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叶宁将第二个请求如是托出,现场突然变得静若寒蝉,一双双莫名惊诧的目光于叶宁与华远众人间游弋徘徊,那气氛真是诡异极了。

    作为一个打工者,在公司没有给予公平合理的待遇,甚至远远低估的情况下,非但没有抱怨计较,反过来还试图为公司解决一个迫在眉睫的重大难题,这简直是小说书里头都不会出现的反常情节,却是真实地发生在了眼前。

    反常必有妖。

    亏得在场众人当中,除了极个别的几人,都没有参加一周前的那场商会主办的慈善晚会,不然,只需略作联想,定会推断出某一结论。

    不知何时,萧建豪的脸已经黑了下来,眸中若隐若现有冷光闪动,林海沧夫妇也是沉着脸,眼神不善地在叶宁与秋若雨之间游走不定,而葛飞则是半张着嘴,双眼睁得老大,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这货虽然也没出席那夜的慈善晚会,却是从小圈里听闻了一些相关八卦...

    “叶小兄弟,你的第二个请求,恐怕我无能为力。”沉默许久,摩挲着下巴一脸思索状的陆会长终于有了决断,缓缓地道。

    从本心而言,他有意成人之美,一来,叶宁对陆展鹏有治病之恩,二来,叶宁还是个后天期高手,值得他高看一眼,并有心交好,至于之前因为叶宁回绝陆家的好意而引起的小小不快,早就被他抛诸脑后。

    作为协会会长,在商界摸爬滚打三十多年,他陆龙灏不是眼睛里容不得一粒沙子的狭窄之辈。

    只不过,为华远担保一事,却是万难从命,亿元担保其中的风险承担还在其次,关键在于,一旦相助华远,等于是变相得罪了萧氏与葛家。

    眼下业内第一梯队的三方,由于华远上市计划的启动,互相间的竞争已趋空前的白热化,这档口,除非有足够的利益驱使,否则傻子才会一脚踏进旋涡里,半点好处捞不到,白白溅一身泥。

    陆会长的这般回答没有引起任何波澜,仿佛所有人都早料到了一般,其中,也包括了叶宁,他的脸上看不出丝毫遗憾与沮丧,依然是如水般的淡定,稍稍想了想后,就道:“陆会长,如果我说,用我刚才提出的两个请求,换令郎五年时间该得的成果,不知道你会不会答应呢?”

    陆会长露出一丝茫然,眉毛微扬:“你什么意思?”

    叶宁指向陆会长身后同样是一脸懵懂的陆展鹏:“如果不是修习出了岔子,现在令郎的境界应该是连体期大圆满,再有一两年,说不定就能攀上后天期,按我之前的药方,虽然能够治愈他体内的病痛,但痊愈之后,他的境界依然会停留在五年前的连体期小成顶峰,需要再通过六七年的刻苦勤勉,才能有机会晋入后天期,怕是得近三十岁...”

    说到这里,略微一顿,变脸似的露出个阴谋盎然的笑脸:“我的意思是,我有办法让他在病痛痊愈的同时,境界飙升到本该达到的连体期大圆满。”

    此话一出,如惊雷炸响,让得所有人的心头都是为之一颤,饶是以陆会长的心性都是猛然眼中爆发出骇人的神采,死死盯着叶宁,呼吸在无意识间变得粗重,而陆家姐弟二人只比父亲更甚,尤其是陆展鹏,原本一张微白的脸上瞬间涨得通红,他心中的激动与期渴可想而知。

    只要稍稍普及练武常识的业内人士都知道,十八岁至三十岁正值一个武修的黄金时段,每一年的时光都是弥足珍贵,如果按叶宁所说,如今二十岁的陆展鹏能达到连体期大圆满,二十二岁晋入后天期,再经过八年的勤勉,加上陆家深厚底蕴所能提供的资源,待到三十岁时,极有可能会是后天期大成,甚至大圆满境界,离先天期仅一步之遥...

    先天期强者,那是省级业内几方巨头都要争相拉拢的对象,对于陆家未来的长远发展来说,是一份难以估量的强大助力与保障。

    叶宁提出的这一条件,陆家人几乎没有拒绝的可能。

    “叶先生,你说的是真的?”陆海燕双肩微颤,竭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稳。

    叶宁“嗯”了声。

    “好,我答应你。”不等父亲表态,陆海燕便代为一口应下,似斩钉截铁、断冰切雪般坚决。

    对此,叶宁只有气无力地一点头,半分不见如愿以偿的愉悦,目光悄然一瞥秋若雨所在,心中暗叹了一口气。

    要不是看出了秋若雨如狼环视的处境,他才不会与陆家做这个交易,为此,他不光要付出连他自己都纠结不已的代价,还会让一些人彻底将他视为眼中钉,甚至是不惜代价也要将他干掉的地步。

    就现在,萧震山与葛成松的脸色都是无比沉重,看向他的眼神就如同一个杀父夺妻的仇人一般。

    ......

    交易会于五点结束,之后协会安排了晚宴,不过,叶宁并没留下,孤零零地来到A区户外停车场,一支烟没抽完,就把秋若雨给等来了。

    原本他答应了欧阳夏青同行,晚上还要陪后者去网吧坐坐,可在接到了韩慧提秋若雨的传话之后,他就临时改了主意,跑去和欧阳夏青解释一番,女孩还算通情达理,眸子静静盯了他半天后,只略显幽怨地提出下周要找个时间补上,这一小小要求,叶宁自是毫不含糊地拍胸脯答应。

    “秋总。”将烟头随手一弹,叶宁微笑地迎上,打量着秋若雨高挑身段的目光并不怎么收敛,那放松的状态,任谁都不会相信,这会面的双方竟会是金字塔尖与塔底的分别存在。

    秋若雨瞟了瞟地上还冒着火星的烟头,轻轻蹙起的黛眉似有些不满,却也没说什么,玉手一翻,掌心躺了一把车钥匙:“会开车吗?”

    叶宁老实吧唧地摇头。

    “上车吧,找个地方我请你吃饭,有点事要和你谈谈。”秋若雨“滴”一声为不远处的那辆白色奔驰车开了锁,而后向着驾驶座款款行去。

    “哎,秋总,我们去吃西餐吧,回国几个月都没碰了。”叶宁一边做着扩胸运动一边缓步走在后头,随口提出的建议让秋若雨脚下一顿,回眸凝视了他一眼,也不给个明确答复,就又扭头而行。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