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那天交易会上你挑战阿暮的勇气到哪儿去了?我真没想到,你会是个一点责任担当都没有的人。”方澜忍不住斥道,看着叶宁的眼神流露出鄙夷之色。

    叶宁搞特殊化,她无非是嘴上严厉,却不会当真计较,但前者是个懦夫,这让她打心底里瞧不上。

    “方队长,你只是说个建议,你没必要那么极端地给我定性吧,至于今晚的三方会晤,我赔秋总同去就是。”叶宁已经从两女的脸上看到了某种信号,可他不想辩解,陆会长的提醒,加上昨晚住处的遭遇,让他充分意识到一些人已经按耐不住,而且,他并不认为那些人会规规矩矩等到下周才真正亮剑,陆会长的一个薄面与取得实际利益相比,显然还不具有足够分量。

    今晚的三方会晤,方澜宁肯放手异地大单采购也要陪同秋若雨前往,这足以说明,今晚不会是一次轻松友好的商业会面,既如此,在叶宁看来,他才是当仁不让的最佳陪同人选。

    “你...”方澜耻笑一声:“你是不是以为自己是个后天期,人家就真把你放眼里了,我可告诉你,萧氏,葛家都有后天大成的高手坐镇,就你这种被人一挑就上山的榆木脑袋,人家把你当场废了,你都没地方喊冤去。”

    方澜所言或许有些偏激,可也没太过夸大,就如同那天交易会现场,如果叶宁被阿暮一招打成重伤,还真不会有人替他鸣不平,武修间的约斗,只要不出人命,事后警方最多调解个汤药费了事。

    “想从我身上拆零件下来,也得有那个本事。”叶宁没兴趣做无谓的舌辩,转而询问秋若雨:“秋总,你难道觉得我连给你当保镖的资格都没有?”

    秋若雨心思要比方澜细腻不少,就说道:“方澜不是充当我的保镖,她亮相是代表了华远保安部门的水准,而且,今晚的会晤不会太平和,这方面,方澜有性别优势,你的性格比较冲动,不合适。”

    叶宁不置可否,耸耸肩:”我可不会蠢到用鸡蛋去撞石头,秋总,你对我有点信心行不行?”嘴上这般说,心里还嘀咕了一句:”你无极哥哥我小时候没少和人打架,那会儿你不老呆一旁给我加油助威。”

    秋若雨心中一阵无力,她不想以上级的身份强行命令叶宁,可委婉地表达,这家伙怎么就那么不开窍呢?

    叶宁又向方澜求助:“方队长,两千万的药材,这份责任太大,我不是想推脱,可也得实事求是地审视自身的能力。”

    方澜冷脸道:“借口。”

    叶宁见左右说不通也是倍感头疼,,稍稍犹豫了一下,就有些不情愿地从兜里翻出一袋刚配好的混合药材:“这些是我一上午跑了四家药材铺才买齐的,昨晚给陆展鹏治疗,我有点消耗过度,得调养几天才能完全恢复。”

    这话一出,秋若雨与方澜都是微现惊容,稍顷,方澜从叶宁手里取过袋子,对内里的几味药材略作检阅,又将信将疑地看看叶宁,这才哼声道:“你为什么不早说。”

    叶宁无辜地摊了摊手:“方队长,我一个大男人,一点小毛小病就挂嘴上不合适吧。”

    方澜没再抓住不放,他脾气爆,却不是不讲理,叶宁身体状况不佳,还是变相的工伤,再强制要求他负责这趟任务,确是勉为其难了一些。

    沉默了一下,她向秋若雨建议道:“秋总,要不,这次还是由我亲自带队负责押运,反正就算今晚谈崩了,也不可能当场撕破脸,交易会上叶宁已经露过面,我和他谁赔你一同过去,份量都差不多。”

    “行吧,那你赶紧去准备准备。”秋若雨轻轻点头,而后看了叶宁一眼:“叶宁,你留一留,我和你说一下今晚的一些注意点。”

    方澜离开后,办公室内剩下了两人,叶宁的状态不自觉地放松下来,翘起二郎腿,又是伸懒腰,又是打哈欠。

    秋若雨将男人的不雅举止看在眼里,轻轻蹙眉:“叶宁,你昨晚没有休息好?”

    她这一问的本意只是略作提示,希望对方能注意自己的举止,并不是求一个答案,可叶宁却是很实在地点头道:“是啊,昨晚在网吧熬了个通宵。”

    秋若雨黛眉蹙得更深:“你不是说你给陆展鹏治疗,自己有点消耗过度?”

    叶宁从她的神情当中看到了几分不满,不用想也知道,这是在怀疑自己所言的真实性,消耗过度还要通宵上网,除非自制力极差,正常人没理由那么干。

    想了想后,叶宁说道:“我的住处被人恶意洗劫了,银行卡里剩了一百多块,只够在网吧混一夜,今天一早还是问朋友借了一万块,才买得这些药材。”

    说着,他从手机里翻出几张照片,递给秋若雨看,这些照片是他在住处现场拍摄的。

    秋若雨花了三分钟时间,将手机里头的十多张照片浏览了一遍,俏脸之上,竟然是涌起了一股怒色,这还是叶宁第一次见到这个极为冷静的女人,如此直白地流露负面情绪。

    叶宁坦明这些,主要目的是不想让秋若雨对自己产生不必要的信任危机,另外,以秋若雨的智商,定然能猜到自己被报复的背后原因,如此一来,日后多少会默认自己在公司内搞一些特殊化,至于解决麻烦,他可没指望秋若雨为自己出头...

    只见他随意地一挥手,语气轻飘:“就是些藏头露尾的鼠辈,干的也是下三滥的事情,他们越是这样,就说明越是心虚,没必要放在心上。”

    秋若雨未做出评价,默默将手机还给叶宁:“你自己当心点,损失了多少,报个数字给我,另外,从新找住的地方不用太仓促,公司有值班休息室,最近的话,你可以考虑住公司。”

    “再说吧。”叶宁含糊过去,看看墙上挂钟显示已十一点半钟,他盘算了一下,从煮药到完成第二阶段首次调养,少说得五六个小时,他觉得今晚的会晤不会太和谐,自己有必要尽可能地做好足准备,于是道:“秋总,我已经差不多三十个小时没合眼,下午我想请假去朋友家补一觉,今晚的地址是哪里,要不,我直接到地点和你碰头。”

    秋若雨通情达理地准了,略微沉吟之后,慎重道:“其他的就不多说了,我只提醒你牢记一点,今晚上,你只要列席旁听就行,如果谈判过程中有激烈的言语冲突,或有人说些难听的话故意激你,你就当一概没听见,千万别冲动。”

    叶宁深深地看了秋若雨一眼,点了点头:“我有数。”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