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资待遇都没谈好,就早早录用了,这话说出来,骗刚毕业的大学生还凑合,哈哈,没想到华远也开始玩这种猫腻了。”

    “你没听见,那姓‘叶’的履历上没有写明是个后天期武修,该不会是按普通安保录用,每个月四五千块,一年收入总和,还不如协会那几个挂明的后天期临时雇佣出一趟任务来的多,华远这是捡到宝了,运气未免也太好了点。”

    “嘿嘿,没看萧氏这是在故意给华远拆台,如果真能把一个后天期高手给翘走,华远得而复失,怕是肠子都得悔青。”

    “小声点,华远的人都绷着脸呢,那个姓‘叶’的连阿暮都敢挑战,怎么可能是个会吃亏的主,等着好戏上演吧。”

    “对对...”

    窃窃私语之声在众人间悄然蔓延开来,药材行业本就没有和谐一说,尤其对后天期高手的拉拢,以及销售渠道的占据,更是不遗余力地明正暗斗,前者是安全保障,后者是财源广进,两者兼得,则风生水起,两者缺一,则举步艰难。

    华远与海外建立贸易往来,这不知让业内多少商家得了红眼病的同时,感到了巨大压力与潜在威胁,假如再网罗到三名以上的后天期高手加盟,无异于如虎添翼,很可能不出一年,就会在业内独领风骚,目前第一梯队三方的微妙平衡,也将会被轻易打破。

    这也是为何,眼下的萧氏,葛家明明比华远占据了更大的市场份额,却是全然不顾上位者之风,尽一切可能对华远穷追猛打。

    “叶宁,公司对你的情况会着重考虑的。”众人闲言四起,华远方也不适宜沉默待之,韩慧的出面,等于是替秋若雨表了态。

    叶宁没有接口,只是笑笑,他这不置可否的态度,让得萧氏父子眼神倏地一亮,萧建豪更是面露一丝懊恼与惋惜,此时,他脑海中想到了一个人,林非凡,要是这货在场该有多好,几下无厘头的炮轰,准保让秋若雨等人焦头烂额。

    林非凡是没在场,可他的母亲也不是省油的灯啊,简懿雯对秋若雨的痛恨比之叶宁只有更盛,秋若雨对林萧两家联姻的抗拒,直接妨碍了她和她儿子的锦绣钱程...

    当此挑拨离间,添油加醋的大好时机,简懿雯又怎么可能错过,只见得她冷笑一声,就道:“我听说吶,最近华远向四海银行申请的一笔大额贷款被搁置延后,现在正是资金周转不灵的时候,说不定这个月底的员工工资都成问题,当然是能闷就闷,能糊弄就糊弄咯。”

    华远资金链吃紧,这在业内不是什么秘密,但在场就没谁会宣之于口,那可是结私仇的节凑,所以,简懿雯的当众揭短,登时让她被无数惊疑不定的目光团团包围。

    林海沧沉着脸提醒:”你少说两句。”

    “干嘛呢,大实话还不让人说了,新闻里每天都在播,现在银行贷款审批要从严从紧,没有抵押担保的,鬼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放下来,非凡实业在华远的账款还有一百多万没结呢,你说我能不担心吗?”简懿雯毫不客气地甩了回去,表面看是不给丈夫林海沧面子,事实上,在场不少人心里明白,那是夫妇两在演戏呢。

    林海沧拧了拧眉,闷哼一声,没再啃声。

    秋若雨等人看向简懿雯的眼神已经冷了下来,可后者不但没有觉悟,反而又冲叶宁彪了一句:“姓‘叶’的,人家玩你呢。”

    叶宁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连他自己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长得特好欺负的样,别人要不就可劲地揉捏他,要不就拿他为引借题发挥。

    萧震山对这场面挺满意,却也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正准备把话题拉回温玉的归属问题,忽然,眼角余光瞄见陆展鹏在姐姐陆海燕的陪同下,从休息室方向走来,当即就扬手示意:”陆会长,令郎来了,恩,精神挺不错。”

    众人也是利马反应过来,纷纷向陆会长道贺,一时间,谄词潮涌,陆会长见儿子小睡之后,精神气的确比以往旺盛了许多,脸上也是开了花,心头的一块大石终于彻底落地。

    陆展鹏向一些长辈先打了招呼,而后望向叶宁,深深躬身:“叶大哥,谢谢你救了我。”

    一声“叶大哥”让得叶宁心头略微感慨,他微微一笑,沉吟了一下,道:“等你身体痊愈之后,你是不是还准备继续练武?”

    陆会长父女闻言,脸色微变,目露隐忧地看向陆展鹏,只见得后者神情坚定地应道:“是的,我还年轻,哪怕从头再来我也不会放弃。”

    陆海燕摇头一叹,倒是没有劝说,她知道弟弟骨子里的倔强,陆会长也是闭嘴,老脸上带了一丝无奈。

    叶宁点点头,心中有了决断,转而道:“陆会长,陆小姐,我想向你们提两个小请求。”

    陆会长父女对视了一眼,陆海燕点点头:“叶先生,请讲。”

    叶宁道:“第一嘛,想请陆小姐再资助五十万,我妹妹真的挺喜欢这块温玉。”

    话一出,众人暗自皱眉,要不是碍于叶宁是个后天期高手,这会儿,铁定有人要冷语相讥,之前挺硬气地拒绝陆家好意,到头来还不是出尔反尔,自己打自己的耳光。

    欧阳夏青感受到了那些轻蔑与嘲讽的目光,不由垂下眼帘,纵然心中对那块温玉很是苛求,却还是扯了扯叶宁的衣角,小声道:“叶哥哥,算了吧。”

    “你为了帮我得到龙头凤尾草,都准备以身犯险了,我这个做哥哥的,又怎么能让你空手而归呢。”一道轻笑声传入欧阳夏青的耳中,叶宁才不去理会众人对他的看法,定定地望着陆海燕,等待后者的回答。

    陆会长忽然淡淡一笑,问道:“叶小兄弟,第二个请求,不知是?”

    叶宁微微怔楞,他原本准备一个个解决,不想对方老道得很,硬是合二为一,摆明了要搅合在一起权衡...

    好吧,叶宁摸摸鼻子,略显犹豫地移开视线,落定在了秋若雨的身上,后者刚好也是默视着叶宁,四道目光就此交织在半空,好片刻,才慢慢分开。

    “华远是不是资金流真的吃紧,我一个小职员无法确定,但我想,那笔四海银行的贷款被延后应该是事实,我希望陆会长能够为华远提供担保,只要贷款尽快审批下放,一些别有用心的流言蜚语也就不攻自破了。”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