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对方澜所提并不觉得意外,甚至猜到了几分后者的意图,不过此时,他却是没有一口应下,反而微微皱眉,显得颇为纠结。

    他对方澜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后者虽然凶了点,脾气爆了点,但对手下那近乎偏执的维护还是让人由生敬意,尤其是昨日交易会现场,葛飞的随行保镖欲向自己动手之时,这个女人义无反顾地挡在自己身前,叶宁嘴上没说,心里头却默默记下了这个人情。

    只不过,为陆展鹏医病一事,确实不方便有第三人在场旁观。

    “怎么,不行吗?”等待了会儿,没有得到叶宁的回应,方澜心中略有些失望,捋了捋额前几缕青丝,看似随意地催问了一声。

    “方队长,给陆展鹏医病的时候,需要脱掉衣裤...”叶宁尽可能婉转地道。

    方澜秒懂,低眉看着餐盘说道:“医治的时候,我可以在外头等,我只是想第一时间看到结果。”

    这个要求倒是可以满足,只要不见证过程就行。

    叶宁想了想,刚要答应下来,脑海突然冒出个念头,嘴角闪过一丝阴谋盎然的笑意:“方队长,要不我们做个交易吧?”

    “什么?”

    “那个,我可以带上你一起去,不过,以后在公司里没外出任务的时候,我迟到早退,你就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太离谱。”

    谈交易,本不是叶宁的专长,这是被某人传染了。

    叶宁本是个随性不惜约束的人,要不是华远的总裁叫秋若雨,要不是秋若雨正面临着如狼环视的局面,他这份安保工作就没打算干几天,朝九晚五上下班,有事没事都得呆在公司里,于他来说,和坐牢差不多。

    在他想来,自己的条件并不过分,反正公司真正需要他干的,是在外出任务的时候发挥价值,待公司里的时间闲着也是闲着,而且,这完全是方澜的职权范围之内。

    可事与愿违的是,方澜顷刻间板下了脸:“叶宁,我让你来我办公室,就是要和你说这事,今天你迟到了一个多小时,等会儿吃完饭,你就去一楼大厅,罚你站门两个小时,一个月内第二次,加倍,三次以上,我会向上级反映,建议公司解除和你的劳动合同。”

    叶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巴巴地望着那张冷肃得不含半点转为余地的面孔,半响后,才终于相信,对方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

    “呃,方队长,没必要那么针对我吧。”

    方澜不近人情地说道:“你是不是以为自己是个后天期就可以搞特殊化,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只要你一天没在擂台上赢过我,这种事就一天不会发生,另外,公司有规定,上班时间不允许打游戏,浏览无关网页,如果再被技术部那边查到,我会向公司申请,停闭保安部休息室的网络,别因为你一个人,影响了其他所有人。”

    不给叶宁再申辩的机会,方澜主动端起餐盘,离座换到了别的位置。

    叶宁做梦都没想到,这个女人会说翻脸就翻脸,还翻脸得那么彻底,猛一拍脑门,嘴里爆出一句经典国骂:”我靠。”

    ......

    两天后,下班后的叶宁被陆家派来的轿车接走。

    陆家在中海市的住处是郊区的一栋独立别墅,加上前后花园占地超过一千平米,按照叶宁的吩咐,别墅内腾出了一间二十平米的空房,房间内暖气充足,中央放了个巨大的圆形木桶,十来个温着药汤的保暖锅靠墙列了一排,另,陆展鹏从昨晚就开始禁食,二十多个小时喝了三升淡水,这会儿正躺在睡房里休息。

    来到陆家还不到六点,客厅里除了陆家父女之外,还有一名年过五旬却因为保养得当看着才四十多岁的端庄美妇,正是陆龙灏的妻子,郁新梅,见叶宁进了家门,三人都是热情地起身相迎。

    略作寒暄,陆海燕便说道:“叶先生,一切都按您的要求安排好了,要不您先用晚餐?”此时赶上饭点,餐厅里预备了满满一桌佳肴,如今的叶宁是陆家的希望,自怠慢不得。

    叶宁摆摆手:“还是先办正事吧。”等下的治疗过程,他须得动用真气相护,事先也是空腹为佳。

    “那...”陆海燕迟疑地看向陆龙灏,后者略微一沉吟,笑道:“叶小兄弟,等下你为展鹏医治的时候,我们可否在一旁观看,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出声打扰。”

    “不行。”叶宁想也没想就回绝了。

    陆家父女当即露出了为难的表情,郁新梅就出面道:“叶宁,我们不是不放心你的医术,可,展鹏毕竟是我的儿子,请你体谅一下我这个做母亲的心情。”说着,眼角就微微红了。

    陆海燕也是几分恳切地向叶宁望了过来。

    叶宁如何看不出这当中的蹊跷,心头升起几分不满,医院手术室里的病人,家属难道能旁观手术全过程?他不信陆家人会不明白这么浅显的常识,说到底,还是对自己不怎么信任。

    “如果你们非坚持旁观的话,那我只能说声抱歉了。”

    眼见叶宁的态度变得冷淡,陆龙灏倒是果断,一挥手:“好了,好了,就按叶小兄弟的意思,我们在外头候着,有什么事叫一声就行。”

    叶宁这才点点头,视线越过陆家三人,在客厅一角垂首而立的一名便装男子身上凝了凝,此人从相貌来说平平无奇,却是有着后天小成的实力境界。

    “等会儿治疗过程中,展鹏可能比较痛苦,他如果喊出声来,你们千万别闯进来打扰。”略微思忖,叶宁暗有所指地点了一句:“尤其是达到后天期的高手,不请自入的话,会让我本能地产生警觉和误会,要是治疗正处于紧急关头突然停下的话,病人难保不出现意外。”

    此话一出,陆家三人轰然一震,而那名便装男子也是细不可查地身子一僵。

    气氛就此变得有点尴尬,好在陆龙灏也是非常人,内心略略挣扎,便老脸一肃,抱拳向叶宁躬身三十度:“叶小兄弟,你的一切吩咐陆某人无有不从,小儿拜托了。”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