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夏青脸色细微地一变,回避了康艺的问题,转而道:“康艺,难道你还不准备收场?”

    康艺理所当然地摇头,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刚才于文乘我不备偷袭我,要不然,我也不至于那么狼狈,我这人有个脾气,不喜欢隔夜仇。”

    “康艺,别在这里妨碍那么多人吃饭,你要比划,我们就去下面。”于文豁然起身,神情坚锐地说道,刚才要不是欧阳夏青阻拦,他绝对不会那么轻易收手,他现在的肚子里还憋了一团郁火没处发泄呢。

    “我说了,我暂时打不过你,明知不敌,还要硬拼,你当我傻缺啊。”康艺搔了搔头,戏谑道。

    “没种的家伙。”于文嗤笑一声,不再搭理,再度取过一瓶啤酒,拇指弹开瓶盖,又对口吹了起来。

    假小子与小勇看看欧阳夏青,又看看于文,脸上满是纠结,可他们知道,这儿的事情究竟怎么才算完,轮不到他们做主,好端端的聚餐变成这样,还真是让人心头发堵。

    几名餐厅的服务员阿婆聚在不远处观望,想走过来,却又抹不开步子,其余用餐的学生亦同,既没打算过来凑热闹,也没离开的意思。

    “哎,于兄,差不多就行了。”眼见于文喝下半瓶之后,酒瓶内水位的下降明显减速,叶宁伸手夺过酒瓶,好言劝道,借酒消愁是没错,但选错了地方。

    “叶哥,我没事。”于文上来几分酒劲,脸色涨红,还要争强死撑,叶宁自然不会如他所愿,将酒瓶往桌子下一塞。

    “于兄,你要喝,等会儿陪你喝个够,不过得换个地方。”叶宁说着就站起身来,正要建议走人,便在这时,餐厅入口闯进一名中年男子,凛然有威地略一顾盼,便是径直朝这边而来。

    “于呆子,说你是呆子你还不信,以前我只当你情商低,现在看来你智商更低。”康艺本就有意拖延时间,一见援兵到了,眼神倏然一亮,冷笑道:“我说过,我这人不喜欢隔夜仇,刚才你怎么收拾我的,我就怎么讨回来。”

    于文喝得半醺,脑子没了平日的好使,就在他微微愣神间,那名中年男子已小跑到康艺的面前,沉着眉,略显紧张地将康艺上下打量了一番,问道:“少爷,你有没有吃亏?”

    “谷叔,我之前丢人丢大了,这小子对我下黑手。”康艺指向于文,有了强援,他也不用再掩饰伪装,眼中凝集起一抹森森寒意。

    大学四年,他从来就是众星拱月的存在,何曾如之前那般又丢人又吃亏,由于康家相比于家虽然略微势大,但也不是稳压一头,所以平时遇上于文,他也就动动嘴皮子嘲弄一番,今晚于文一反常态先动了手,那接下来就别怪他不客气了,一报还一报,事后于家兴师问罪都不行。

    谷叔是家族为康艺配的司机兼保镖,后天小成境界,对付一个于文绰绰有余,今天周末,康艺是准备吃完饭带朋友们出去夜生活,这才让谷叔开车来接,要是平时在校,远水还真救不了近火。

    谷叔沿着康艺所指方向望去,目中凶光闪烁,不问缘由,撸起袖子就准备动手,欧阳夏青见状,当即冷喝道:“康艺,你别太过分了,这是在学校里。”

    “欧阳,我说了,咋们井水不犯河水,于文之前怎么让我丢的人,我就怎么讨回来,有仇报仇有怨抱怨,天经地义。”康艺眯了眯眼,直接下令:“谷叔,动手,打断一条腿都没事。”

    这算是把分寸说清楚了,断一条腿是极限,再多会有麻烦。

    谷叔“嗯”了声,一个错步避开欧阳夏青,抡起拳头冲向于文,以他后天小成的境界,自然看得出对方处在后天初期,所以,他一出手就调动了体内的真气,并没打算多余试探。

    于文喝多了没错,但也没喝醉,之前康艺发号施令他就暗暗戒备,此刻,体内真气全速运转,脸上满是凝重之色,他只是刚晋入后天期,境界都没完全稳定,面对如此强敌,确实勉强了些,可又不得不战。

    谷叔的身材敦厚,却异常灵活,转眼间便是冲到了于文身前三米处,正欲做出挥拳之姿,忽然,察觉身后破风声骤起,当下,他便是脚下一收,来了个高难度的转身,凭着直觉一拳轰出,与那只看似柔弱的拳头硬抗在了一起。

    “砰!”一声闷响过后,谷叔晃了晃身子便是稳住,而欧阳夏青则是向后退了三步,虽然步履平缓,不疾不徐,但双方实力对比,高下立见。

    突然从后发动攻势,被对方仓促迎击下逼退了三步,欧阳夏青该是处在后天初期接近顶峰,以她的年纪推算,大四毕业前就可入小成,没有意外的话,三十岁前必入大圆满,甚至一步踏入先天期。

    这个女孩的天赋果然够高,一旦踏入先天期,对武修来说便是经历了一次蜕变,巅峰期也会相应地延长五至十年,也就是说,三十至四十岁之间,依然会是武道境界提升的黄金时段...

    叶宁洞若观火,对自己这个的神秘妹妹的实力有了大致的判定,幸好,上一回交易会上阻止了她逞强,不然,在阿暮一记攻势下,欧阳夏青八成是要受伤。

    “欧阳,这是我和于呆子之间的恩怨,你又不是他什么人,别多管闲事。”康艺见欧阳夏青出手相助于文,他的一张脸沉了下来,因为对欧阳夏青的背景有所了解,所以他不希望和这个女人太过积怨。

    “于文和我同桌吃饭,他是我的朋友。”欧阳夏青清淡道,移动了几步,将身子格挡在了谷叔与于文之间,以此来表明立场,她也知道自己不是谷叔的对手,但她相信,如果康艺真对自己的背景有所了解,那必然会有所顾忌。

    康艺沉吟,眼光微微跳动,显然是内心略有挣扎,好片刻后,他闷哼一声:“既如此,那就得罪了,谷叔,不要伤了这女的。”

    谷叔心领神会地一点头,后撤两步,当即蓄势就要再度发起攻击,就在这当口,一道叹息声悠悠传来:“话我说前头,谁要敢对姑奶奶动手,后果自负。”

    众人闻言都是一愣,顺着声音的源头望去,见到的是如大老爷们般嘴角掉了一根烟,站在那里神态懒散的叶宁,“姑奶奶”的称呼指谁,在场仅有欧阳夏青与假小子明白,前者没来由地俏脸微红,嗔了他一眼,而后者则是嘿嘿直笑。

    在众人注目下,叶宁将烧了半截的香烟掐灭,缓缓起步,越过欧阳夏青,一直来到谷叔面前,淡淡地看着对方:“你一个长辈,对晚辈出手不算,还要对女孩子动手,这里是大学校园,周围那么多人,都是华夏未来的栋梁,你好歹考虑一下影响,竖个正能量的榜样。”

    谷叔感觉这家伙就是特意凑上来挨揍的,体内一丝真气的影子都没有,还大言不惭的说教自己,他不是喜欢废话的人,当下,就伸手去推开叶宁,不想,后者很托大地也是伸出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掌。

    下一刻,谷叔原本阴沉的面色勃然大变,眼中涌出了难以置信的惊骇之光。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