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龙灏斟酌着言词说道:“叶小兄弟,请容我先冒昧地问一声,你只是简单的受聘于华远赚一份薪酬,还是有自身的利益纠葛其中?”

    叶宁疑道:“有区别吗?”

    陆龙灏微微颔首:“如果只是雇佣关系,说白了,你就是打一份工,尽可能地干好本职工作,对得起华远付给你的那份薪酬即可,如果是你自身利益与华远有着牵扯,那华远发展得好与坏将会和你休戚相关,比如这一次,你提出让陆家给华远做银行担保一事,可不在安保人员的职责范围之内。”

    叶宁一时间搞不清对方所言的真实意图,想了想后,道:“华远的总裁秋小姐对我有知遇之恩。”

    陆龙灏闻言,眉毛忽地一扬,脸色似更凝重了几分,托着下巴,陷入沉吟,叶宁也没催促,自顾喝着茶水,神态自若,他相信,前者听得懂他所表达之意。

    小片刻后,陆龙灏才道:“药材业从来就不平和,华远,萧氏,葛家三方是目前最直接的竞争对手,三方之中又以华远的资历最浅,可偏偏华远拥有着另两方所不具有的海外渠道,而且,还启动了上市计划...”

    对当前业内形势略作点睛,陆龙灏并未深入分析,话锋便突然一转:“林小兄弟,你本是局外人,却一脚踏进这摊浑水里,一些人的谋划被你破坏,利益被你损害,你自然也就成了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这一点,我想你心里也清楚。”

    以陆龙灏的老辣眼光,见自己言明利害关系之下,叶宁只是平静点头,知道后者这是铁了心要站在华远一方,更确切的说,是与秋若雨共进退,“知遇之恩”不过用以表露一个态度,详细内因,当事人有意隐瞒,外人便不好深究。

    于是,略略思忖之后,陆龙灏将预备好的相劝之言藏进了肚子里,语气微沉地道:“既然你心里清楚,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我想提醒你的是,虽然你是个后天期高手,但应该还是在初期,小成的阶段,能让一些人重视,却没发让他们忌惮,日后,你要小心警惕,提防着有人会对你下黑手。”

    听了这番提醒,叶宁的脸色也是微微泛沉,以他现在恢复到后天初期的状况,当然不会狂傲地觉得在中海市内没有人能威胁到他,就说那天交易会露面的阿暮,后天大成境界,叶宁自认正面放对的话,在不动用两败俱伤的最终手段的情况下,自己几乎没有取胜的可能。

    陆龙灏所指的那些人,不用猜就知道是萧家,葛家,这两方的财力比之华远都是不遑多让,内部必然养着几名后天期高手,另外,只要肯出大价钱,何愁雇不到高手效命,谁能保证,在某天夜里,自己不会被两名以上与阿暮同等级的武修找上门,亦或是比阿暮更强的存在...

    “必须尽快开始第二阶段调养,只要恢复到后天大成,就算同时面对两名后天大圆满,我至少能保证全身而退。”叶宁的脑海中这样想到,眼中也是闪过一丝决断。

    “我已经提醒了一些人,你在为展鹏医治期间,应该不会有麻烦找上你,不过,我陆龙灏的面子也仅限于此,五年前,陆家从中海市药材业退出之后,便不能再插手业内的纷争,这是整个行业的默认规则。”

    陆龙灏几分抱歉地看向叶宁,心中有些遗憾,要是后者愿意脱离华远集团,他绝对会为后者出面与萧,葛两家交涉,化解彼此间的恩怨,之后,他还会开出优厚的条件,将叶宁拉入己方阵营,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

    从陆家出来后,叶宁只让专车送到了住处附近,下车后,他独自散步在街头,脑海中几经思量,决定不再坐等余乐那边的消息,明天上午旷工半天,也要把那几味辅药材采购齐全,在为陆展鹏第二次治疗之前,也就是三天内完成第二阶段的首次调养,争取撕开体内第一道封印,这样一来,先天期以下对他就无法造成威胁,也好略微安心。

    自从知晓了秋若雨的身份,看清了她如狼环视的处境,叶宁就知道自己平静的生活将会一去不复返,他在国内没什么根基,现在也不是联系海外的时机,要帮上秋若雨,为她保驾护航,他唯一的依仗只能是自身,他的实力境界恢复得越快,才会更有底气。

    二十多分钟后,叶宁回到了住处,正要取钥匙开门,不想轻轻一推,房门竟自动开了。

    开灯,只是往房内看了一眼,他的脸色登时变得难看无比,满地被撕得七零八落的百元钞票碎片,加上被剪破的散乱衣物,墙上,床上被撒了墨汁般的油漆,书桌上的两台电脑显示器屏幕布满了蜘蛛网般的裂痕,一片狼藉...

    仅仅用了十息就压下了心头怒火,叶宁反手关上房门,缓步走入,这一地的钞票得有十几万,是他采购龙头凤尾草剩下的,嫌存银行麻烦就塞在了床下,此时那只装钱的考克箱正成倒V型靠墙而立,这一票损失可谓相当肉痛,不过幸好,三味主药材被放进了银行的保险柜,不然,他就算心性再好,怕也是要吐血三升。

    简单环视了两圈,叶宁来到了圆桌前,这张小圆桌也是整个房内唯一完好如初的,默默拿起了桌上的一张纸条。

    “姓叶的,这是最后一次警告,限你本周内滚出中海市,否则后果自负。”

    看着歪歪斜斜二十多字,叶宁的嘴角勾勒起一道冰冷的弧度,后果自负,好啊,自己就等着后果自负。

    ......

    转日。

    一大早,在网吧里待了一夜的叶宁一个电话把余乐叫到了一家点心店,一边吃着早点一边把出租屋的遭遇说了一遍。

    “卧槽,十几万呢,哪个干的哪个生儿子没菊花。”余乐听完,狠狠将罪魁元凶诅咒了一番,随后大包大揽地一拍胸脯:“叶哥,今晚你就搬我家去,爱住多久住多久,你要是敢跟我提房租,我可跟你急。”

    叶宁知道余乐仗义,将感激藏在心里,却是摇了摇手:“住什么地方再说,你先借我一万块,我急着买点药材。”

    “就你前几天列给我的那几样?我已经和供应商说好了,最晚星期六送来。”

    “等不及了。”

    见叶宁态度坚决,余乐也不刨根问底,当即用微信转账一万块。

    吃完早饭,叶宁便匆匆离去,一上午的时间,他跑了四家药材铺,以八千多元的价格买齐了那些辅药材,足足比余乐能弄到的采购价贵了将近五成,这也让他深深体会到药材生意是多么暴利。

    骑着单车来到公司已近十一点,也不知道是不是出门没看黄历,叶宁方才踏进办公楼的一层大厅,好巧不巧地就撞上了正与一名保安说话的方澜,这个女人见到叶宁的时候,眼神冷冽到了极点,就如同两把出窍的匕首。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