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场围观众人当中,不乏药材协会的办事人员,他们隐晦地交换着眼神,墨迹了好一会儿,却任是无人站出来主持,这种左右得罪人的差使,又不关自个儿的切身利益,谁会愿意当这个葱头先锋?

    “季叔,这事还得您说个话,这个姓‘叶’的小子究竟有没有资格留在这里。”打破沉默的不是林海沧夫妇,也不是秋若雨等人,而是看了整场戏的葛飞。

    被葛飞点名的是位年近五十的长者,药材协会的理事之一,身材干瘦,头顶微秃,下巴尖尖的,有点尖嘴猴腮的模样,尤其是一对眼珠转来转去,给人一种老奸巨猾的感觉,业内人士大半心里都清楚,这位季叔平日里与葛家瓜田李下,私交颇为莫逆。

    在一道道目光的注视下,只见得季叔略微迟疑,就缓步上前,将叶宁上下打量之后,却是一扭头道:“秋总,这位叶先生是贵公司的职员,你看这...”

    从葛飞称呼叶宁为姓“叶”的小子,季叔心中就明白了葛家的立场,同时也明确了自己的立场,这会儿主动询问秋若雨的意思,只不过是不想把这个恶人当得太过明显。

    秋若雨黛眉轻蹙,纠结了片刻,淡漠道:“季理事,按规矩办吧。”

    季叔抱歉地笑笑,转而面对叶宁时笑容一收:“叶宁,协会的邀请名单中,好像没有你的名字。”

    叶宁不置可否地“哦”了声,目光向着四周扫荡开去,却没有发现欧阳夏青的影子,不由头疼地挠挠后脑勺,他担心自己成了众矢之的,冒然言明实情,会给后者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好吧,那我就先告辞了。”

    斟酌之下,叶宁选择了以退为进,可葛飞却是不打算就此放过他:“哼,没有被邀请就混进来,季叔,我觉得这个姓‘叶’的小子很可疑,说不定是个扒手,他那个箱子里装着什么,有必要搜一搜。”

    听得这话,叶宁双眼一眯,还不待他开口,简懿雯就等不及地添上一把火:“就是,这小子偷偷摸摸,贼眉鼠眼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说不定已经得手了正准备开溜,必须搜一搜。”

    季叔露出为难状,他本不想把事做绝,可见葛飞如此坚决,也只能把恶人进行到底,打个哈欠,道:“叶先生,你不请自入本就错在先,如果方便的话,请打开箱子,也好打消大家的疑虑。”

    “不方便。”叶宁斩钉截铁地回绝,笑话,自己堂堂正正地进来,没有招谁惹谁,就被一帮人炮轰,现在还往他的身上泼污水,真当他泥捏得不成?

    “德哥,去把那箱子拿过来。”季叔面色一沉,就要给出最后通牒,却被葛飞抢了先,随着他的指令下达,身后那名精壮男子便举步上前...

    “葛飞,你别太过分了。”以方澜后天小成的实力,自然是能看出精壮男子处于后天初期,当时就横移两步挡在了叶宁身前,冷冽喝道。

    叶宁是她的下属,不论是非曲折,她绝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前者被以大欺小。

    “方澜,这是叶宁自己的私事,你不要插手。”齐凯面带不悦地沉声说道。

    方澜充耳不闻,连看都没看齐凯一眼,只要秋若雨没有表态,她就不会改变主意。

    秋若雨果然没有啃声,沉默代表了默认。

    林海沧向秋若雨看去一眼,眼中闪过一丝不满。

    “呵呵,好热闹啊。”就在这剑拔弩张之时,一道中气十足的笑声响起,就见到一位年近六十,腰不弯,背不驼,身材保持良好,面色红润,精神矍铄的长者从休息室方向缓步走来,陪同左右的是一名二十出头的青年以及一名三十多岁的女子。

    “会长。”“陆会长。”

    围观众人登时个个堆起了笑脸,殷勤地打招呼,长者乃是药材协会的会长,同时也是商会的理事之一,陆龙灏。

    倒退十年,陆龙灏乃是中海市商界的风云人物,陆家的生意遍布周边好几市区,五年之前,陆龙灏被推选为药材协会会长之时就宣布,将家族生意全权交由大女儿打理,并且不再涉足中海市药材业,底子厚,资格老,又撇清了自家利益牵扯,这让陆龙灏在业内拥有了无人企及的威望。

    以药材协会三年一度改选会长,每个人最多担任三界的规矩,没有意外的话,一年之后的换届改选,陆龙灏将毫无悬念地三度连庄。

    对众人追捧,陆龙灏脸上含笑,频频点头以作回应,一路来到季叔的面前,有意无意地瞟了眼互相对持的方澜二人,这才和声道:“老季,怎么回事啊?”

    “会长...”季叔不失恭敬地将有关情况简单说了一遍。

    “哦。”陆龙灏听完,沉默地想了一会儿,目光一转落在叶宁的身上,笑容依然不减:“小伙子,不请自入,确实不应该啊,而且,你还和老林夫妇闹得有点不愉快,这样吧,你向老林夫妇道个歉,其他的我也不追究了,你自行离去便是。”

    陆龙灏的这个决定算是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叶宁既然是华远的职员,那秋若雨的面子是要给的,但一点惩罚没有,又未免太过偏驳,他和林海沧的关系不远不近,总算也有过交集,林海沧还是秋若雨的父亲,送个顺水人情,事情有个说法也就过去了,至于葛家小子,交给老季去安抚,反正他老季和葛家关系密切,业内有几个人不知道?

    会长开了口,有些人虽然不甚满意,但也不敢苛求,简懿雯恶狠狠地瞪了叶宁一眼:“臭小子,今天算你运气好,改天再找你算总帐。”话末,鼻子朝天一冲,只等叶宁低三下四地过来道歉。

    所有人,包括秋若雨,方澜都觉得这已经是一个绝对能够接受的结果,叶宁一定会顺阶而下,可不知怎的,叶宁犹犹豫豫的,似乎难以下定决心。

    让众人久等了十来秒,叶宁忽然问道:“陆会长,这真的是你的最后定夺?”

    陆龙灏眉头一抬:“小伙子,你有疑问?老林夫妇怎么说都是你的长辈,你不会觉得给长辈道个歉抹不开脸面吧。”

    陆龙灏的语气不再那么客气了,在他看来,这个年轻人有点不识时务。

    “哎,可惜了一棵不错的苗子,我没估计错的话,应该是四五年前的一点点偏差误入歧途,从此越走越远,再不迷途知返,恐怕下半生只能躺床上度过了。”

    一番在旁人听来摸不着头脑的叹息之后,叶宁摇头转身,起步走向林海沧夫妇,而将将迈出了两步,身后就追来了一道女子惊急的声音:“叶先生,请先等等。”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