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建豪,葛幽然二人脸色都是变得有些阴郁,他们知道秋若雨所言句句属实,但有些实话是不该,也不能这样赤果果地坦明的,带着虚伪的面具固然让人不耻,但总比面对下头那张丑恶的面孔要强上许多。

    秋若雨作为商界中人,不可能不明白这个道理,可她却任性地扯下了那层面具,这只能说明一点,这位华远的掌门人已经做好了与萧,葛两家彻底撕破脸的准备。

    “华远损害的可不光是萧氏和保健堂的利益,还有四大批发商,难道,现在华远已经狂妄地认为,能以一己之力面对业内第一二梯队的联手制约了吗?”稍顷,葛幽然冷冷一笑,声音依然酥柔动人,却是带了咄咄逼人之势。

    秋若雨从容道:“萧氏和保健堂分别招揽了三名后天期高手,异地采购的比重占了七成以上,每年从四大批发商那里采购的药材数量还不足华远的三分之一,就算是现在,华远多了一名后天期高手,每年从四大批发商手里的采购数量依然不会比你们两家的总和差多少,你们觉得,四大批发商会受你们的蛊惑,宁愿损失可观的利润也要陪着你们抵制华远?”

    葛幽然被噎了一道,哼哼两声,随即甩了萧建豪一眼:“萧总,你怎么个意思?”

    萧建豪神色晦暗难明,不知脑海中在想些什么,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沉声道:“若雨,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也就不饶弯子,我提出一个建议,希望你慎重考虑,华远拥有海外渠道,每年的利润已经相当可观,没必要过分追求市场占有率,我们也不要求华远就此退出,只要把份额压缩到百分之二十以下即可,蛋糕的尺寸是死的,华远的胃口也别太大了。”

    “这一年多时间,华远前后砸了不下四亿才换来四分之一的市场占有率,眼看就要迎来收获,却是要无条件地退让,将利益果实拱手相送...”秋若雨低头看着水杯中自己的倒影,平缓的语气仿佛是在喃喃自语,语顿,她清眸微抬,分别向萧建豪与葛幽然投去一眼:“二位,今晚就到这儿吧,我先告辞了。”

    强势不需要蓬勃的情绪渲染,不需要激烈的言辞作为利剑,平和淡然,同样能振聋发聩。

    秋若雨看清了萧,葛两方的用心,真正的话事人不露面,两个小辈对自己轮番刁难,就算过火了,说起来也不至于没有回转的余地,倒是好算计...

    她秋若雨可没功夫奉陪。

    萧建豪脸色骤然一沉,他当然不会幼稚地以为秋若雨会一口应下这种不平等条约,可后者连一句拒绝都欠奉便要甩手走人,这在他看来,无疑是一种极端的轻视表现,轻视萧,葛两家的联合,轻视萧家,轻视他萧建豪。

    三年之前,华远正处于危机之中,萧建豪便对刚回国不久的秋若雨发起过追求,当时的他俨然是一种上位者心态,却被这个女人冷漠地拒绝,之后,他对秋若雨依然心心念念,可随着华远逐步恢复元气,并跨界涉足药材业与萧氏形成分庭抗礼之势,后者的身份地位水涨船高,他那份上位者的优越感也是再难保留,前不久,本以为林萧两家终于达成默契,他也能如愿以偿地抱得美人归,不想这个女人的拒绝竟益发冷漠,在那冷漠之中还多出了几分厌恶之意,今晚,眼下,秋若雨蔑然的姿态,清冷的眼神,平淡之中霸气外泄,这让萧建豪第一次生出了一种卑微感,虽然他绝对不会承认,但那种感觉却是无比真切。

    短短三年光阴,被自己垂涎的女人始终如一地拒绝着,从俯视到平视再到仰望,从一个上位者变成了下位者,这对一个男人的自尊心是何等残酷的践踏?尤其是如萧建豪这般,生在大富之家,长在优越环境中,被整个家族寄予厚望的贵少爷...

    眼见秋若雨略作整理就徐徐起身,萧建豪掩在桌下的双掌紧紧攥拳,一片留长的指甲刺进了肉里,正欲出声喝止,便在这时,躺在桌上的手机震响了起来,他取过扫了一眼,眼神倏然一亮,脸上的阴沉变脸似的消散无踪,接起后,和气地道了声:“林伯伯...在,好的,好的...”

    与那头简单对了几句,萧建豪便是捂住了通话口,冲秋若雨道:“若雨,林伯伯的电话。”

    秋若雨没有从新坐下,向萧建豪伸出手掌,后者却并未递上手机,瞥了眼叶宁:“麻烦你回避一下。”

    “不用。”不待叶宁反应,秋若雨就代为回绝。

    萧建豪略略犹豫之后,点了点头,直接将手机放在桌上,同时打开免提...

    “爸,你找我为什么不打我的手机?”

    “小雨,我和你萧叔叔,葛伯伯在一起,我们三个商量了一下,基本达成了共识,就目前中海市药材业的状况,华远,萧氏,保健堂三方加一起占了将近百分之八十的市场份额,再过度竞争下去,只会是互相蚕食,对哪一方都没有好处,所以,三方都应该理智一些,别把目光局限于中海市这块蛋糕。”

    “现在有个大体的想法,今后,华远与萧氏全面合作,华远的重心放在周边几市的拓展,另外,华远与萧氏合资成立一家新的公司,目前华远在中海市占有的市场份额逐步过渡给这家新公司,新公司的总裁由我出任,华远,萧氏各派一名副总裁协助,至于保健堂,在现有的市场份额之上,华远与萧氏各让出百分之五,这样一来,三方谁也不吃亏,蛋糕只会越做越大...”

    听得电话里林海沧犹如传来喜讯般激情的嗓音,秋若雨的俏脸却在悄然间凝起了一抹寒霜,待终于告一段落,她清冷地问道:“爸,你所谓的华远与萧氏全面合作,具体指什么?”

    林海沧沉默了几秒,才道:“我和你萧叔叔一致赞同你和建豪走到一块,未来华远与萧氏资源互补,华远要想做大,没有强有力的帮衬是不行的,小雨你放心,你手持的华远股份不会少一分,华远的总裁依然是你,这对林萧两家来说乃是双赢。”

    秋若雨默默听完,沉吟了一下,忽然偏头,凝视着叶宁那对眼睛,露出一个凄艳的笑容:“现在你该明白了吧,我的一纸婚姻能够给多少人带来利益。”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