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会现场。

    晚宴的中途,萧震山找了陆会长去隔壁包间小叙,半个小时后,回到大厅内的萧震山脸色微沉,眉眼间隐隐飘着一团乌云。

    待晚宴散席之后,葛家目前的掌舵人,葛成松特意留了下来,在休息室与陆会长交谈了小一刻钟,离去时面带难色,双眉紧紧的蹙着。

    “五年前,陆家决定退出中海市药材行业,就没打算再回过头来插手,这一次的交易,纯粹是因为小儿展鹏,还望理解我为人父的苦心,那个叶宁和我陆家的约定是一周时间,我把丑话说在前头,这一周内,谁要动那个叶宁,就是要毁我陆家的希望,就是和我陆龙灏为敌。”

    萧,葛两家家主临别前,均是被陆会长这般忠告,使得二人明白,只要叶宁如实兑现承诺,华远集团将在陆家的相助之下,彻底摆脱资金流困境,更关键的是,他们还不能肆意阻挠,不然就会平白多竖一强敌。

    这对于萧,葛两家来说,绝对是一个坏得不能再坏的消息。

    是夜,萧震山与林海沧夫妇在嘉朝庄园的咖啡吧里泡了两个小时,回到自家别墅已是临近午夜零点。

    是夜,葛成松匆匆返回葛家,第一时间招集了葛飞的父亲葛裕,以及自己的女儿葛幽然于书房议事,书房的灯光一直亮到了凌晨两点。

    是夜,陆龙灏与一对子女住进了嘉朝庄园3号别墅,待陆展鹏回房休息,陆家父女二人经过一阵磋商,由陆海燕打了一个电话,从外市调了一名后天小成的高手连夜动身赶来中海市。

    是夜,一家市级医院的单人病房里,刚从外省飞回来的黄志德看着病床上满脸缠着纱布犹如木乃伊一般的儿子,眼中迸发出愤怒的火苗,身后两名保镖都是垂首而立,大气不敢出一声。

    是夜,叶宁和秋若雨出了西餐厅之后,两人便分道扬镳,叶宁一个人去酒吧干掉了一瓶洋酒,状态微醺地出酒吧门,很不幸,被三个混混瞄上他手里的考克箱,结果,三个混混加起来一共断了五条腿,在身后此起彼伏的哀嚎声中,叶宁从一片公共绿地钻了出来,待打车回到棚户区住处已过了零点。

    ......

    转日。

    八点醒来的叶宁简单漱洗,用过早饭,就去银行把龙头凤尾草与乌当归存进了租用的保险柜,又给余乐打了电话,让后者替自己收罗那几味品级不高的辅药材,一切安排妥当,这才骑辆单车前往公司。

    踏进办公楼一层大厅已过上午十点,叶宁本想先去人事部把劳动合同搞定,却是被一名穿着内保工作服的中年男子拉住,通知他立刻去三楼的训练场,有人指名道姓等着他。

    叶宁没详问,递了根好烟给对方,嫌电梯麻烦,直接走了安全通道。

    训练场内的擂台附近,方澜及李毅等四名外勤保安各自操练,休息区域,黄志德大马金刀地独占一条长椅,面色深沉,在他的身后,六名黑衣男子一排站立,都是挺直如松,个个神情冷峻,气氛破有些沉重。

    所有人都是不发一言。

    为了把导致自己儿子负伤住院的罪魁祸首找出来,黄志德一早九点就带人杀来了华远集团,点明要找叶宁说话,对方没有闹事,名义上又是华远的客户,还由老板亲自带队,方澜等人不好采取强硬措施,将对方晾在一层大厅也不合适,经过沟通之后,就来了训练场等候。

    可一个多小时过去,叶宁这家伙却迟迟没有露面,秋若雨还特别关照,不让电话催促,这会儿,在场众人表面看还挺有耐心,其实一个个心里头都快着出火了。

    忽然,一个削瘦身影进入视线之内,步履悠然,嘴里还哼哼着小调,黄志德眼中精光一闪,豁然起身,迈着大步就迎了上去,身后六名黑衣男子齐齐跟上,方澜等人的反应也不慢,迅速停下操练,聚拢而来。

    叶宁被这仗势搞得一愣,待认辨清了正面过来一众人为首的是王志德之后,脸上表情变得古怪起来,万万没想到,等着他的竟然会是这位...

    难不成是打算明刀明枪的来,在华远的地盘收拾自己?

    “黄总,哪阵风把你吹来了,那天一别如隔三秋,兄弟我心里头可是时常记挂着你啊。”脑子里转了转,片刻后,叶宁露出一个灿然笑容,边加快脚步边张开双臂,那样子是要和黄志德来个男人间的熊抱。

    这突然的一幕可把方澜等人雷到了,下意识放缓步伐,瞪了大眼睛,而黄志德更是被弄懵了,怀疑这小子是不是神经不正常,谁和他是兄弟?是兄弟能用毒药逼着自己白白损失两千多万?

    六名黑衣男子不含糊,登时就是两人越过黄志德,一人伸出一掌,做出了莫要靠近的警示。

    可不想,叶宁压根不理,脚步非但不停反而愈加愈疾,两人见势不妙,当下,各自横跨一步,在黄志德身前筑起了一堵小墙,片刻后,只听得“砰”一声,叶宁任是一头撞在了这堵人墙之上,接着,就见人墙从中间分离,两人不分先后地一屁股坐在地上,而叶宁竟是毫发无损,再度上前两步,抢在另四名黑衣男子有所动作之前,一把抱住了神色楞然的黄志德,并在后者的后背一阵猛拍。

    这画面,令得全场石化!

    “黄总,给你个忠告,拿得起也要放得下,这才聪明人。”拥抱持续了七八秒,随着一道细若游丝的声音传入黄志德的耳中,叶宁终于是缓缓松开双臂。

    四名黑衣男子见黄志德得以解脱,利马机敏地分出两人,一左一右与黄志德并肩,握着双拳,目光锐利地锁定叶宁,只要老板一个指示,他们便会立即动手。

    “黄总,如果你再不约束好你的手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便在这时,一声断喝突兀传来,只见得方澜眉目间聚起了煞气,长腿摆动间已逼近十米之内。

    正在开小差回味叶宁那句忠告的黄志德猛然惊醒,脖子左右各转九十度,见到的是两名手下还赖在地上不肯起来,另外四人都是如临大敌一般,自己被一脸笑容的叶宁以及一脸冷冽的方澜如嫌疑犯一般盯着,顿时,他的心里就是一阵烦躁与憋屈。

    “都给我滚一边去!”下一刻,就听他对自己的那些手下发出了一声怒吼。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