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吃了一鼻子灰的叶宁,此刻的心情就如同从二十七层直降的电梯,快步走出办公楼,又在街上熙攘的人流中穿梭了一阵,是黄昏佛面的凉风让他渐渐冷静下来。

    十字路口处,叶宁顿下脚步,略带惆怅地吐出一口浊气,而后自责地拍了拍额头,脸上的郁闷之色迅速散去,他意识到,是自己太感情用事了,想当然地把秋若雨当成了孩时那个总喜欢粘着自己的小丫头片子,时过境迁,当年的小丫头片子如今摇身一变,已成了掌控几十亿市值的公司总裁,万众瞩目的商界天之骄女。

    除非自己坦明身份,不然,在秋若雨的眼中,自己就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公司职员,凭什么给自己大开规则以外的便利之门?自己竟还登鼻子上眼开口借钱,真是无稽至极。

    恰恰,叶宁不能,也不愿挑明身份,一个男人给不了一个女人承诺,又何必给她带来一个虚幻的梦,这不是欢场的一夜露水姻缘,彼此也不会相忘于江湖,终有一日,当梦成空之时,那会是一种无法弥补的伤害,会是一种刻骨铭心的痛。

    “哎,自己这些年的磨砺,本以为早就心坚如铁,没想到给一个小丫头搅乱了...”伫立良久,叶宁颇为自嘲地摇头失笑,片刻后,才慢悠悠地踏上斑马线,再度汇入汹涌的人潮之中。

    ......

    接下来的几天,叶宁除了一次外出任务之外,不是在训练场折腾,就是窝在休息室,与其余几名外勤保安也混熟了,日子过得好不舒坦,唯一遗憾,他拜托了余乐,杨清辉,吴可欣等替他寻找门路,以便混进周日的交易会现场,却一直没有得到落实。

    转眼来到周五的傍晚,夕阳西斜,坐实电脑前忙活了一下午的叶宁终于如梦方醒般伸了一个懒腰,抬眼看看墙上的时钟,四点四十分,离准点下班还差了二十分钟。

    关了电脑,叶宁从位置上起身,没惊动旁人,很低调地向着外头走去,今晚余乐组织了一场周末麻将,反正待着也是闲着,果断散人。

    不曾想,刚转到一楼大厅,就被斜刺里杀出来的方澜逮个正着。

    “方队长,回来啦。”叶宁忙扯起个灿烂的笑容,心中却是暗道晦气,连续两天这个女人外出没赶在下班点回来,今天突然来了个回马枪。

    方澜面无表情地道:“游戏玩够了,这是准备下班?”

    叶宁一呆,旋即矢口否认:”上班时间还能玩游戏?方队长你别逗我了,还有,现在没到下班时间,我怎么可能提前早退,上下走一走,是为了多熟悉一下公司环境。”

    “那就是IT部门搞错了,你跟我来。”意想中的批判没有如期而至,方澜只是点了一句,随后一指电梯口方向。

    不久,三楼的电梯门分开,一前一后,叶宁跟着方澜来到了训练场,此时已近下班时间,偌大的场地空空荡荡,没有半个人影。

    “上擂台。”

    径直来到那方擂台之下,淡淡的吩咐声忽然从身前传来,叶宁眉尖轻佻:“干嘛?”

    方澜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看叶宁那张无奈与茫然交杂的脸,清声道:“我们过几招试试。”

    叶宁恍然,这是特意找自己打架来了,忙连连摇手:“方队长,你放过我成吗?以你后天期小成的实力,我怕是撑住三个回合都够呛,万一出手重了,说不得这个周末我就得躺床上过了。”

    方澜双眸一眯,形成两道危险的弧度:“你怎么知道我是后天期小成,我为什么感受不到你体内的真气存在?”

    被方澜直勾勾地盯着,叶宁目光有些瞟闪,能看出对方所处层次,那是因为自己本来的实力凌驾于对方之上,对方之所以看不透自己,那是由于自己修炼的功法特殊,但这两点,都不便如实说出,仓促间,要编个合理的解释,倒是有些为难。

    “不方便说就算了,你现在是公司保安部的一员,我作为保安经理,有必要了解你的真实实力,这样才能给你安排适合的工作任务,你不用太拘谨,就当是实战练习,简单过几招。”略微等待,见叶宁没憋出声来,方澜也不苛求,不过那比试的决心却是未曾改变。

    叶宁头疼地挠了挠后脑勺,视线在对方挺拔却不失优美曲线的身躯上扫过,又移至那张小麦肤色略带几分野性的脸颊,迟疑了片刻后,突然伸手向女人的手腕抓去。

    叶宁这突然的举动让得方澜心头微惊,不过一瞬间,她极快地做出了反应,一缩手躲过的同时,一个后撤步,再看向前者的目光之中,已有点点冷锐的光芒跳动。

    一把抓空,叶宁没再进一步放肆,目光也不躲避,就这样与对方互视,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轻轻叹了一口气:”方队长,你体内的真气似乎有一丝不稳,所以,想给你把把脉。”

    重伤后使不出原本的实力,不代表感官的敏锐程度下降,昨天与方澜插身而过时,叶宁就有所感应,眼下,彼此相隔才一米来远,他又仔细感应了一番,确定对方体内的真气确有起伏波动的痕迹,以他的经验判断,不是修炼的某个环节出了问题,就是体内的哪里存有暗疾。

    方澜闻言,脸上稍纵即逝地一阵变幻,旋即强自镇定脸颊一肃,断然喝道:“不必!”交予对方把脉,于练武之人来说,等于是把命门交到对方手上,不是绝对的信任,又怎么可能轻易尝试。

    叶宁似乎早料定了是这个结果,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要不是听说了这个女人为自己鸣不平,亲自去人事部找王经理理论,他才不会咸吃萝卜淡操心。

    “别墨迹了,上去。”深深吸了一口气,方澜平复下心头那因为叶宁的一语点破而掀起的波涛,一转身,迈开笔直的长腿,率先登上了擂台。

    叶宁摸着鼻子,从另一边的阶梯缓步而上。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