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今天就到这儿吧,行吗?”叶宁五指发力,让对方的手掌无法挣脱,望着那张迅速涨红的脸庞,额头渐渐渗出汗水,平静问道。

    “小子,你到底什么来头?”谷叔咬牙反问,他一个后天小成,催动全力之下,别说反客为主,就连缩回手都不行,这让他明白,面前的年轻人实力境界绝不在他之下,尤其是力量方面远胜于他。

    见鬼的是,对方体内分明一丝真气都不存在,难不成,是达到了后天大圆满以上,所以,自己才无法探知?

    二十四五岁的年纪,后天大圆满,这种妖孽级的武修,对他来说就如同传说一般。

    也不奇怪,国内平和的大都市环境,缺乏了一份对武道境界快速提升的催化与刺激,就如同家禽与野兽的区别,即便位于同一境界层次,真实实力也会拉开巨大差距。

    要是让谷叔知晓,叶宁重伤前的境界高度,保不准会让他对人生产生怀疑与迷茫...

    “他是我哥哥。”不待叶宁回答,欧阳夏青清脆的嗓音便是传来,声音之中还隐隐带了一丝以此为傲。

    “行!”谷叔又暗自努力了一下,无果后,终于是极不情愿地点点头。

    片刻后,脱离了“枷锁”,谷叔将收回的手掌掩在背后,尝试着捏了捏拳头,发现连半分力道都使不出,一阵阵的麻木感自掌心蔓延开来,只听他闷哼一声,沉着脸走回康艺身边,在后者耳畔低语了几句。

    康艺脸色变得很是难看,森冷的眼神如毒蛇般自叶宁与欧阳夏青的身上划过,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向着餐厅外走去,一句话也没留下。

    莫思琪等人静悄悄地跟在后头,谷叔一边走一边还回头看看叶宁,眼中有怒,有恨,有不甘...

    一场挺有盼头的戏份居然以一方莫名其妙地忽然“撤军”而告终,围观众学生当中有不少露出了遗憾的神情,于文自然是看出些门道,眼神复杂地在欧阳夏青与叶宁之间游弋了一下,随后分别向二人道了声“谢”。

    有了这不愉快的插曲,聚餐的好气氛也是再难恢复,除了叶宁还保持了良好胃口,其他人都有点心不在焉,没多久,于文叫来服务员买单,并赔偿了两条摔坏的木椅。

    出了餐厅,天色已然全黑,被破坏了兴致的五人宣告散场,于文与小勇一路,假小子找个理由开溜,留下了叶宁与欧阳夏青独处。

    校园的夜晚很是宁静,广播里播放着十多年前的经典老歌,勾起人对往昔的回忆,叶宁陪着欧阳夏青散步于人工湖畔,秋风瑟瑟,拨弄着如镜的湖面荡起微澜,略带凉意却格外爽朗。

    “叶哥哥,你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拒绝于文?”

    走了一段,听欧阳夏青主动提及自己心中的疑惑,叶宁就笑:“你说呢?男人和女人是一样的,都长了一颗八卦的好奇心,老实说,我还真想不通,就凭于文的条件,苦追了你三年多,你有什么理由连个机会都不给他,要是真没感觉,你就应该早断了他的念想,我相信你不是一个喜欢玩弄别人感情的女孩。”

    “我一直都在给他机会,其实也是给自己一个机会,可惜,有时候机会不是靠努力就能抓住的,还得靠运气。”欧阳夏青幽幽地叹道,瞥了湖边的一片草坪,便改道走了上去,席地而坐。

    叶宁靠她身边坐下,捡起块小石子投向湖面,激起五连水漂:“哦,我明白了,你是用投硬币来决定的,正面就接受他,反面就拒绝他,最后硬币的背面朝上,所以,你们就OVER了。”

    欧阳夏青不理他的冷笑话,抱着双膝,明眸凝望着静静的湖面,一弯皓月倒映其中,静默了片刻,道:“我和他认识差不多有七年,上的是洛市的同一所高中,一起考上中海大学,也许是巧合也许不是,反正刚进大学的时候,我处在连体期大圆满,他才是连体期小成,我当时就很明确地告诉他,我和他之间很难有结果,就算大学期间勉强在一起,毕业后也会分开,除非他能在大学四年内至少境界与我持平,两个小境界的差距,短短四年时间都未必能跨过,那还是建立在我原地踏步的基础上。”

    “我的本意是让他放弃,可他却非要坚持,他也确实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半年后,他就晋入了连体期大成,再过了一年三个月,晋入连体期大圆满,而我也同样进一步,达到后天初期,我知道,为了追逐我的脚步,他肯定是服用了超量的药材激发,这很容易对身体带来隐患,他又是那种极为固执的性格,别人劝是没用的,所以,在‘征战’开服之后,我就又对他提出了一个新的要求,在我想来,从来没有接触过网游的他,要进入神战榜前十根本就不可能,我的目的,是让他分散精力,不要再急功近利地提升武道境界,以免出现差错追悔莫及。”

    “可没想到,他居然两头兼顾,用了一年半时间,既达到了后天初期,又排进了神战榜前十...”说到此,欧阳夏青嘴角溢出一丝苦涩,轻轻摇了摇头,月华洒在他姣好的容颜之上,将那份莫名的惋惜给突显了得十分明显。

    叶宁纳闷地挠挠头:“我听你的意思,你拒绝他纯粹是因为他和你武道境界上的差距,而不是对他这个人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那既然这样,他现在至少从明面上说,追平了你的境界,就连神战榜前十也挤进去了,这份大毅力我听着都有点佩服,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感动?现在的他已经达到了你的最底线要求。”

    对此,欧阳夏青不否认:“没错,算是可以打六十分,当然,假如我真的接受他,毕业后还是会有很大的阻力,潜力不足以在三十五岁前入先天期,很难过我家里一关,哎,这只是个假设,已经没意义了,今天下午,我明确拒绝了他,一点余地都没有留。”

    “为什么?”叶宁惊异了一下,在他看来,于文这些年用猛药提升境界虽然不能看作常态,或许还会有点副作用,但二十出头后天初期的境界摆在那里,即便未来三年提升一个层次,三十岁左右也该达到了大圆满,三十五岁冲击先天未必就没有希望,当然,这仅仅是希望,因为后天期迈入先天期是一道关卡,过关率低至两成以下。

    “为什么...”欧阳夏青轻轻呢喃,沉默了片刻,歪着脑袋看叶宁,眨眼道:“叶哥哥,如果有一份六十分的工作摆在你面前,你在没有别的选择的情况,或许会勉强接受,但如果在你还没决定之前,忽然有了一个八十分,甚至九十分的工作机会,那你会不会放弃六十分的工作呢?”

    如此简单的问题,叶宁却是想了很长时间没回答上来。

    “所以说把握机会,不光要靠努力,还得靠运气,但总归少不了努力。”欧阳夏青就这样不躲不避地盯着男人的侧脸,沉默之中,传来她的轻声却字字清晰,似断冰切雪般坚决。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