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到了自助餐区,陆会长反而有点坐不住了,看着一桌满满的食物,与对面吃得不亦乐乎的叶宁略微寒暄几句,就找个借口自去自忙,留下陆展鹏相陪。

    这个交易会是由药材协会主办的,现场那么多业内同仁在,尤其是几方大亨,在整个商界的实际份量来说,并不在陆家之下,他作为协会会长,自不好以私废公,人家给面子,你也不能太过托大。

    对此,叶宁颇为理解,一边好吃好喝一边与陆展鹏随意唠叨两句,打发这无聊时光的同时,暗暗留意着展示台那边的动向,生怕错过了此行的重点目标。

    大半个小时后,陆海燕从边门来到会场内,手里捧个上了盖的瓷碗,叶宁列出的几味药材不是什么稀罕物,庄园里头就有存货,置办起来并不麻烦。

    与此同时,陆龙灏也是如实时监控一般,从主席台那边抽身而来,与他一起的,除了几名协会成员,还有萧震山,秋若雨,齐凯等人,显然,大家对叶宁是否真能上演“神来之笔”很是关注,不光是他们,两张展示台周围的众人也是络绎地投来了目光。

    再度成为会场的焦点,叶宁倒是淡然,不忘将盘子里的最后半块小西点塞进嘴里,这才不疾不徐地擦拭嘴角的油迹与屑屑,仿若在自家餐桌前一般。

    这小子还真是有定如松的大将之风,就是不知道真有本事,还是故弄玄虚,待会儿会长的儿子服药后要是没有半点效果,甚至突发意外的话,那今天可是有的热闹了。

    过半的在场众人心中都是冒出了这一念头。

    “叶先生。”陆海燕来到跟前,将碗轻轻放在桌上,等待叶宁的指示。

    叶宁先招手叫来了服务员撤去满桌的盘子,又让找来一个空的垃圾桶,这才淡淡地道:“让他乘热喝吧。”

    陆海燕微愣,还以为叶宁让服务员收拾有什么别的意图,敢情就为了一个比较舒适的环境?

    纵然心头有些腻歪,面上,陆海燕还是微笑点头,略带忐忑与希翼地看着弟弟喝下了一大碗乌黑的药汤。

    只是在一分钟之后,陆展鹏原本有些呆滞的脸猛然色变,一把捂住胸口,在胃里一阵恶心的催促下,哇地一声长大了嘴,叶宁早有准备,一手按住了他的脑袋,一手抓个垃圾桶,没有让呕吐物四处泛滥。

    “叶先生,展鹏怎么啦?”陆海燕揪心地道。

    陆龙灏见状一颗心也是提了起来,双眉紧锁,却还是强作镇定,没有啃声。

    “没事,多吐吐就好了。”叶宁轻妙淡写的一语,一点都不体谅家属的心情。

    也就是三分钟左右,却仿佛度过了三个小时,会场内针落可闻,仅有陆展鹏的呕吐声不时响起,最终,慢慢消停了。

    “行了,给他擦擦嘴。”叶宁把垃圾桶往桌下一塞,又回到原位,如大爷般吩咐道。

    这种本该下人干的活,这会儿陆海燕也顾不得端大小姐的架子,取了块湿巾边为弟弟服务的同时,焦虑的目光在后者如大病一场的苍白面孔上转个不停:“展鹏,你感觉怎么样?”

    陆展鹏很疲累的样子,脸上却是逐渐露出如释重负般的笑容,完成了数个吐吸,稍稍得以恢复,就在陆海燕的搀扶下起身,冲着叶宁缓缓躬身:“叶先生,谢谢你,我感觉身体里舒畅多了。”

    陆海燕闻言,也是既感激又激动地连连向叶宁道谢。

    “找个地方让他休息一下吧。”叶宁挥挥手:“记得隔天服用一次,要想完全康复,得有一两个月时间。”

    陆海燕忙应是,招来两个工作人员,左右扶着陆展鹏前往休息室,她本人没急着离开,稍显犹豫一下,冲着叶宁道:“叶先生,感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日后若是有用得着我陆家的地方,只管开口便是。”

    这等于是代表陆家承了一份恩情,并许下一个承诺,以陆家大小姐的身份自然有这个资格,不少人看向叶宁的目光都是有些嫉妒,要知道,中海市商界,想和陆家攀上关系的不知几何,却苦于不得其门,也不知道这小子走了哪门子狗屎运,歪打正着给撞上了。

    陆龙灏的老脸上挂着孩子般的喜悦笑容,应付众人道贺的空隙,频频向叶宁点头示意,显然,对于陆海燕的许诺完全赞同,自己唯一的儿子身体好转,此时,他的心情好得没边。

    可叶宁却是摇了摇头:“我不是一个专业医生,在国外的时候给一位老先生打了半年的下手,耳闻目染略懂些皮毛,今天是正好碰上,陆小姐不用挂怀,如果真要感谢的话,可否支助我三五十万,我来这个交易会的目的,主要是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遇到中意的药材,不过,我的财力有限,就怕遇到了也买不起。”

    原本会场内变得不错的气氛因为叶宁的这一番话又再度冷场,一双双古怪的目光直接是将他给盯着。

    这就是个怪胎呐,陆大小姐的一个承诺只值三五十万?简直笑话,陆家的资产保守估计也有十个太阳,你这不是存心打陆家的脸,陆家少爷的身子康健就那么廉价?

    陆龙灏脸庞果然僵了僵,旋即又浮现笑容,缓步上前,温和道:“叶小兄弟,小儿的病得以医治,你是我陆家的恩人,今天的交易会,你要是看上了什么药材,只管点个头,一切费用由我陆某人承担。”

    叶宁又不是傻缺,他当然知道陆家的一个承诺远远超过三五十万的价值,可他有自己的处事风格与原则,一来,出了这个门,他就没想过再和陆家有任何交集,二来,他的本心很反感乘人之危就敲上一笔的做法,自己能治好陆展鹏不假,可还是有所保留,打了折扣的,他的药方只是用以综合陆展鹏体内堆积过甚的真气种子,不断减轻身体的负担,最终结果,陆展鹏康复后,依然会停留在连体期小成,并不会寸进,这其实是一种大大的资源浪费,等于陆展鹏过去五年的痛苦与折磨白白承受,未能化作应有的境界提升。

    以他的衡量,这个程度的治愈,也就值二十万块的报酬,还是考虑到陆展鹏处于“病危”边缘,才略微加码,陆家人想含混过去,他不会放过,可给多了,他反而觉得烫手。

    一时间,叶宁微微皱眉,脸色显得很是为难。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