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女生寝室楼下与欧阳夏青挥手告别,叶宁的手里多了一个沉甸甸的木盒,里头是龙头凤尾草,量不大,却足够一次半调养所需,这样一来,他手头的龙头凤尾草这味主药,足够接下来的三次调养,倒是乌当归只够两次之用。

    这是欧阳夏青惦记着上周交易会上叶宁替她支付的五十万,非要以此作为补偿。

    叶宁本欲拒绝,那五十万他从来没想过让女孩以任何方式偿还,可在后者坚持的态度之下,再想到之前湖畔女孩的一些话,也就没再推迟。

    一路向校外走去,叶宁的脑海中回想着女孩的作比,六十分代表于文,那八九十分代表谁呢?他不是一个太过敏感的人,但不代表木讷,心情莫名有些沉重,更多复杂...

    这算是向自己吐露心声吗?叶宁宁愿是自作多情,感情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是不堪承受之重,而且就从他个人的情感而言,欧阳夏青也远远无法与秋若雨相提并论,前者算上虚拟世界的相识,也就不到四月,而后者却是将自己藏在心底十八年不曾忘怀的青梅竹马。

    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他绝不想伤害欧阳夏青,经过几次的交往,潜移默化间,他已经接受了哥哥这个角色,也是真的将欧阳夏青当成妹妹看待。

    “呵呵,这张脸难道还能让美女倒贴,胡思乱想什么呢?“叶宁拍了拍自己的脸庞,颇为自嘲地对自己说,经过短暂的心思纠缠,他也是迅速脱离出来,有些事想多了想深了,就成了庸人自扰,眼下,还是想想漫漫长夜如何度过,如今自己可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

    脑子里翻了翻,能想到的只有余乐,这货今晚安排了麻将,下午的时候联系过自己,却被自己给推了,现在过去五多一,只能当只被人嫌的苍蝇。

    苍蝇就苍蝇吧,总比当只流浪狗好,叶宁这就掏出手机拨通了余乐的电话,也不顾后者在电话那头的抗议,硬把地址问了出来,随后打的前往。

    一场通宵麻将下来,因为余乐要去酒店加班的缘故,叶宁就自个找了个浴室休息,躺在沙发床上舒舒服服睡了八九个小时,正接着余乐下班,又凑了一桌麻将,一战到了星期天中午。

    带着隔夜面孔,叶宁打个车前往陆家,为陆展鹏进行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治疗。

    陆家全体都在,这一回,叶宁没有拒绝先用午餐,他确实是饿了,简单吃了七分饱,在陆家花园里散步消食一刻钟,而后治疗开始,足足两个小时,在陆展鹏不下百声的哀嚎中,总算是大功告成,最终,陆展鹏体内剩下的真气种子不足十分一,待他日后慢慢自理,境界也是如愿攀上了连体期大圆满,离开顶峰尚有一段距离,以叶宁的预估,至少得有个一年的积累才能真正冲击后天期。

    得知治疗结果,陆家全体向叶宁一番由衷的道谢,陆会长请叶宁入餐厅拜茶,比上一次多了陆海燕作陪。

    “叶先生,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略作寒暄,陆海燕便是有些迫切地开口相求,话到一半,却被陆会长的一个眼神止住。

    叶宁知道这是等自己接话呢,咩了口甘甜的香茗,笑道:“陆小姐有话就说,我这人直来直去,能力所及我会考虑,力所不及那只能抱歉了。”

    这话说得不怎么客气,叶宁是想着先打个预防针,省得待会儿拒绝起来,面子上不好看,他有预感,陆家所求多半是会让他为难。

    陆海燕点点头,慎重道:“展鹏现在大病刚愈,说实话,我很担心他的日后修习,我希望叶先生您能定期指导他,以免再出什么岔子,叶先生,只要您答应,报酬方面我们陆家会让您满意。”

    叶宁微微皱眉,这是让自己当陆展鹏的师傅,最少也是半个师傅,玩笑开得有点大,自己归国是养伤来的,可不是长久定居收徒弟来的。

    “陆小姐,你弟弟已是连体期大圆满,早过了启蒙阶段,而我只是后天期,彼此修习的功法不同,又非师出一门,所以,这个要求我无法答应。”

    陆海燕极力争取道:“叶先生,只是定期关注展鹏的修习,一周一次就行。”

    叶宁摇头:“陆小姐,我清楚我自己的能力,这份责任我怕是无法承担,对不起。”

    态度十分坚决。

    陆海燕与父亲交换了一下眼神,见后者没什么表示,她暗叹了一口气,露出一个稍显牵强的笑容:“那叶先生,如果今后展鹏在修习上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或者说陷入盲区的时候,还希望您不吝指点,当然,是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

    话说到这个份上,叶宁算是明白了,陆家有意让自己指点陆展鹏武道修习是虚,真正的目的是不想与自己断了这层关系,换而言之,陆家有拉拢自己之意,只不过,不好太直接地翘华远的墙角,所以,采取了以退为进的方法。

    那天交易会上,自己与阿暮短暂交锋,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至多就是后天小成,二十五岁的年纪,以常规推算,三十岁前能达到大圆满也就顶天了,这还是在以充足的药材辅助,没有任何意外为前提,如此天赋或许算得出众,但绝不惊艳,比起陆展鹏或许都要稍差一线,按理来说,不该受到陆家这般重视...

    当然,要是叶宁知道,那晚他以一敌二,数回合内重伤两名后天小成的消息已经被陆家通过小道得知,那他也就不会诧异于陆家对他拉拢之心。

    以陆家的猜测,叶宁很可能已经达到了后天大成,再过五六年,说不定就有机会迈入先天期,这样的潜力别说是陆家,但凡市级商家即便无法招募,也会尽可能地与之保持良好关系。

    市级商家向省级商家蜕变,首要因素,至少要有一名先前期高手坐镇。

    沉默了好一会儿,在陆家父女恳切的期盼之下,叶宁含糊其辞地给了三个字:“我尽量。”

    这个答复,让得陆家父女的眼中蓦然闪过一丝喜色,在他们看来,只要叶宁没有一口关死,便是为日后陆家的招揽打开了一扇门,当然,此时的叶宁还不具备让陆家真正下血本的价值,毕竟潜力与付诸现实尚存天堑般的距离。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