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住叶宁的是陆会长身边那名三十多岁的女子,长得不算漂亮,却胜在肤色白皙,气质端庄沉静,眉眼之间隐隐透着一股上位者的威严,正是陆龙灏的大女儿,陆海燕,陆家大半生意的实际掌控者。

    “何事?”叶宁顿下脚步,回身平静问道,脸上不起一丝波痕。

    陆海燕稳了稳被叶宁一语撩动的心绪,定定地看着后者好一会儿,才道:“你刚才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能不能说得明白一些。”

    叶宁嘴角拉起一丝不羁的弧度,慢慢伸出一根手指,指向陆会长身边的青年:“四五年前便达连体期小成顶峰,因为过度激发,适得其反导至误入歧途,之后周而复始,久而久之,到如今,已是恶疾缠身,我没猜错的话,最近一年他都在服用镇痛药,而且频率越来越高,我敢断言,只需再等上三个月,他就没法再下床行走了。”

    陆会长身边青年外表形容枯瘦,双目无神,看着病怏怏的,一般人说不得还会觉得是纵欲过度,可叶宁分明从他的体内感受元阳何止亢健,简直旺盛得过分,澎湃如翻腾的江海,却又没有一丝真气的影子,那只有一个解释,堆积了太多的真气种子,始终无法化为真气,这对身体来说是一种极大的负担,更存在极大的隐患。

    以青年目前的状况,体内随时有泛滥之势,那后果,将会导至身体的各个部位逐渐失去本来的正常功能,最终成为医学意义的植物人,叶宁所说的三个月时间,其实已经是最乐观的估计,至于之后的进一步恶化,他故意没有袒露。

    此话一出,周围众人大惊失色,搞药材的属于业内人士,就算本身不练武,也多多少少普及了这方面的知识,那青年是会长近四十岁时得的儿子,今年才刚满二十,身子骨虚大伙儿都略有耳闻,可按叶宁的意思,十五六岁时竟有冲击连体期大成的资格,那绝对算得上是一棵练武的好苗子,而现在,却是再有三个月便要卧床不起,其中反差之大,让人一时间难以接受。

    陆龙灏,陆海燕父女的脸上因为叶宁的一番话变得惊慌交加,再没了半点沉稳之风,而那青年则是目光复杂看着叶宁,眼中有着痛苦之色浮现,双拳紧握,骨节处有些发白,全因对方所说丝毫无差。

    叶宁遗憾地摇了摇头,再度默默转身,看这架势是只管看病,却没打算医病,这一回叫住叶宁的是陆龙灏,关系到自己儿子的健康,他老也没法顾及场合,没法再继续矜持:“叶先生,小儿辉鹏可还有救?”

    叶宁没有回头,沉默了小片刻,传出淡淡的声音:“五成把握,愿意让我试一试的话,明天傍晚带他来华远集团,我下班之后应该有点时间。”

    “今天不行吗?”陆海燕急道,陆辉鹏是她的亲弟弟,姐弟两的关系一直很好,这五年来,为了弟弟的病痛,她不知找了多少名医大夫,甚至不惜从国外请来了专家,却都是束手无策,今天好不容易遇上“救星”,她是片刻也不想耽搁。

    叶宁回头苦涩一笑:“陆小姐,这里不欢迎我啊。”

    静!整个会场从第一个宾客入场后就没有如此刻这般安静过。

    所有人的心情都是被叶宁这一句诉苦搅得乱七八糟,这什么人啊,你要是能医治会长的儿子,只怕提出让这交易会推迟一天的要求,会长也会立刻答应。

    陆龙灏的脸色就仿佛吃了蟑螂,陆海燕也是尴尬万分,不过为了这五成救治弟弟的可能,略一纠结,她便银牙一咬,向叶宁微微欠身:“叶先生,之前冒犯之处,还请见谅。”

    大小姐开口道歉了,这得多大的面子啊,众人虽然理解,但多少还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一个个屏息凝神,尽可能地不让自己发出半点不和谐的杂音。

    叶宁倒是坦然一点头,受之不疑,也没急着一展身手,而是缓慢地将目光移向了林海沧夫妇,不给半分颜面地冷声道:“要不是看在秋总的份上,现在就让你们滚出去。”声落,又扫了葛飞一眼,并未和后者计较。

    林海沧夫妇的脸色几乎是在一瞬间变绿了,既不好发作,又不好甩手而去,只能如两根插定的竹竿,硬着头皮,承受满场看猴子一般的目光,这份耻辱,是夫妇二人有生以来的第一次。

    秋若雨面上没有什么情绪表露,但仔细看,嘴角却是多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无奈,叶宁如此对待林海沧夫妇算是以彼之道还之彼身,稍显锱铢必较但也在情理之中,可偏偏稍带上她的名义,怎么都有点祸水东引的感觉。

    众人看向叶宁的眼神起了变化,有不满,有惊异,甚至有敬畏,独独没有了轻视,一条整天乱吠的狗不可怕,可怕的是有着狼一般隐忍,一旦揪着机会果断露出獠牙,让对方鲜血四溅...这仇报得,连十分钟都没隔,何止是加倍讨还。

    叶宁只是做了自己认为该做的事,才不管别人怎么看他,悠悠地来到陆展鹏的跟前,盯着后者看了一会儿,其实是再仔细感应一下后者的体内状况,随后道:”伸右手,我把把脉。”

    陆展鹏作为一个练过武的人,本能地一丝警觉,可想到自己都快成个废人了,就乖乖抬起了右手。

    与中医不同的是,叶宁伸出三个手指搭上对方脉门,这种把脉方式,是老头那本行医笔记上的独有记载,专门针对武修,一分钟之后,确认自己判断无误,就收回手,脑子里翻了翻行医笔记中的有关疗法,让取纸笔来,刷刷写下四味品级才不过凡品五级的药材。

    “按照我的方子抓药,隔天服用一次,大概两月时间就好了。”

    陆龙灏忙接过药方扫了几眼,眉头就皱了起来,显然不太相信,凭这几味低级药材能够治好困扰自己儿子五年之久的病痛。

    叶宁看出了对方的心思,不等对方开口,就说道:“这些药材都是大路货,即便生吃也不会要人命,用猛火加热半个小时就成药了,陆会长不放心现在就让人去把药材抓来,有没有效果,服用一次不就知道啦。”

    陆龙灏一听有理,他也是果断之人,当下,就把方子交给女儿让赶紧抓药,并试图请叶宁去休息室小叙,其实是怕叶宁忽然玩消失。

    叶宁又不是菜鸟,哪不明白这老狐狸的想法,指了指自助餐区:“陆会长,要不就去哪儿坐坐吧,今天午饭吃得少,现在肚里又有点空了。”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