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的刹车事件,林非凡表面伤得不重,可经医院检查之后,却是诊断为轻微脑震荡,要不是林海沧拦着,简懿雯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要去找叶宁算账,在简懿雯看来,叶宁虽然不是事故酿成的直接责任人,却是负有相关责任,正因为叶宁上一次出手打掉了林非凡的两颗门牙,才会有昨晚林非凡的伺机报复,最终,导致了飞来横祸。

    作为一个母亲,宠溺自己的儿子到了蛮不讲理的地步,真不知道是悲哀还是可怜。

    当然,此时的叶宁并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何事,他只当是上一回结下了恩怨,林海沧夫妇这是要当众给他难堪,而随着简懿雯一声怨毒的尖叫落下,也是将这个大厅内无数的目光给吸引了过来。

    葛飞见状,冷笑一声,目含讥嘲地看看叶宁,抱起膀子摆出了一副看戏的姿态,他自然是认得林海沧夫妇,也知道夫妇二人的身份,既然华远总裁的家人要找叶宁的麻烦,他没理由非要抢在前头,这可是一场难得的窝里撕,相信在场的业内同仁也会非常感兴趣。

    “林叔叔,简阿姨,叶宁究竟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你们非要在这种场合闹呢?”眼见林海沧夫妇就要杀到跟前,方澜先一步挡驾,这对夫妇再怎么说也是总裁的家人,真要在这里闹将起来,丢的是总裁的脸,被笑话的是华远。

    方澜是秋若雨的亲信,简懿雯本就看不顺眼,这会儿逮着叶宁正是怒火冲顶之时,更是一点颜色都不给:“方澜,不管你的事,躲一边去,这个姓‘叶’的小畜生,我今天要好好收拾他。”

    林海沧还比较冷静,默不吭声,不过却没有阻止简懿雯发飙的意思。

    方澜也是犟脾气,对方不讲理,她同样寸步不让,面色一板,冷冷回视。

    “方队长,这位大娘现在正处于更年期,你多理解,别太认真了。”叶宁懒洋洋的声音从方澜的身后荡漾开来,没有太大声,也没刻意遮掩,直接是引得周围一阵憋笑。

    简懿雯一指叶宁,勃然喝道:“小畜生,你说谁更年期呢?”

    “大家瞧瞧,标准的更年期状态,发泄时面色涨红,浑身发颤...”

    叶宁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一脸的云淡风轻,缓上半步,手掌一摊,做出个邀请大家观摩的姿势,仿佛真是一场更年期症状的教学课正在上演。

    “小畜生,你,小畜生...”感受到那些奇异的目光疯狂地向自己汇聚过来,简懿雯快要气炸了,打架的唇齿哆嗦得厉害。

    “哎呦喂,大娘,我真不是你儿子。”叶宁忽然变了副大伤脑筋的表情,一拍大腿,哀叹道。

    “哈哈。”周围众人先是一愣,片刻后,再也憋不住了,都是失笑出声,就连不爱开玩笑的方澜也有些忍俊不止,这叶宁可真够毒的,简懿雯骂了半天小畜生,感情是在骂自己儿子。

    简懿雯的血压登时飙升,差点没晕过去,幸好林海沧搭了一把。

    “够了。”林海沧的本意是指着简懿雯将叶宁羞辱一番,毕竟当众斗嘴皮子,简懿雯既占了年龄优势,又占了性别优势,可不想叶宁心态好得一塌糊涂,一张嘴就如同犀利的软刀子,反倒是自己的老婆出了大丑,眼下,他是不得不出面了:“叶宁,你怎么会在这儿,难道又是和上次慈善晚会一样,偷偷摸摸混进来,你究竟是什么企图?”

    林海沧的思维非常清晰,不管他对叶宁的恨有多深,就目前而言,能够抓住的只有一点,那就是叶宁并非应邀来宾,先把后者轰出这个会场再说。

    华远一共只有五个参加名额,而这五个名额中并没有叶宁的名字。

    “叶宁,你怎么会在这儿,公司好像没有第六个名额分配给你吧。”就在叶宁思忖,方澜犹豫着是否要替叶宁再挡上一挡之时,秋若雨等一众人走了过来,其中的齐凯眉头深皱,人未到,责难声已传来过来。

    华远,萧氏,葛家作为目前中海市药材业风头最劲的三方,今天这场交易会的主办方药材协会,经过了多方面权衡考虑,最终都是给了五个参加名额,这在业内是有着极大的象征意义,等同于认可了这三方为第一梯队,其余的商家,包括四大药材批发商,至多也就四个名额,少的仅为两席。

    药材协会虽然名义上属于服务型机构,可隐形权利不小,而且协会的会长,副会长,理事等都不是泛泛之辈,只要是中海市业内,就没哪个商家会不给药材协会面子,更不会肆意破坏后者定下的规则。

    如林海沧夫妇,用的是非凡实业的名额,拢共两个,他们的司机兼保镖就只能留在外头候着。

    叶宁的视线向齐凯扫去,同时见到的还有秋若雨,业务部总监苗慧英,以及秋若雨的助理,韩慧,几人的脸都是绷得紧紧的,尤以齐凯神情最是阴沉不善。

    除此之外,叶宁还留意到了远远观望的萧氏一方,其中萧建豪身边一名气质儒雅,容貌俊逸的中年男子,与萧建豪长得破有几分相似,想来应该是萧建豪的父亲,这对萧氏父子果然如传闻中的那样心机深沉,一点都没有要过来插手补刀的意思,完全就是置身事外的看客姿态。

    叶宁回道:“齐副总,我来参加这个交易会,并没有占华远的名额。”

    齐凯咄咄追问:“没有被邀请,就没有资格参加,我倒要问问你是怎么进来的?”

    叶宁感受到了齐凯的针对之意,就冷淡地顶了回去:“今天是星期天,参加这个交易会是我个人的私事,没必要向公司领导汇报吧。”

    “你...”齐凯被噎了一道,就要开启领导模式,秋若雨淡淡的声音却是飘了过来:“齐副总,这不是在公司里,我们的身份是应邀来的客人。”

    齐凯到嘴的训话又咽了回去,深瞥了秋若雨一眼,以他看来,后者明显是袒护叶宁,不让他继续发难。

    秋若雨确实存了这个念头,前段时间,叶宁既为公司做出了贡献又证明了自己的价值,是保安部仅次于方澜的存在,是华远在药材业扩张急需招募的人才,要是因为被活生生地赶出会场,而对华远失去了归属感,继而离职的话,那绝对是公司的一大损失。

    可她又无法公然保下叶宁,华远一共五个名额悉数在场,她有点小小后悔,当初叶宁连提三个要求确是过分了些,可也没必要全盘否定。

    不知何时,周围静了下来,一双双眼睛都是巴巴地望着叶宁这个焦点,等待一个结果。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