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七点,天色还没完全暗透。

    中海市近郊的一处私人会所,叶宁神情平静地站在大门口等候,如果仔细看得话就会发现,他的眼中还残留着一丝欣喜,一下午躲在乔雅宾馆的套间里,经过近六小时的努力,完成了第二阶段首次调养的他,体内第一道封撕开了大半,他的实力境界恢复到了后天期小成顶峰,如此,他有着十足的把握,再经过一次调养撕开整道封印,将毫无悬念地更进一个小层次,甚至还有希望触碰到大圆满,这和他完成第一阶段调养时的最乐观估计相仿。

    不过,下一次调养的药材虽已齐备,但之前,他必须花费一些时间稳固境界,差不多要等到十天以后。

    一辆银色奔驰驶来,停下了会所前方一个空车位上,驾驶车门打开,下来一个风姿卓越的丽人...今晚的秋若雨从上到下全黑的职业装扮,将她欺霜赛雪的肌肤衬托的尤为白皙,一头青丝扎成一束落在脑后,容颜略施粉黛,即便是用放大镜都是难寻丝毫瑕疵,配上那股高冷端庄的气质,让她整个人释放出一股难以言说的非凡魅力,美得让人心惊动魄。

    “秋总,要不是知道今晚是商业会晤,我都怀疑,你是来和哪个心仪的男人约会呢。”叶宁快步迎上,很自觉地接过秋若雨手里的公文包,目光在后者身上扫动几眼,眼中流露出一抹惊艳与赞叹。

    “我不喜欢开这种玩笑。”秋若雨冷冷地扫了他一眼,近乎冷漠地甩下一句,便是径直向会所内走去。

    叶宁干笑一声,默默跟在女人后头。

    三方会晤的场地定在会所的后花园,秋高气爽的室外空气格外清新,二十度左右的气温正是刚好,周围一圈灯光照明,将花园内的美景如白昼般呈现了出来,更多了几分夜幕下的幽静与惬意。

    在一名服务生的引导下,秋若雨二人穿过玻璃幕门步入花园,只见得一张欧式圆桌摆放在草坪中央,上面堆放了些果盘饮料等,圆桌旁,除了正托着一杯红酒浅尝轻抿的萧建豪之外,与他隔了两个身位还有一名红色裙袍的美丽女人,不到三十的年纪,长了一张成熟妩媚的瓜子脸蛋,一瞥一笑间,风情无限,这个女人,正是葛家家主葛成松的女儿,葛幽然。

    秋若雨微微蹙起了秀美,今晚的会晤是由萧,葛两家联名发起的,她作为华远的总裁亲临,摆出了足够重视的态度,可萧,葛两家却派来了两位晚辈,这是不懂规矩呢,还是故意托大?

    商业会晤,对等原则乃是根本,与年龄无关,取决于身份地位,无论是萧建豪,还是葛幽然,都不够资格代表两方当家做主。

    “若雨,我们可是到了快半小时,就等你呢。”萧建豪徐徐起身,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颇具绅士风度地冲秋若雨挥手示意,看向后者的眼神当中,一丝垂涎之色隐藏得很深,至于叶宁,则是被他如同空气般忽略了。

    而葛幽然却是与他刚好相反,只是象征性地对秋若雨问候一声,随后便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叶宁,巧笑焉熙的俏脸之上,一双狭长的剪水眸子弯成两道月牙,檀口轻启,传出一道酥柔娇腻嗓音:“这位帅哥应该是就是叶少吧。”

    叶宁瞟了眼对方那张妩媚天成的脸颊,又隐晦地扫了扫那紧致裙装下曲线毕露的丰满身段,心头也是不免微波荡漾,如果把秋若雨比作一朵傲然凌尘的雪莲花,那葛幽然就如同一朵尘世中风情万种的牡丹,两女气质截然不同,却是同样对男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我叫叶宁,叶少这个称呼不敢当。”

    “原来是叶公子,坐啊。”葛幽然笑吟吟地发出了邀请,一声“叶公子”让叶宁好不尴尬,略微犹豫,就依言坐下,刚好处在秋若雨与葛幽然之间。

    落座后,叶宁稍作观察便发现,这张圆桌并没有准备第五个座位,也就是说,自己或者说方澜会陪同秋若雨前来,早在对方的安排意料之中。

    “萧总,幽然,今晚的会晤,你们两家派你们作全权代表?”不及寒暄,秋若雨就开门见山地问道,对两人不同的称呼并非针对个人,而是代表了她对萧,葛两家略微不同的态度。

    萧建豪点头道:“今晚我父亲和葛伯伯约了林伯伯一起谈点事,就让我和幽然代为出面,我们年纪都差不多,沟通起来代沟也会少一些。”

    葛幽然微笑点头,算是默认。

    秋若雨闻言,双眸酥眯了一下,她知道今晚会无好会,也大抵猜到了萧,葛两家的心思,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也掺和进来的,看来不管自己如何明确表态,还就是没法让一些人死心。

    “那我们抓紧开始吧。”秋若雨喝了口苏打水,淡淡地道。

    对于秋若雨不喜拖泥带水的风格,萧建豪与葛幽然应该是早便了解,并没有表现出多么意外,互相交换了下眼神之后,就见萧建豪拿出一份资料摊在桌面,依本说道:“在去年的这个时候,中海市药材业百分之七十的零售份额由萧,葛两家占据,当时华远才入行四个多月,顶多不超过百分之五的份额,而一年后的今天,萧,葛两家的份额下降到百分五十五,而华远则上升到了百分之二十五左右,我们三方已是不相伯仲,如果按目前的形势发展下去,再过一年,不,说不定只需要半年时间,等华远上市之后,市场占有率就会飙升到百分之四十以上,超过萧,葛两家的总和...”

    一番过去,现在,未来的详细分析过后,萧建豪脸上的笑容已经化作了凝重之色,而葛幽然也是收敛的动人笑容,眉眼间透出一抹深以为意的隐忧,显然,华远未来的巨大潜力,让得萧,葛两家感到了如山般的压力。

    秋若雨目无表情地看了两人一眼,稍稍沉默,并无反驳,而是道:“未来市场发展我不想发表意见,我只能说,就眼下,你们两家有什么想法,或者说建议,不妨摊开来说,商业上,能合作共赢,没有人会愿意互相竞争。”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