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于文的“坦诚”是叶宁能想到的最佳结果,要是对方刻意回避,未免心胸太狭隘了些,要是表现得毫不在意,又未免太过虚伪,要是将负面情绪写了一脸,那更是小孩子气,只要有点智商的大学生都会明白,自己的出现必然是受了欧阳夏青所托,没有“叶哥”,也有“李哥”“王哥”...

    总之,叶宁对于文的印象还是挺不错的,至于后者心里头究竟怎么想,他又不是对方肚子里的蛔虫,自然不得而知,当然,他也没兴趣去揣摩别人的心思,真要诸多顾忌,他就不会答应出头做这个恶人。

    “我们都是年轻人,怎么能没信心呢,人生当中总有一些遗憾,还得往前看。”叶宁起身,拍了拍于文的肩膀,话只能点到为止,心结需要靠自己解开,别人替代不了,这也是人生成长的一部分。

    于文听懂了意思,微微颔首,面露一丝难言苦味,显然没法潇洒地拿得起放得下,

    接下来的游戏时间,五人组队开赴野图杀伐,战斗与血腥总是能让人感到紧张与刺激,伴随的是时间的悄然流逝,当两个多小时过去,野图中定时刷出的BOSS被歼灭之后,五人才意犹未尽地从虚拟世界回过神来,欧阳夏青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快六点了,就提议去吃晚饭,其余人自然没有异议。

    晚饭的地点选在中海大学B食堂三楼教授餐厅,平时不对学生开放,今天是周五,又是晚上,就全面敞开了。

    教授餐厅的面积不大,总同十多个圆桌,叶宁五人到达的时候,只剩了角落的两个空桌,眼见窗口的一桌正在收拾,他们便决定稍等一会儿,中海大学是全国重点大学,生源来自五湖四海,周末时光,有一半学生依旧留在校内。

    等不多久,桌子空了出来,叶宁五人不分主次地坐了,点菜任务由于文承担,他轻车熟路地一口气报了八九个菜名,又要了几罐饮料与啤酒,饮料是女士用的,啤酒由男士分摊。

    由于在网吧有了一下午的接触,这会儿互相聊天一点也不生分,以叶宁看来,欧阳夏青与于文的关系算得不错,彼此言语间小玩笑时常穿插,也不知究竟是何缘故,女孩任是铁心要将两人间的关系定格在朋友层面,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有缘无份吧。

    功夫不大,菜肴便是如流水阶一般送了上来,椒盐排条,宫保鸡丁,清炒西兰花等,一样样色香味俱全的家常菜,份量十足,让人食指大动。

    都是在校学生,自然没有社会宴请那些个讲究,酒水饮料满上后集体碰了一杯就各自开动起来,席间,欢声笑语不断,贯穿着清脆的碰杯声,气氛十分欢愉。

    “呦,这不是于呆子吗,欧阳校花也在呀。”就在所点的八个菜肴上齐不久,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忽然传来,这声音透着尖酸刻薄,语气中的不友好一览无遗。

    正在讲一冷笑话的小勇住了嘴,叶宁等人也是暂停了吃喝,纷纷转过目光寻找声音的源头。

    只见得一名穿着银色休闲西服的年轻人,一手拉了名美丽女子,迈着八字步走来,在他的身后还簇拥着三男二女。

    “康艺,你嘴巴放干净点,别没事找事。”于文认出了年轻人是谁,当即眉头皱起,一句话冲了回去,能让斯文有礼的于文一个照面就冷言相对,说明两人间不仅相识,还是很不对眼。

    “于呆子,你说谁嘴巴不干净呢...”被称为“康艺”的年轻人闻言,登时板起了脸,快上两步,恶狠狠地瞪着于文。

    于文站起身来,毫不相让地与对方互视,一指对方:“我警告你,别惹我。”

    只言片语间,火药味便是浓了起来。

    “康艺,算了。”那名美丽女子见状,忙掐了掐康艺的手心,小声劝道,她留了头时尚的波浪卷发,颜值比起欧阳夏青都是不差多少,不过化了妆容的缘故,让她看着多了几分社会人的成熟与妩媚,少了几分作为大学生的青涩与纯净,丰满有致的身姿掩在一身玫红色连衣裙之下,就宛如一朵尘世中怒放的火玫瑰。

    康艺扭头冲她一瞪眼,将她的小手随意甩开,眯眼凝视了于文片刻,又扫了扫与于文同桌的几人,忽然放声大笑:“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于呆子,难怪你今天不装斯文了,自己没法单独约会欧阳校花,就只能把阿猫阿狗都叫上,好帮你敲锣打鼓,摇旗呐喊,你省省吧,三年多了连个女人都搞不定,你以为自己是情圣啊,在别人眼里你就是个情痴,呆子,你们老于家就因为有你已经成为一个笑话了。”

    肆无忌惮的笑声,将周围一道道目光给吸引了过来,在这瞩目睽睽之下,康艺非但没有半分收敛,反而笑得前俯后仰,连眼泪都要流出来。

    假小子与小勇都是脸色难看,却没出声相驳,看向康艺的眼神之中说不出的厌恶与愤恨,还有一丝忌畏之色,显然是知道后者的身份,即便被比作阿猫阿狗也只能怒在心头。

    而欧阳夏青则是微微蹙眉,眉眼间有着几许犹豫之色,似乎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至于叶宁压根就左耳进右耳出,他清楚得很,这矛盾爆发其实和自己没关系,疯狗冲你吠几声,你难道还真和疯狗急?

    于文面沉如水地望着康艺发疯似的表演,双手紧紧握拳,由于大力导至身体都轻微地颤动起来,差不多到了爆发的零界点。

    他当然知道,康艺这是故意刺激他,让他当众丢人,只因半年前,于康两家在生意上有过一次意外交集的碰撞,那一次,康家吃了大亏,从那以后,康艺只要在学校遇上自己,就少不了一番言语上冷嘲热讽。

    如果换作平时,以于文的心性还真不会被轻易激怒,可今天却是个例外,因为,就在几个小时之前,欧阳夏青以从未有过的决然在两人间划出了一条不容逾越的红线,三年多痴心不悔的追求,到头来画上了一个带有悲剧色彩的句号,这份心酸与心痛旁人根本无法体会,能够不露痕迹地强颜欢笑到现在,那是他以难以想象的意志力强迫压制着自己,只为不给欧阳夏青留下一个负面的印象,那怕已无关紧要。

    这个康艺,偏偏挑这个时候来揭他的伤口,还在他的伤口上撒盐...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