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雨,我们葛家有心想和华远在海外渠道上进行合作,起始三年内三七分成,葛家只拿三成利润,你看怎样?”葛幽然眼眸微眨,嫣然笑道。

    秋若雨尚未应答,萧建豪便是猛翻白眼,华远的海外渠道乃是独有,无条件地与你们葛家分享,也亏的葛幽然开得了口,这是合作吗?这分明是抢。

    “幽然,说说你能给的条件。”

    “海外渠道的所有药材采购,我们葛家可以一力承担,交易额一亿以内,按照异地采购价,超过一亿部分,一半按异地采购价,一半按批发价,当然,因为是利润三七分成,采购成本华远要承担七成。”

    见葛幽然只开出了这么一个毫无含金量的条件后便没了下文,秋若雨沉默了下来,心头隐隐动了怒意,这哪有半点合作的诚意,就华远目前两名后天期高手坐镇,完全有能力自行办到,葛家是打算白分海外渠道的三成利润。

    “行了,幽然,玩笑别开过头了。”萧建豪及时打破了这冷场的尴尬。

    葛幽然对他的喝止不以为然,却也没说什么,捏起面前的一支高脚杯,杯中盛了小半杯香槟,正要送到嘴边饮用,妙目一瞥蒙头吃着水果的叶宁,当下,那支高脚杯便改道举到了后者面前:“叶公子,来,我们干一杯,说不定以后,我们会有很多合作的机会。”

    叶宁抬眼看看她那张魅惑的笑脸,倒是没有拒绝,举杯与对方碰了下,将杯中酒一应而尽。

    秋若雨目睹这一幕,俏脸微冷,她对葛幽然多少有些了解,这是个又现实又有手段的女人,刚才看似提了个无理取闹的合作建议,内里其实是在暗示,除非华远大度让利,不然,葛家与华远不存在合作的基础,而眼下又主动招惹叶宁的行为,则是对自己的一种挑衅,甚至可以视作在告诫自己,她葛幽然有办法翘华远的墙角,将这个后天期高手拉进葛家阵营。

    “我觉得如果大家没有诚意的话,今晚的会晤就没有必要继续下去了。”稍顷,秋若雨直白地说道。

    今晚应约赴会,她是做好了不欢而散的心里准备,看透了萧家狼子野心的她唯一的盼头,是希望能与葛家达成一定的默契,避免接下来双方可能的竞争冲突,可葛幽然的态度,让她失去了最后那点争取之心。

    “若雨,刚才幽然只是开个玩笑,其实,海外渠道是华远独有的优势,不管是萧家,还是葛家,一时半会儿都开不出适合的合作条件。”萧建豪忙出面打个圆场。

    “今晚是你们两家联名提出的会晤,我既然来了就表示愿意大家坐下谈一谈,你们不用抱着试探我底线的念头,免得浪费大家的时候。”秋若雨语气生硬。

    萧建豪面色微沉,认真想了想后,点头道:“好吧,那我就明说,华远的一些操守有违药材业的默认规则,第一,国内还没有任何一个市级商家是上市公司,华远开这一先河,严重损害了业内同行的利益,第二,过去一年多时间,华远为了扩大市场占有率,不惜将利润压至市场平均标准以下,这直接导至了整个行业的利润下降,这是所有业内同行都不愿看到的,第三,能建立海外渠道,本无可厚非,但华远一直掩藏这部分的真实数据,连药材协会都无法有效监控,其中有没有违规超阶销售,我相信所有业内同行心里都存在疑问。”

    一缕冷笑闪过嘴角,秋若雨算是领教了对方的无耻,指责华远有违行规的三点,连牵强附会都称不上,简直就是莫须有。

    “幽兰,你也是一样的看法?”秋若雨不忙回应,先问葛幽然,后者理所当然地点头,让她看清了一个现实,萧,葛两家已经从两条斗了多年的恶狗,转而变成了临时联盟。

    这就很好嘛,说明华远拥有了让对手为之忌惮的竞争力。

    眼角余光瞄了瞄埋头苦吃的叶宁,秋若雨心知肚明,这份竞争力的来源就是身边这个男人,是他要回了一笔两千三百万的死账,避免了华远的资金链断裂,得到了宝贵的喘息之机;是他与陆家做了交易,让一亿银行贷款得以顺利下放,让华远彻底走出了资金流匮乏的困境;是他的加盟,让华远拥有了两名后天期高手坐镇,从而自根本上改变了华远采购成本居高不下的现实。

    渠道优势,资金充裕,成本降低,上市在即,华远已度过了最难熬的时光,走在了一条康庄大道上,这让萧,葛两家再也坐不住了。

    一抹感激之情自秋若雨的心头荡漾开来,虽然她至今依然认为,叶宁所为是对自己存有某种想法,而那恰恰是她无法接受的,但不可否认的是,叶宁的出现,确实给华远带来了巨大福音。

    “第一,业内市级商家没有上市的先列,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百分之八十以上位于市级第一梯队的商家,都是背靠了某个省级商家,每年的利润之中有一定比例需要上缴,而这部分是不能对外公布的,自然就不符合上市条件,业内从来就没有对任何商家有过上市限制,哪怕是最底层的零售商,只要符合上市资格,依然可以申请上市。”

    “第二,华远过去一年多之所以利润低于业内平均水准,那是因为华远尚不具备每年多次异地大单采购的条件,大量依赖批发商进货,成本要高出差不多两成左右,华远的任何一家直营店,以及海外渠道的供给价,都不会比市场标准零售价低一分钱,这方面,如果华远存在违规行为的话,药材协会也不会缄默到今天了。”

    “至于对华远海外渠道的质疑,如果华远存在超阶大量销售的行为,省级商家早就上门来兴师问罪了,说句不好听的,这不是市级商家有资格过问的事情。”

    思路清晰地将三点指责一一驳斥之后,秋若雨嘴角微掀起一道嘲讽的弧度:“既然一些实话你们不愿说出来,那就由我代劳吧,华远的壮大对中海市业内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商家不会带来点丁的利益伤害,而真正有着重大利益得失的,就只有萧家主掌的萧氏与葛家主掌的保健堂。”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