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的犹豫,让得陆会长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气氛也是变得有些沉闷。

    “那就谢过陆会长。”好半天后,叶宁暗叹了一口气,还是应了下来,他不是不懂人情世故,这种时候当众再三反驳,明明有恩于人,反倒会被人记恨,何苦来哉?

    陆会长的笑容又恢复了一些,只是怎么看都有点牵强,再度说了几句没营养的客套话,就随众人一起散去。

    事情告一段落,众人该干嘛干嘛,叶宁伸个懒腰起身,看着冷脸向自己走来的方澜,笑笑:“方队长,之前要不是你护着我,我可是要吃大亏了。”

    他指的是方澜替他挡下葛飞的保镖一事。

    方澜不接口,直白地质问:“我真不明白,你的脑子是怎么长的,你替陆展鹏治病,陆家欠你一个恩情,本来挺好的事情,你为什么要驳了陆家的好意呢?你没看出来,陆会长其实心里很生气吗?”

    叶宁无所谓地耸耸肩:”那按照方队长的意思,天下的财富都应该归医者所有咯?举手之劳便要狮子大开口,那是杀瘟猪,我叶宁不是不爱财,但我不屑这种歪门邪道,你就当我死脑经吧,别人要占我便宜我不会答应,别人给多了我也会记下这份人情,日后是要还的,至于要不要欠下这份人情,值不值得,我自己心里有杆秤。”

    方澜若有所思地看看他,没再纠结这个话题,转而道:“你在国外的时候学过医?”

    叶宁摇头:“我之前不是说了吗,我就三脚猫功夫,今天是瞎猫碰死老鼠,正好撞上了。”

    方澜哦了声,又随意扯了几句,忙自个儿的事去了。

    大概又过了一个小时,B区的那张展示台被撤空,所有人全部聚到了A区展示台的周围,约莫两百多人的样子,饶是展示台长近三十米,宽十多米,依然显得有些拥挤,其中长条一列排了七八个座椅,属于陆会长,秋若雨,萧震山等一众重量级人物,随行相关人员簇拥在身后。

    叶宁也是在这个时候,见到了仿佛从地底冒出来的欧阳夏青。

    “欧阳啊,你一消失就是两个多小时,知不知道,我差点被赶出去?”叶宁没凑入华远一方,与欧阳夏青找了个台角的边缘位置站定后,小声道。

    “我不是和你说了吗,我和一个远方叔叔有事要谈,你找我,不会打我电话?”欧阳夏青微斜着脑袋看着他,芊芊手指点着下巴:“我听说,你之前给会长的儿子治病,没看出来,你藏得还挺深。”

    大家彼此彼此啦,叶宁心中嘀咕了声,嘴上应付道:“不瞒你说,我就懂点皮毛,撞上对症的,算是中彩票了。”

    “信你才怪。”欧阳夏青撅了撅嘴,倒是没好奇心作祟穷追猛打:“叶哥哥,你今天来也是想采购些市面上见不到的药材吧,之前都是开胃菜,好东西现在才要上来。”

    叶宁恍然地点点头,眼中有了一丝期盼,难怪之前大家都提不起什么兴致,大戏才刚要开场。

    等不多久,陆会长开始主持,通俗的一番场面话之后,一个外市的商家首先亮出了两件凡品四级的上等货,足有一尺长的海参干货,以及一朵有养阴功效的藏花,报价统一为十二万,交众人传阅一圈,紧接着,就有人迫不及待地喊价。

    交易会的规则和拍卖会差不多,同样是价高者得,当然,如果提供药材的商家有特殊要求,比如以物换物的话,也是可以的,药材的品相真伪,都是提前由药材协会负责鉴定,丝毫不用担心被坑,和那种凭个人眼力的大杂烩场子有着本质区别。

    今天这个会场里基本都是业内人士,至少也与药材业搭边,就叶宁粗劣地发现,在场的后天期高手得有六七名,连体期圆满十来名,连体期大成近二十名,差不多占了总人数的十分之二,有的商家一共才来三名代表,就有两人是体内诞生真气的武修,反倒是华远,萧氏,葛家这样的业内大亨,均只是随行一名后天期,凡品三四级的药材,正是对这部分武修的胃口。

    除此之外,不排除商家采购为了收藏,或生意上所需。

    时间不长,两味药材经过几回合的抬价便是名花有主,成交价分别是二十万,二十三万,一般来说,业内人士不会出现盲目追高的现象,大家都比较理智,除非个别极为罕见的品种,亦或是有两个商家都是势在必得。

    有人开了头,之后,一个个商家陆续跟上,越往后品级越高,这是一贯的规矩,到了第四个商家亮宝之时,终于攀上了凡品三级的档次,是一株八十年的白山野山参,由于份量只有七钱,相当于三十五克,两轮竞价之后,仅以三十七万成交。

    接下来,第五名商家掏出一个玻璃盒往台上一放,叶宁原本散淡眼神便是豁然一亮,玻璃黑内一团黑漆漆的东西,看着有点瘆人,可叶宁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当归之中极为稀罕的乌当归,凡品三级之中属于中偏下层次,功效与百年以上何首乌相仿,勉强可以充当第二阶段调理所需的三味主药之一。

    百二十何首乌当然是最佳选择,可那太过难求,而且份量超过五斤的,要价都会百万以上,这笔费用以他目前的财力尚不可及,所以,眼下的乌当归自不容错过。

    一圈传阅下来,商家的报价为三十五万,恰在叶宁认为陆家该给的报酬区间之内,于是,他第一个应下:“三十五万,我要了。”

    原本有几个想要喊价的,一见是叶宁开了口,稍稍犹豫后,均是将视线投向了陆会长,后者可是当众许诺了的,今天叶宁看上的药材,会一例买单。

    “哈哈,既然是叶小兄弟看上的,我陆某人刚才就有过承诺,这样吧,请各位给我个薄面,这枚乌当归我出五十万买下,可好?”陆会长老脸含笑,向周围抱歉地拱拱手,五十万等于是给出的最终报价。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