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总,现在是下班时间,我和姓‘叶’的私人过节,你应该不会过问吧。”刚一上来,黄志德气势汹汹,仿佛不消废话就要对叶宁下手,可这会儿,与秋若雨一轮言辞交锋之后,反倒显得不怎么着急了,挠着稀松的头皮,微微皱眉,似有些伤脑筋。

    秋若雨看看他身后两人:“黄总,他们是你的手下?”

    黄志德很诚实地摇头道:“是我从萧氏,保健堂临时雇来的,吃过一次亏就得长教训不是。”说着,泛着恶趣味的眼神自叶宁身上划过,显然,他已经知晓叶宁是个不容易对付的后天期高手,今夜前来,是做了充分的准备。

    秋若雨扭头望向萧建豪与葛幽然,后者二人也正举目望向她。

    葛幽然剥着一颗水晶葡萄,脸上露出爱莫能助的笑容:“黄总和葛家有些交情,他提出临时借人,又肯付相应的报酬,葛家没理由拒绝,只要不是插手业内的纠纷,葛家也不便过问。”一句话认账下来,既将葛家撇清,又将黄志德与叶宁的过节排除在业内纷争之外。

    萧建豪点点头,默认了这一观点。

    “黄总既然找的人是我,秋总,要不...”

    刚一得到确认,就见叶宁蠢蠢欲动,试要很男子气概地挺身而出,秋若雨不由瞪了他一眼:“你忘了我让你牢记什么?

    叶宁努努嘴,终究没有反驳,抬起的脚掌又落回了原地,他当然记得秋若雨的关照,今晚自己只是列席旁听,千万不可冲动,好吧,那就看看形势发展再说。

    略作沉吟,秋若雨冲黄志德说道:“黄总,过节不是只有一种解决方式。”

    黄志德当然明白这话中之意,捏着下巴苦想了片刻,勉为其难地道:”既然是秋总开口了,这个面子必须给,我之前就说了,商业上的事各有各的理,鑫迪娱乐支付两千三百万给华远并非我主观情愿,只要能拿回一半,我个人不损失,那一切都好说。”

    黄志德既是鑫迪娱乐的总裁,也是第一大股东,占有五成多一点的股份,两千三百万当中,等于有一半是他自讨腰包。

    秋若雨秀眉紧蹙,俏脸之上涌起一丝怒气,对方简直是狮子大开口。

    “黄叔,你这胃口也太大了点吧。”葛幽然酥柔的叹息声忽然插了进来。

    黄志德斜睥了她一眼,皮笑肉不笑地道:“葛丫头,两千三百万不是小数目,黄叔我可是掉了一大块肉,我只要求拿回一千万,很过分吗。”

    葛幽然盈盈笑道:“我就想说句公道话,鑫迪娱乐和华远之间再有纠纷,工程完工,合同尾款总不能一分不付吧。”

    黄志德不以为然地哼了声:“葛丫头,那你说怎样才合适?“

    “五百万,我只是给个建议。”

    黄志德沉默了好一会儿,又是叹气又是摇头,似是吃了天大的亏一般,:“你们啊,就会业内人欺负业外人,五百万就五百万吧,再少就免谈了。”

    秋若雨冷眼看着黄志德与葛幽然的一唱一和,心中冷笑不已,从表面看,葛幽然是好心好意帮着压低条件,其实呢,不过是一场红白脸配合的戏份罢了。

    黄志德漫天开价,葛幽然帮衬着砍价,几个回合下来,黄志德似是被说服,很不情愿地大度让利,这议价后的结果,变相地就成了公认的结果,当事人如果再有异议,那就是不知好歹。

    有些把戏看破了,却没法点破,即便点破了,对方也不会承认,只会闹得面红耳赤,于是,秋若雨思忖了片刻,就给出一个她的心理底价:“黄总,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我个人出一百万,就当是给你那两个手下的医疗费,叶宁和你的私人过节,就此一笔勾销。”

    黄志德伸出一根指头,面容夸张:“一百万,秋总,你是和我开玩笑,还是消遣我?”

    秋若雨神情坚冷:“黄总,你觉得我在开玩笑吗?一百万大家都有个台阶下,要是不懂见好就收,那我现在就打个电话给陆龙灏陆会长,看陆会长会是个什么态度。”

    这话一出,不光是黄志德脸色一变,就连看似置身事外的萧建豪与葛幽然都是为之动容,今晚之事是他们几方精心做局,自认在场的秋若雨与叶宁无力化解,可如果惊动了陆会长,说不准还真会生出变数。

    为了陆家公子的身子康复,陆会长保叶宁的决心是难以估测的,在没有绝对利益的冲突下,中海市商界没人会愿意彻底得罪陆家。

    “黄总,我不妨再说得明白一些,本周末,叶宁要为陆会长的儿子治疗,他要有个意外,说不定等不到明天,陆会长就会亲自来找你。”秋若雨见黄志德犹豫不定,有了松动的迹象,就又补上一句,并且从兜里掏出手机,这一系列举动,都是为了给后者施压。

    萧建豪与葛幽然交换了一下眼神,都是从彼此的眼中见到了忧色,因为,黄志德在秋若雨的连番威胁之下,明显有了动摇之意,可这个时候,他们两个又不好声援,只能心里干着火。

    一旦黄志德妥协,今晚的筹划将全面流产。

    “好吧,我就给秋总一个面子,给陆会长一个面子。”权衡许久,黄志德神情不甘地盯了叶宁一眼:“小子,你运气不错,我们的前账算清了,不过,等我明天找到特斯拉车主查明情况,如果我儿子出车祸和你有关的话,哼,那就谁的面子都不好使了。”

    黄志德的服软让得萧建豪与葛幽然心头一阵失落,前者终究没能顶住陆家的压力,这也宣告了今晚布局失败。

    秋若雨暗松了口气,就道:”黄总,你给我个账号,钱明天下午五点之前会打到你账上。”

    黄志德心头正憋屈呢,一听这话,连连摇头:“秋总,上一回我可以给你们华远写了欠条的,还用了一家夜总会做抵押,要不今晚你也给我一个,一百万,抵押就不用了。”

    黄志德这是故意刁难,好稍稍出一口胸中闷气。

    秋若雨并不计较,当即便从公文包里取出纸笔,“刷刷刷”一百多字,一张欠条完成,正要递给黄志德,不想被一只快手从斜刺里伸出给一把夺了过去。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