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见高个男子被一拳打翻在地,那名矮个男子眼中闪过一抹错愕与焦急,当下,身子弹射而出,旋起一个鞭腿朝着叶宁的侧身扫来。

    从他的本意来说,是想为高个男子解危,所以这一记鞭腿的施展有意夸大了幅度与气势,相对应的,速度与力量就无法充分发挥。

    耳边破风声骤紧,叶宁自然意识到了身侧有攻势袭来,可他却没有选择闪避,也没有转而迎击,就见他快上两步来到倒地的高个男子身前,在后者无助与惊骇的目光之中,果决地抬脚猛踩,脚掌落点刚好又是丹田部位...

    “啊!”高个男子一声杀猪般的惨叫,瞬息之间,脸色由白转红,由红转青,在体内撕裂般的疼痛之下,双眼一翻,当场昏迷了过去。

    丹田乃是练武之人聚气的关键所在,一旦严重损伤就可能永远无法复原,当然,更多的是需要经过漫长时间的调养。

    而矮个男子的鞭腿也是叶宁脚掌踏下之后如期而至,狠狠地抽在了叶宁的肋部,让得后者一阵踉跄,调整了四五步才勉强控住了重心。

    “呸。”叶宁摸着那几根隐隐作痛的肋骨,随口吐出一口血液与唾液掺杂的口水,眼神锋利地望着一击得手后没再继续攻击反而脸色阴晴不定的矮个男子,嘴角挂了一丝冷酷的笑意。

    后者分明是被他的“狠”给震住了以伤换伤,也要给重伤的对手雪上加霜。

    不远处,观战的萧建豪已是面沉如水,手里的橘子被他捏得汁水四溅,眼中喷涌的怒火之中,夹杂着一丝难掩的惶恐之色,愤恨的是,那名高个男子是萧氏的三名后天期高手之一,眼下很可能受了难愈的重伤,这对于萧氏来说是生生割肉,最实际的,每年将减少五次以上的异地大单采购,相当于超过两千万的纯利损失,而惶恐的是,叶宁的狠辣远远超出了他的预计,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家伙,简直就是头披着羊皮的狼,不,还不是一般的狼,是头不把猎物置于死地不罢休的恶狼。

    黄志德与葛幽然的状态比萧建豪好不到哪里去,前者眉头深皱,不时看看玻璃幕门的方向,似是在打开溜的注意,后者则是脸色变幻莫测,心中应该是处在某种天人交战之中。

    而秋若雨也没有因为叶宁解决了一个对手而放松下来,眼中沉积起浓浓的隐忧,这份隐忧的来源,是叶宁吐出了一口血水,很可能受了不轻的内伤。

    当然,如果让她知道,叶宁的那口血水是他故意咬破内唇所至,不知会如何感想?

    此时,矮个男子心志已经动摇了,高个男子的榜样就放在面前,叶宁在自己的一击之下,似乎也没有大碍,以他的自我判断,一对一单挑,自己绝非叶宁的对手,即便最乐观的估计,也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而就在他略略的犹豫之间,叶宁却是动了,身影一记前冲,毫无花哨地提拳袭来,矮个男子忙做出应变,摆出格挡架势的同时,脚步向后退去,对于一名武修来说,在对战过程中一旦丧失了强烈的取胜欲望,十有八九会迅速陷入被动防守,而对手如果抓住这一时机,全力猛攻的话,多半能就此奠定胜局。

    而事实也是如这般发展,叶宁以一连串凌厉的连击拳,将矮个男子逼得尽落下风,眼看后者就要招架不住,葛幽然终是再难矜持,刷地起身,面色绷白地大声道:“叶公子,手下留情!”

    这名矮个男子是保健堂三大后天期高手当中实力居中的一位,要是他也落得和高个男子同样的下场,对葛家来说将是一巨大损失,不光每年的纯利少了一块,还会大幅拉低在业内的竞争力。

    每一名后天期高手,对市级商家来说都是十分宝贵的财富。

    本以为美女开口相求,叶宁再如何心狠手辣也会略微放水,不光旁观的萧建豪等人这么认为,就连作为当事人的矮个男子也是这么想的,可能就是心头的这么一松懈,一个大破绽就此露了出来,敞开的胸膛之上,被一只生猛的拳头重重砸落...

    矮个男子扬天倒下之时,眼中满是惊惧,不甘,以及难以置信,他做梦都不会想到,叶宁会下手这么狠,那一拳的力量仿佛要洞穿他的身体,数根内骨在顷刻间便是无法承受地断裂,至于会导至多重的内伤,那只有等他昏迷醒来后再详细判断了。

    “噗通!”后背撞击地面之时宛如一声心跳,所有人的心脏也是随之猛地跳动了一下。

    万籁俱寂。

    收了攻势的叶宁静静伫立,目光微垂地俯望着矮个男子在挣扎了几下后没了动静,他的眼中一片漠然,丝毫没有怜悯之意,武修的世界本就是残酷的,他相信,如果易地而处,他的下场不会比对方二人好上多少。

    黄志德的指令非常清楚,只要不死就行,相信这也是萧,葛两家的心声。

    沉默持续了许久,叶宁转过身时已换了一张和煦的笑脸,笑容之中带了几分抱歉,反手抹了抹嘴角的一丝血迹,向葛幽然展示道:“葛小姐,你看我也受伤了的,那个,不好意思啊。”

    葛幽然十指相握,由于力大多处过节发白,却是笑着摇摇头:“拳脚无眼,怎么能怪叶公子呢。”

    “理解就好。”叶宁简单一点头,目光一转找上了黄志德:“黄总,你怎么说?”

    黄志德表情苦涩难言,心中暗骂“晦气”,挤出一抹诎笑:“是我黄某人眼拙了。”

    “那我们之间的过节?”

    “过去了,我黄某人以后绝对不会再提。”

    黄志德现在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两个后天期小成联手,结果比划还不到半分钟就都人事不省地躺在地上,心惊肉跳之余不免还有些庆幸,那晚自己儿子亏得闹了车祸,不然真如原计划找叶宁麻烦,随行的保安经理百分百是要栽了,那是鑫迪娱乐镇场的两个后天期高手之一,才后天初期,在叶宁手里,怕是连一回合都撑不下来。

    此刻,黄志德心里已经有了决断,只要过了眼下关节,日后不管什么理由,什么的人面子,他也绝对不出面招惹这个“瘟神”,他一个身价过亿的大老板丢人也就算了,关键是不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啊。

    叶宁不置可否,伸手向黄志德招了招:”黄总,不介意我和你私下聊几句吧。”

    “这...”黄志德面色难为,脚下就如同沾了胶水一般。

    “你放心,就几句话,聊完了我们的恩怨就此了结。”叶宁再度一招手,自顾向一僻静处走去,黄志德犹豫再三,还是艰难地迈开了步子,想着上一回叶宁请他吃毒药的场景,又见识了之前叶宁下手的狠辣,他实在是不敢太多挑战对方的耐心。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