眼见吴斌怯怯地起身,吴可欣甩头就准备朝门外走去,豹哥温和的提醒声也是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与此时同,他的手上不知从何处又摸出了一份协议。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