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因为叶宁的一句话而迅速静了下来,仅仅持续了几秒,轰然沸腾,眼下不过是十六进八的淘汰赛,可“冠军”的呼喊声却是肆意蔓延开来,起初还是此起彼伏,很快便是形成了连绵的声潮,汹涌之势,仿佛要将多功能厅的穹顶击穿。

    暖场区域的那些参赛选手具皆沉默,一个个微沉着脸色,投向叶宁的目光也不怎么友善了。

    如此效果叶宁也没有料到,他只是一时有感而发,愣了小片刻之后,扭头看看身边主持人有些夸张的神情,无奈地扁扁嘴,将话筒直接塞还给后者,随即双手揣进裤兜里,如逛街般溜达着步下舞台。

    这家伙还真是有个性,只管点火,不管灭火,你好歹和大伙儿打声招呼,说句“谢谢支持”之类的场面话再走呢...被孤零零留在舞台中央的主持人只能心中苦笑,幸好,他的专业水准还挺过硬,略微踌躇,就即兴发挥了一段诙谐的过渡语,总算让滚滚声浪逐渐平息。

    比赛继续,八强产生后,八进四,四进二的淘汰赛,叶宁又两度登场,随着他均是以较大优势胜出,人气也是一再飙涨。

    对此,叶宁采取了冷处理,无视现场玩家们的热情,上台时抬头看天花板,下台时低头看脚尖,等候暖场时闭目养神,他的本心不是为了出风头,也没有一个明星梦,能积累多少粉丝,无形中会拉多少仇恨,这些他都不在乎,参赛的唯一目的,就是冲着冠军的三千奖金去的。

    可事与愿违的是,他越是这副冷漠的态度,现场玩家们的追捧就越是高涨,在他们看来,这是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霸气,也真是叫人如之奈何。

    最终的冠军赛作为压轴,就如同电视里的综艺节目一般,之前总是会腾出老大篇幅的广告时间,现场,主持人又一次将之前宣传推广过的内容提纲挈领般翻了出来,叶宁也是借着这个当空,悄悄出了侧门去卫生间解决一下。

    几分钟后,叶宁甩着湿漉漉的手从卫生间出来,才没走几步,就被迎面而来的两道高大魁梧的身躯挡住了去路。

    “嘿,哥们儿,想和你商量件事。”其中一名身高超过一米九十的男子,剃了个板刷头,身板结实有力,也就二十上下的年纪,颇为随性地伸手拍了拍叶宁的肩膀,居高临下地道。

    叶宁抬眼看看他:“你说,我听着。”

    “等会儿的冠军赛飞哥志在必夺,委屈你屈居亚军,放心,只要你给这个面子,不会让你白白留下遗憾。”理所当然地说着,板刷头男子冲身边另一个稍矮却更壮实的同伴递了个眼色,后者这就从兜里掏出一叠没拆封的百元钞票,随手向叶宁一抛。

    “啪。”叶宁没接,于是一叠百元钞票打在他的手臂上之后,落下地面。

    “怎么着,嫌少?”略微等待,二人见叶宁还直直地傻在那里,压根没有弯身拾钱的觉悟,两张面孔这就缓缓阴沉了下来,板刷头男子再度一伸把掌搭上叶宁的肩头,这回也不拍了,微微眯起的双眼中,威胁之意流露而出。

    “钱多钱少在其次,关键是你嘴里的‘飞哥’我不认识,这个面子不用给。”叶宁一脸淡然地道,对方如果好好说话,再放低姿态和他做个交易,一万块钱他未必不动心,可想以耍流氓的威逼手段让他就范,就凭眼前二个貌似在校的体育生还真不够资格。

    “呵呵,连同大三年级体育系的飞哥你都没听说过,还真是白混了。”板刷头男子冷笑一声,搭在叶宁肩头的五指开始发力,而片刻后,他的脸色豁然一变,因为从指间传来的感觉,就好像捏在了一块石头上,力加得越大,他自个儿的手就越疼。

    “让开。”叶宁给足了对方发挥的时间,这才抬手扣住对方的手腕,在对方猛然间泛起骇然目光之中,硬生生地将其掰开,随后一把甩开。

    眼见板刷头男子吃了大亏,他的同伴也没干瞪眼,一道厉色从眼中闪过之后,挥拳就向叶宁的腹部抡来,这家伙明显是个打架老手,搞突然袭击之余,还一出手就攻人软肋。

    叶宁眉头一皱,脚下纹丝不动,却是在转瞬间完成了提拳击出,与对方的拳头来了个隔空相撞,只听“咔嚓”一声脆响,对方的脸庞即刻一阵扭曲,一道闷哼声从鼻孔传来,而叶宁则是慢慢收拳,并丢给蠢蠢欲动的板刷头男子一个警告意味十足的冰冷眼风,随即迈开步子,从二人间的空隙穿身而过。

    板刷头男子看着叶宁的背影脸色一阵阴晴不定,终究还是没敢冲动,再关注同伴的时候,发现,同伴已是满头冷汗地蹲下了身子,抱着那只骨骼错位的拳头,一口一口地抽吸着冷空气,总算还有几分硬气,并没有呼天喊地。

    施施然回到了现场,广告时间差不多接近了尾声,叶宁也就没再去暖场区就座,直接等在了舞台边缘,没多久,当听到主持人宣布冠军赛开始,有请双方选手上场,叶宁正欲举步登台,却是被暖场区离座起身的一人叫住。

    “你真的不准备给个面子?”那是一个与板刷头男子年纪相仿,一身黑色运动服盖不住健挺得身姿,脸庞轮廓分明,皮肤略黑,头发直立的单眼皮青年,光从外貌来说,这是一个谈不上帅却很MAN的男人,他不紧不慢地来到叶宁身边,唇齿微动,吐出一道低沉的声音。

    叶宁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料定这人就该是飞哥了:“面子不是靠别人给的,是要靠自己挣的。”

    “好,你有种。”被一口弹了回来,单眼皮青年不见生气,玩味地笑了笑,而后冲着舞台上大声说出了一句所有人始料未及的话:”主持人,这场冠军赛,我弃权!”

    一语落地,几乎是数个呼吸间,现场近千道满载惊异的目光便是汇聚而来,单眼皮青年犹如没有感受到一般,身子微倾凑近叶宁耳边,沉甸甸地说道:“在中海市,敢不给我葛飞面子的就没几个,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飞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希望你好自为之。”完,抡起大步,旁若无人地从侧门离场。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