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毅身子凌在空中,那强而有力的一拳轰在叶宁双臂交叉处之后,竟然再难以下落分毫,这一发现,让得他心头突生一股难以置信之情,而片刻后,一股无形巨力仿佛凭空产生,自他的拳峰反向传导而来,顺着手臂疯狂扩散至全身,顷刻间,他只觉浑身如触电般一阵抽搐,接着,在台下那一道道惊呼的目光之中,身子非但没有就此降下,反而再度腾起,越过擂台的围绳,飞向场外。

    叶宁借助真气将李毅震飞,其实也就是一念之间,之后便是有点后悔,急忙扭头望去,下一刻,他的眼瞳微微一缩,一股懊恼之色浮现而出,在擂台下方,李毅呈抛物线的坠落区域,有着七八张木头椅子无序地摆放着,这要是摔个不巧,后果可真是不好说。

    叶宁很清楚,以李毅练体期大成的实力,被自己的真气反震,此时全身定然处于麻木状态,根本就不可能做出自我保护动作...

    场下,所有人都是无比紧张地盯着飞行中的李毅,终于,也是留意到了危险的存在,个个脸色大变,胆小一些的女性职员更是面色苍白,双手捂嘴,尖叫出声。

    离得最近的另五名外勤保安差不多隔了有十来米的距离,以他们的速度根本来不及施救,而方澜虽然第一时间身子弹射而出,可毕竟相距较远,依然是鞭长莫及。

    叶宁的心头闪过了半秒的迟疑,随即身子一动,如同幻觉般消失原地,再出现时,已是在擂台之下,猛然一掌探出,抢在扬天下落的李毅即将后背接触到一张木椅之前,一把拽住了后者胸前的衣衫,就这样单手拎在了凌空。

    好悬,叶宁的额头渗出点点冷汗,这般情急之下的施救,他也是付出了一些代价,由于强行运转功法调动体内真气过猛,那三道封印受到冲击引起反噬之力,波及了五脏六腑。

    足足过了半分钟,体内的状况总算稳定下来,如同木桩般伫立的叶宁方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忽然察觉到氛围似乎静得有些诡异,忙一甩头,突兀地撞上了几十道宛如看待外星怪物般的目光,之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李毅身上,压根没留意到叶宁是如何到了场下,而让得众人露出这副神态,缘于叶宁单手拎着李毅不算,还就这么一直坚持着没放下,要知道,李毅一米八十的个子,即便身材不壮,可至少也得有七八十公斤,这臂力,岂是普通人所能拥有?

    现场,也就方澜的神情略显正常,却也是眼中带着思索与疑惑,以她后天期小成的实力,全力催动真气之下,也可以轻易单手提起李毅,甚至,练体期大圆满的实力,假如天生力大的话,应该也能勉强办到,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叶宁的实力比她预判中要强悍的多,这家伙藏得够深。

    而且,至始至终,她都没感觉到叶宁的体内有真气存在,想来唯有两种解释,第一,叶宁的实力比她强出不止一个小层次,至少达到了后天期大圆满,第二,叶宁用了特殊方法做了掩盖。

    当然,第一种可能的存在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因为人事部的个人资料上,叶宁才刚满二十五岁,这般年轻就临近先天期的练武天才,有什么理由来应聘一个小小的公司保安?在军方的话,都够资格入选华夏两大精英特种队。

    “咳咳咳。”很快,叶宁就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不由干咳了几声,随后缓缓将李毅放稳在地上。

    “我这,这,这应该算通过考核了吧。”见众人依旧缄默,连带一双双汇聚于自己的目光也没有偏离的迹象,叶宁都快骂娘了,老子他妈也不想露这个脸啊,尴尬之下,也就憋出了这么一句没有悬念的话。

    众人总算回过神来,纷纷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就连顾秘书这个似乎怎么看叶宁怎么不顺眼的女人,这会儿也没了脾气,还能有说什么?这种力大如牛的怪物如果都没资格成为公司的外勤保安,那公司的保安部索性解散算了。

    “叶兄,之前冒犯是我鲁莽了,谢谢你救我一命。”经过了短时间的恢复,李毅终于缓过劲来,急忙起身,冲着叶宁郑重抱了抱拳,满脸的惭愧之色,他很清楚,如果之前不是叶宁出手相救,他即便不丢了性命,也得摔得半死。

    其余五名外勤保安此时望向叶宁的眼光一扫之前的蔑视,于靠硬实力吃饭的他们来说,对强者总是会抱有一颗敬畏之心。

    “叶兄这称呼不敢当,我是新人,日后还请多关照。”叶宁还不知道对方姓什么,只得客套客套,含糊地应付过去。

    可李毅不干,一脸严肃地计较上了:“在我们保安部,尤其是外勤保安,以达者为尊,叶兄,日后有什么事儿,只管吩咐我小李就是了。”

    得,李毅好歹三十上下,比叶宁大了四五岁,却自甘一声“小李”,叶宁也不是那种扭捏的性格,含笑点头之余,颇为豪爽地一挥手:“那我就却之不恭,不介意的话,以后就叫声'叶哥'。”

    至此,保安部本来就只有一个方姐,现在,又多了个叶哥。

    很快,保安部添了一个牛人的消息在公司内部蔓延开来,口口相传之下,难免越描越变形,逐渐演变成几个版本,最夸张的一个,叶宁临空拎着李毅并非一手之力,而是用得五指,这货说不得是练习了武侠小说中鹰爪功的传人。

    叶宁之名,一时间成了公司内的热议话题。

    与此同时,远在萧氏集团总裁办公室的萧震山也是接到了相关密报,当时就找来公司的保安经理单独聊了半个小时,之后,一张面孔微微沉了下来,据保安经理的专业分析,叶宁的实力至少是连体期大圆满,很可能已经是迈入后天期,如此一来,华远的保安部就有了两名后天期的高手...继精心布置的计划,被鑫迪娱乐莫名巧妙地向华远结算了一笔拖了三年之久的尾款打乱之后,又一个坏消息接踵而来。

    于药材业内商家来说,要想做大做强,必须渠道与安全两头并顾,前者属于开源,而后者则是节流,从批发商那里进货与异地自行采购之间,成本差距足足两成以上,一年的累加下来,就会损失掉大几千万的纯利润,足以左右一个商家在业内的竞争力与长远发展。

    而想要异地自行采购,尤其是大单的采购,这就牵扯到一个商家自担风险的问题,异地采购交易点通常是在偏僻的山区,很多还是三不管地带,一旦采购药材交付完毕,之后如何安全运回才是关键之所在,一旦回运途中出了意外,药材被毁,被抢,这对于商家来说是不堪承受之重。

    严重的,一批货赔上一整年,甚至几年的利润都不是什么稀奇事儿。

    可以这么说,在枪支受到严格管控的华夏,如果商家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后天期高手压阵,根本就没资格进行千万级大单的异地采购,变相地就会大大降低商家在业内的竞争力。

    以华远为例,如果不是一年半前招入了方澜,即便进军药材业也会因为无法有效控制成本而竞争力匮乏,更别提与萧家,葛家这样老牌商家比肩,而想要进一步扩张,在渠道拓宽的基础上,扩充高手的数量乃是重中之重,不然,连运输的安全都没法保障,成本居高不下,再多渠道也是形同鸡肋。

    一市之地,后天期高手和珍贵药材一样难寻,往往是有价无市,萧氏集团在业内滚打了十多年,也才网络到了可怜的三名,还是用五十万以上的年薪好生供奉着,平时除了萧震山等寥寥几名核心高层,其他人根本就指不动。

    这种人物,不能为我所用,也不能去到竞争对手,有必要的话,哪怕付出些代价毁了便是。这是萧震山最真实的内心想法。

    “建豪,我听你说昨晚林非凡去找那个叶宁的麻烦,结果反而被叶宁打掉了两颗门牙教训了一顿,这样,你继续煽风点火,鼓动林非凡去找那个叶宁报仇,最好闹得不死不休的局面,但记住,你一定不能参与,要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暗自思量了许久,萧震山微沉的脸色才得以好转,与儿子萧建豪通了电话之后,嘴角更是微扬起一抹奸诈的弧度,能借刀杀人的,绝不自己动手,三十六计盛名千年,无虚。

    只比萧震山稍稍迟了一会儿,中海市药材业另一巨头,葛家也是得到了密报,葛家的两位长者,以及一名不足三十岁的妩媚女子聚在会议室,沉默地交换眼神间,气氛显得很是诡味。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