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可欣在总裁办公室待了小半个小时,等她离开后,秋若雨吩咐秘书将齐凯叫来。

    齐凯来得速度不慢,平时在公司里,他虽然高调强势,却还没有到目中无人的地步,毕竟秋若雨才是公司的总裁,是他的顶头上司,一些基本的职场操守还是不能打破的。

    “齐副总,昨天有一个叫“叶宁”的面试者,通过了人事部和保安部的面试,可今天来报道的时候,却是被人事部拒绝录用,这件事,你知道吗?”待齐凯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入座之后,秋若雨并没有拐弯抹角,淡淡地道。

    对此,齐凯倒是没有否认:“我看了人事部王经理递上来的履历表,这个叶宁不管是学历还是资历,都不太符合公司的录用标准,哪怕是做个保安,也太年轻了,又没有当兵服役的经历,所以,我给否了。”

    齐凯作为公司的执行副总裁,比其他两位副总裁的权限大很多,即便人事部不属于他直接分管,却也有插手的建议权,否定一个小小的保安录用,根本就是件微不足道的事儿,这一点,哪怕秋若雨也不好指责什么。

    “齐副总,昨天业务部吴经理是和叶宁搭档去的鑫迪娱乐,这原本是一笔拖了三年的死账,你不是不知道讨回这笔尾款对目前的公司而言有多么重要,甚至毫不夸张的说,因此得以破格提拔都不过分,可你却因为叶宁资历浅,学历低为由拒绝录用他,还把属于他的那部分提成作为了保安部,业务部的本月度额外奖金,我想问问你,到底是考虑不周呢,还是有什么别的目的?”

    秋若雨屈指轻轻敲击桌面,语气逐渐加重,到了最后变得异常严厉,之前大半个上午的时间用来应付林海沧夫妇,让她没来得及关注邮件,要不是吴可欣前来替叶宁出头,她还不知道齐凯已经擅作主张地把月底发放额外奖金的消息向业务部,保安部作了公布,更不会知道,讨回这笔两千三百万尾款的真正内幕,全是拜叶宁一人所赐。

    这个她一时动了恻隐之心才勉强答应给一个应聘机会的男人,竟然在面试的当天,就完成了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替她秋若雨解决了一个天大的难题,给整个公司带来了宝贵的辗转余地。

    而就是这样一个立了大功之人,齐凯却是冷漠地要将他拒之门外,还无情地夺走了本属于他的那份提成,这让秋若雨平静表面下的内心愤怒到了一个相当的可怕的程度,与个人的私心杂念无关,纯粹站在一个总裁的高度,公平公正的处事原则。

    “秋总,我能有什么别的目的,你说这么说,未免太过了吧。”齐凯闻言猛地沉下了脸,他好歹是公司的二号人物,岂容他人枉加批评指责,哪怕是秋若雨:“叶宁只是高中学历,毕业后有七年的空白期,我听人事部王经理说过,他在面试时的解释是,这七年他在环游世界,呵呵,可能是我年纪大了跟不上年轻人的思维,但就我看来,这完全是一种自我放纵,没有一丁点年轻人该有的人生追求与目标,我不觉得华远需要这样的职员,至于昨天他跟着吴经理去鑫迪娱乐讨回了尾款,那不过是一种偶尔,难道就因为他一时撞上了好运,公司就要破格录用他?华远可不是收容所。”

    “齐副总,那按照你的意思,他应得百分之一点五的提成,你在没有征得他个人同意的情况下,就擅作主张地挪用以给业务部,保安部作为月底奖金也是理所当然的咯?”华婉婷美眸酥眯了一下,又问道。

    齐凯心安理得地一点头:“公司没有录用他,他不是公司的正式职员,当然没有资格享受公司的一切奖励措施。”

    华婉婷没有争辩,干脆地道一声“好”,旋即从办公桌的抽屉里取出一份文件递给齐凯:“这份是我准备裁员的名单,公司现在的状况齐副总你也清楚,有必要减轻一些不必要的负担,这些人要么学历不够,要么经过一段时间的工作证明无法胜任目前的职位,还有几个试用期的,你看看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就交给人事部去处理。”

    齐凯接过文件只扫了几眼,脸色顿时变得难看非常,秋若雨一共列出了十人名单,涉及到了五个部门,清一色地全是他齐凯或远或近的关系户,其中一名试用期还是他表哥的儿子。

    “另外,我还会就叶宁这件事向董事会做出汇报,假如华远因此惹上官司纠纷,齐副总你想好了怎么向董事会解释,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件事涉及的另一名实际当事人吴经理如果坚决站在叶宁的立场,走法律程序的话,公司败诉的几率有九成。”秋若雨又再添上一个份量极重的筹码,她对齐凯的不满由来已久,今天就是要好好敲打一下后者。

    没有火花四溅的碰撞,齐凯却被淬不及防地推到了墙角,一股的闷气在胸中油然而生,却怎么也吐不出去...因为从人事部王经理处得知,叶宁是总裁秘书推荐的,想来是秋若雨的受益,把这样一个秋若雨的关系户,还是有功之人挡在公司大门之外,只要事后稍加运作,绝对可以打击到秋若雨在公司内部的威望,说不定还能在董事会上将秋若雨一军,为了达到目的,齐凯不惜先下手为强,料必,只要既成事实,秋若雨就算再不情愿也只得顾全大局,将错就错地妥协,可眼下,他知道自己失算了,秋若雨比他想象中要难对付得多,而且手腕极为强硬。

    “秋总,我认为公司既然启动了上市计划,还是应该以稳定为上,关于叶宁这件事,我确实有欠考虑,如果秋总觉得合适,让他在保安部上班也不是不可以,反正有三个月的试用期观察。”

    憋了好片刻,齐凯在权衡了利弊得失之后,终究选择了投降认输,能屈能伸,抬得起头也低得下头,这本就是高管人员必备的基本素质,勾践灭吴靠得卧薪尝胆,忍辱负重,刘备的皇帝位是哭出来的,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最后的结果...

    不过,认输不代表要全盘皆输,齐凯还是甩了小心眼,留了个尾巴:“不过,就我所知,昨天叶宁通过的是内勤保安的面试,不能因为他临时充当了一回外勤保安,就稀里糊涂地变更职务,当然,机会不是不能给,但他必须和其他外勤保安一样,通过该有的考核。”

    秋若雨当然明白齐凯的心思,要是最终叶宁没能通过考核,那他只能算是一个内情保安,按照公司规定,临时调动性质,产生提成奖金将会由保安经理方澜作分配,以方澜的个性,自然不会克扣属下,但这样一来,之前公布的保安部全体外勤月底奖金发放无法兑现的压力,也就落到了方澜的肩上。

    可即便心知肚明,她却又不宜大手一挥地予以否决,一来后者到底是公司高管,既已作出退让,逼得太紧只会激化矛盾,二来外勤保安的工作性质比较特殊,尤其是公司涉足水深纷争多的药材业之后,就她本人而言,也主张严格筛选。

    稍稍思忖,秋若雨便轻点蜻首,表示了同意。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