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阿暮的退出,龙头凤尾草自然落入了叶宁的手中,七十一万的价格,贵是贵了些,可值得,第二阶段调养的三味主药全部备齐,再花几天时间收罗几味辅药材,便是能正式开工。

    叶宁心头的火热,不足以为外人道。

    接下来,又有两名商家成交了三件凡品三级的药材之后,终于轮到了中海市药材业目前的第一梯队华远,萧氏,葛家三方登场,这也意味着交易会接近尾声。

    华远提供的是半斤冬虫夏草,色泽金黄剔透,与平常店铺里销售的档次,有着云泥之别,开价就是五十万,经过几番叫价,被一外市商家以一百万的高价拿下。

    之后,葛家秀出的是茯苓,年份超过花甲,与龙头凤尾草同为九大仙草之一,六十万的起价,被一路追捧到了一百二十万方才落定。

    叶宁眼睁睁地望着这等的珍品你争我夺,自己却没资格参与,说真的,心里多少有点遗憾,尤其是滋补温养类的药材,就算是他,如果周期性服用,多少还是会受益,这就好比你的爱车,多保养保养总归是有好处的。

    压轴的萧家,拿出了一块通体透明的椭圆形温玉,一看就知道是好东西,起价八十万,也是全场之冠。

    叶宁分明见到,欧阳夏青的眼中闪过了一抹亮彩,显然是有些动心,而在随后竞价过程中,后者确是付之以行动,喊出了一百万的价格,可惜,这个报价远远没法让她如愿,很快,竞标飙升到了一百三十万...

    “那东西有什么用?”叶宁不是样样通,尤其是非内服药材,不由问道。

    “之前传阅样品的时候,我握着那块玉,感觉身体里很舒服。”欧阳夏青微微遗憾地叹了口气,一百万是她能承受的极限,对于武修来说,财力不够,与好东西失之交臂也是无可奈何。

    叶宁明白她的意思,多半是这块温玉正合适欧阳夏青的体质,长久贴身携带,会潜移默化地促进境界提升,属于外物辅助当中的半奢侈品,与之前方澜买下的金菩提是一个性质。

    喊价最终停在了一百四十五万,对于凡品三级来说,基本到了零界点,假如超过一百五十万,就显得不怎么理智了,等待了好片刻,当所有人都以为萧震山要宣布成交之时,他却是做了个让人意想不到的举动,目光一转,落在了台角处的叶宁二人身上,笑眯眯地道:“叶小兄弟,你的妹妹之前叫价一百万,想来是这块温玉与她的体质相当吻合,萧某人敢说,即便是一百五十万买下,也绝对物有所值,协会的专业鉴定结果,凡品三级当中属于上等货,要不是属性限制,那就该攀上凡品二级的档次。”

    此话一落,引起了一阵小小惊呼,叶宁的眼中也是闪过一缕异色,他相信,萧氏掌舵人不可能当众造谣瞎编,这块温玉对百分之九十的武修来说或许连十万价值都没有,但对于欧阳夏青等少数体质相陪的武修来说,那可是几百万都不嫌贵,凡品二级,那真是到了无价自议的地步。

    叶宁不由看向欧阳夏青,后者却是轻轻摇头,她的银行卡里存款不够。

    “叶小兄弟,既然有一百万的诚意,我想再多加五十万也不是什么大事,这样,我就做个主,只要出到一百五十万,这块温玉就归这位小姑娘所有。”

    听得萧震山这般说道,之前喊价一百四十五万的那人愁眉皱起,颇有点不甘的意思,不过碍于萧氏的大名,他却不好开口驳斥,再说,商家本就对自己的商品有着主导权。

    叶宁感到好生无趣,他只当是萧震山看出自己底子不厚,也不至于厚颜让陆会长再度买单,所以才故意消遣自己,他一撇嘴,很光棍地道:”对不起,萧总,天下好东西多了去,可财力不够又有什么办法,一百五十万我们拿不出来。”

    “怎么会?”萧震山眉头一皱,不可思议地道:“之前你接下阿暮的一招,我们所有人都是见证的,你可别告诉大家,你不是个后天期高手,华远招揽你这样的人才,光年薪至少的五十万以上吧,另外,每年给你的药材补贴也不会低于五十万...“

    话到这儿停了,萧震山目光一瞥,向华远一众人所在看了过去,他身后的萧建豪等人也是目光随行,葛家众人亦同,另有几个商家也是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而莫名成为关注对象的秋若雨等人,则是脸上刷地难看了下来,后天期高手的薪资福利,虽然没有权威的评判标准,但业内还是有着相对模糊的估值,通常分底薪,药材补贴两块,加一起,每年在一百万至两百五十万的区间内,这个行业默认“潜规则”,也是为了避免出现同行之间恶意挖人抢人。

    比如。华远当初招方澜时,因为进军药材业迫在眉睫,于是开出了百万年薪,外加一百五十万的药材补贴,这等于是业内的顶级待遇,只要方澜没有达到先天期,中海市业内,她就不可能因为跳槽而增长收入,也就是说,光以金钱,其他商家没可能从华远挖走方澜。

    叶宁脑子转了转,就明悟了几分门道,狐疑的目光也是向秋若雨等人瞟了过去,而见到后者等人不自然的脸色时,心中大抵有了结论,萧震山所言非虚,看来,自己卖身华远卖得贱了。

    “叶宁,你刚进公司才一周时间,简历上也没有填写相关资料,公司还没有来得及作出调整。”华远众人中,最先跳出来解释的竟是齐凯,他这话听着没什么毛病,可仔细回味,点出了叶宁才进公司一周,也就是说,目前仅是试用期,是个今天想走明天就可以抽身的自由人,而且关键是,华远并没有给出应有的待遇,这对于招聘关键人才来说乃是大忌。

    秋若雨就很不满地剜了齐凯一眼,后者仿佛没留意到一般,沉着眉,一副伤脑筋的模样。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