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朝庄园一号厅,足以容纳几百人聚会的超大空间,装点得金碧辉煌,穹顶三十六盏水晶吊灯组成气势非凡的方阵,将柔和的亚金色光芒倾洒向大厅内的每一处角落。

    在大厅的中央,平行放置着两张硕大的展示台,台面铺上厚厚的绿色绒布,被一圈人还算有序地围着,三五扎堆互相交流,咋看这一场面,还以为是到了哪家赌场。

    欧阳夏青把叶宁领进场后,两人便分开了,叶宁先去自助餐区吃了点小食,而后散步来到离主席台较远的那张B区展示台,目光不经意地扫过那十来种品级不高的药材样品,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兴趣。

    略略逗留,叶宁又转去了靠内的那张A区展示台,这边一共才亮相了四种药材样品,不过品级却有了质的提高,每一样都达到了凡品四级标准,显然,AB两区是被主办方特意划分了档次。

    在一株野生五味草的几位议价者中,叶宁看到了第一个熟人。

    无声无息地靠近,叶宁竖耳倾听了一会儿,当听闻那株野生五味草的主人开口报了五万的价格,他不禁暗自摇了摇头,野生五味草将将够得上凡品四级,温养脏腑的功效又仅限未雨绸缪,真要体内有所顽疾,最多只是缓解之用,并不能实质性的治愈,五万块就算砍去一半,都闲贵了。

    “方队长,一个人来的?”叶宁见方澜面露沉吟状似乎有点意动,就及时凑上去打了个招呼。

    方澜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叶宁,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你怎么来了?华远一共才五个名额,秋总又帮你额外申请的?”

    叶宁苦笑摇头,怎么可能,自己又不是秋若雨的什么人,级别还差了老远,凭什么给自己特殊照顾。

    低声对方澜耳语了几句,叶宁便从人堆里退了出来,与方澜来到一处相对安静处,方才道:“方队长,五味草不值五万,就算两万还是贵了,而且,对你应该没什么用处。”说着,略带深意地看看对方。

    方澜当即反驳道:“你懂什么,后天期和连体期的体内真气强度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五叶草有温养脏腑的功效,能降低脏腑因为真气的冲击产生损伤的几率,你应该明白,练武之人最担心,也最怕的就是出现内伤。”

    方澜说得不无道理,这就好比一辆车要注重平时保养,而不是等出了故障才去维修是一个道理,但叶宁并不为之所动,略显严肃地摇头道:“问题的根结不在这里,如果体内已经有了损伤,五味草治标不治本。”

    方澜沉默,盯着叶宁看了好一会儿,嘴角忽地一掀,溢出一缕冷笑:“不要以为看了几本医书就什么都想当然了,等你哪天达到后天期,有了切身体会,就会明白,纸上谈兵多么可笑。”

    得,自己一片好心提醒,这个女人不领情算了,还反过来嘲讽自己。

    “好吧,好吧,当我没说。”叶宁索然地挥挥手,实在不愿再为这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女人伤脑筋。

    “姓叶的,还真是到哪都能碰上。”

    只听得一道沉声突兀传来,叶宁视线一转,见到大步走来的青年,登时一呆,正是昨天在活动现场对自己丢下一句警告后扬长而去的葛飞,在葛飞的身后还跟了一名三十出头的精壮男子,面色冷峻,目光如鹰如隼,颇为锋锐。

    离得近了,叶宁从精壮男子的体内也是感受到了真气的存在,处于后天初期的层次,从他落后葛飞一步看来,应该是保镖角色。

    能有后天期高手随行护卫,葛飞果然不是个装逼货,麻烦又找上门了。

    “葛兄,还真是缘分啊。”叶宁有气无力地点点头,淡淡一笑。

    “叶宁,你认识葛飞?”方澜凝眉问道,她能从葛飞看向叶宁的眼神中察觉,似乎不怎么友好,心头也是闪过了一丝不安。

    葛飞是中海市药材业巨头葛家的三代独苗,未来葛家偌大基业的唯一继承人选,年纪不大,却是个二杆子,脾气硬得像块石头,常以“言必信行必果”标榜自己,仿佛只要他一个不乐意,地球都得倒着转,去年华远初涉药材业的时候,与葛家有过短暂的矛盾冲突,华远的第二家药材店开张的当天下午,就是这个葛飞带人冲锋把店给砸了,事后,还是请了药材协会的一名理事出面调解,才使得华远与葛家之间达成了井水不犯河水的约定,直至如今。

    “昨天下午有过一面之缘。”叶宁摸着鼻子含糊地道。

    “你不是职业游戏玩家吗,怎么会混进这个会场来了?”葛飞扫了眼方澜,随即沉着脸问叶宁。

    “葛飞,叶宁是华远的职员。”方澜抢在前头替叶宁回答。

    “华远...”葛飞想了想后,恍然道:“哦,我记得你,你就是华远特聘的那个保安经理,整个行业内,也就是你们华远最标新立异,一帮大老爷们儿归一个女人指挥。”

    略带轻蔑地摇了摇手指头:“闲话少说,昨天这个姓‘叶’的打了我的两个兄弟,还甩了我的面子,梁子已经接下了,本来还想让他多蹦跶几天,既然遇上了择日不如撞日,你们华远要替他出头的话,那必须给我个满意的交代,如果不想管也没关系,我会和他私了,怎么说吧?”

    方澜不悦地蹙起黛眉,这个葛飞也太嚣张了,压根就没打算在这样的场合给华远一个面子,不过生气归生气,眼下该如何处理,她却不能擅自做主,毕竟她不是华远的当家人。

    “什么怎么说,周末是业余时间,我就算杀人放火也和公司没半毛钱关系,葛飞,你...”叶宁自然不会让自己的事牵扯到公司头上,不等方澜表态,便是挺身揽下,而话才出口一半,意外又生。

    “姓‘叶’的小畜生,谁放你进来的?”一道充斥着怨恨与愤怒的女子声音尖锐的响起,叶宁莫名其妙地一转头,当见到向自己杀奔而来的林沧海,简懿雯夫妇,尤其是简懿雯,那张脸臭得仿佛死了爹娘一般,他的心头顿感无数头草泥马狂奔乱跳,这叫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下子可有的热闹了。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