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得这一番话,郁新梅母女都脸色微变,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她们不是眼窝里只有柴米油盐的家庭妇女,作为曾经与现在的业内资深人士,自然是知道练武之路的艰辛与凶险,可知道归知道,当对象是自己的亲人时,却依然难以理智地把控好情绪荡漾。

    “我们陆家发展到现阶段已到了瓶颈,未来能否更上一层楼,就得看展鹏的了。”

    而就在她们交换着眼神,想要再劝说之时,陆龙灏的一声叹息让得母女二人彻底沉默了下来,她们再心焦,再妇人心肠,却也明白轻重缓急,陆展鹏从小练武,除了个人喜好之外,还寄托了整个陆家的一份希冀,他的未来从某种意义上来,也决定了陆家的未来...

    与萧家,葛家相比,陆家要更早涉足药材行业,更加深知这个暴利行业的等阶森严,就如一个金字塔般从上而下,层层限制,层层约束,华夏国内,大体上分为四个等级,市级商家,主营凡品四级以下药材,省级商家,主营凡品三,四级药材,区域级商家,主营凡品二,三级药材,各区域的龙头,那几个顶级商家,垄断着国内凡品二级以上尖端药材的流通...

    作为业内最低等级的市级商家,是这个行业的根基所在,经营范围局限于一市之内,最大客户群为普通百姓,说白了就是跑量的生意,如华远,萧氏等,处于这个级别的顶端,至于那些批发商,零售商,则是位于中游,末端,一般来说,这个级别的商家,一年的纯利润很难超过一亿,当然,华远属于特例,绕开国内与海外建立贸易关系,收益自然会大大超过等级别的同行,不过饶是如此,主营药材的品级依然受到严格限制,否则将会被视为打破行业规则。

    而位于业内顶端的那几个顶级商家,一件凡品二级以上药材的转手,说不定就能得到以亿为单位的丰厚利润,差距之大,由此可见一斑。

    如今的陆家在业内,正处于市级商家与省级商家之间,可以说是一个最微妙也最难受的阶段,上一步,那就是几倍于从前的利润收入,下一步,将会被打回原形,甚至还有不小心翻船的风险。

    而以业等级划分的两大决定性指标来说,渠道并不能阻挡陆家前进的步伐,关键在于安全,足以匹配财富收入的安全保障。

    以省级商家的衡定标准,至少要有一名先天期强者坐镇,因为主营的凡品三,四级药材,正是对口后天期武修,设想,一辆车上装了几百上千,采购价几亿的珍贵药材,从三不管的偏远山区运出,得遭来多少双狼一般的眼睛?就算是有三名后天期大圆满的武修护卫,也难以震慑抱团冲锋的狼群。

    只需一次意外发生,就能轻易毁了商家半年,一年的利润,严重的,甚至会直接导至商家资金链断裂。

    先天期强者,那是从千万练武之人中脱颖而出的幸运儿,是省级巨头都要争相拉拢的对象,就如同秋若雨定义与叶宁为合作关系一般,并非通常意义的上下级雇佣,陆家在没有上升到相应的等级之前,尚不具备招揽这等强者的资格。

    因为先天期强者的薪酬业内同样是有区间限制的,在待遇相差无几的情况下,谁不想进入一家实力更加雄厚,发展更加远大的公司?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一些会有凡品二级药材登场的交易会,拍卖会,通常只有省级商家才有资格应邀参加,而且多为那些省级大商家所得,这对于先天期强者来说拥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所以,陆家几乎没可能从市场上招募先天期强者从而完成市级到省级的蜕变,而目前陆家所拥有的五名后天高手当中,由于都年纪偏大,基本全断了晋入先天期的可能,于是乎,陆展鹏能在练武之路上走多远,变相决定了陆家未来的高度...

    房间内,木桶内的陆展鹏还在杀猪般的嚎叫,脸肉被他自己的手指掐出了七八块青肿,头发凌乱得不堪入目。

    叶宁的手掌在他的后背缓缓抚动,不断将真气输入他的体内,与之前护住他心脉不同,现在叶宁是在助他调和体内状态。

    经过之前最难熬的时光,终于到了收获的阶段,丝丝缕缕的真气正在陆展鹏的体内孕育而生。

    半小时之后,一切归于平静,叶宁收回手掌,抹了把额头的汗水,看着陆展鹏那张大病初愈的面孔,淡淡一笑:“能坚持下来,你还算不错。”

    陆展鹏轻轻摇头,连吐息都显得有些吃力,眼中却是闪动着兴奋的神采,作为当事人,他对自己体内的变化有着最直接的感受,将近一半的真气种子转化为真气,那种卸去负担后的舒爽,要不是此刻的他消耗过甚,真是有大笑三声的冲动。

    “今天就到这儿,我出去通知你父母。”又待了五分钟,叶宁拉门出去,身后传来了陆展鹏轻轻的一声:“叶大哥,谢谢。”

    陆龙灏三人一见叶宁现身便围了上来,当听说一切顺利的消息,三颗心脏终于又落回了胸腔,对叶宁一番感激之后,陆龙灏亲自陪着叶宁去餐厅用餐,而郁新梅母女则是围着陆展鹏忙活起来。

    晚宴安排得很丰盛,菜肴还都是热的,叶宁确实饿了,也没太在意形象,一通大快朵颐,陆龙灏则是自斟自饮了三小杯白酒,脸上挂着笑容,神情说不出的放松怡然,很明显,心情好得没边。

    餐后,保姆撤去碗盘,泡了两杯碧螺春上来,之前陆龙灏看叶宁吃得不亦乐乎就没啃声打扰,这会儿先开口了:“叶小兄弟,谢谢的话我就不多了,你是我陆家的恩人,这份情,陆家永远不会忘记。”

    这话比欠一个恩情许一个承诺又深了一层,隐含意思是,陆家会把叶宁当成朋友看待。

    叶宁不知怎么接口,就笑着点点头。

    陆龙灏又道:“明天,我会让海燕联系华远,双方约个时间,一起去四海银行把担保协议签了。”

    叶宁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原本和陆家的约定,是要等三天后的那次治疗结束,陆家才兑现为华远担保的承诺,这一提前,明显是有向自己示好之意。

    “那就谢谢陆会长。”对此,叶宁倒是没有多想,略带感激地接受。

    接下来,两人又寒暄了几句,叶宁喝下半杯茶水,就提出告辞,可陆龙灏却是按按手掌:“别急,有件事,我觉得有必要早点给你提个醒,你也好有个提前准备。”

    看着陆龙灏忽然间凝重起来的脸色,叶宁下示意地皱起了眉。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