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若曦,哦不,应该是小若雨,十八年没见,当年的跟屁虫竟长成了一个大美人,还算有良心,没忘了你的无极哥哥。”

    思绪纷飞间,叶宁的心中也是感慨万千,当年自己闯得祸着实不小,炎阳草精是家族的重宝之一,事后,叶宁坦然地向家族自首,却死活不说出炎阳草精的下落,那年头没有摄像头监控,查找线索并不容易,而且,炎阳草精被采摘后没有特殊方法保存的话,十天内功效便会失去九成,也就平平无奇了,于是,两个星期后,家族追查无果,只得放弃,但对叶宁的惩罚却是如期而至,母子二人随即离开了燕京主家,去往家族生意略有涉及的外省,等于是被家族流放了。

    对此,叶宁并不后悔,如果再给他一次从来的机会,他还是会做相同选择,只不过,对于从小没了父亲的他来说,心中多了一份对母亲的愧疚,好在,他的母亲并无争名夺利之心,对去外省替家族打理一些散碎生意倒是非常乐意,反正衣食无忧,能看着叶宁一天天健康成长就心满意足。

    可惜,天不遂人愿,半年之后,一场意外的悲剧发生,使得这对母子天人两隔,叶宁的人生轨迹也由此发生聚变...

    而就在叶宁独自躲在小茶坊浸润于追忆往昔的同时,华远集团的多个办公室内,却因为他的去留问题,正在爆发着激烈的争论。

    人事部。

    “方队长,你先坐下,有话好好说。”王经理面对着兴师问罪而来的方澜,一张老脸之上,满是无边的苦色,后者的火爆脾气,就连他这个老职场心里头都是有些发梀。

    方澜腰杆挺得笔直,眼神冷冽地盯着王经理,冷声质问:“王经理,我来的目的是要讨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叶宁通过了我的面试,公司却要辞退他,还是在昨天他陪着业务部吴经理外出催帐,讨回了一笔两千三百万的巨额尾款,为公司立下大功的情况下...”

    “另外,为什么没有任何人和我这个保安经理提前打个招呼,公司就直接公布,将那笔两千三百万尾款的一个点提成作为对保安部全体外勤保安的月度奖励,这到底是什么居心。”

    “方队长,我是人事部经理,公司高层的决策我无权过问。”面对方澜的咄咄进逼,王经理无奈地摊了摊手:“至于为什么不录用叶宁,主要还是他的资历和学历不够,他的个人履历上,完成高中学业之后就没有再进一步深造,也没有任何职场经历,近七年时间完全是个空白,这也是综合考虑的结果。”

    方澜的嘴角闪过一丝冰冷的笑:“老王,在我面前你就不用打马虎眼了,说吧,到底是卡在谁手里,我找谁去理论。”

    被对方不留情面地一语道破玄机,王经理也是不由老脸一红,却还在咬牙死撑:“方队长,你这话说得,大家都是为了工作嘛,再说,公司领导决定给全体外勤保安发放月度奖金,也是为了鼓舞大家的积极性,在我看来,这对保安部日后的工作开展有利无弊。”

    “砰!”一巴掌重重地落在办公桌上,方澜俏脸紧绷,切齿地道:“墙头草,风吹两头倒,别最后两头不着靠,自己歪了脖子。”声落,丢给王经理一个冷飕飕的眼风,转身就走。

    王经理的脸上一阵阴一阵晴,被一个后生女娃子当面教训,他的心中没有火气才怪呢,只不过,当蓦然瞧见之前方澜落手处,竟是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巴掌印,不由地眼角急抽了几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而后苦涩难言地叹了一口气,不就是辞掉一个小小的保安仔,至于那么严重吗?

    ......

    业务部,总监办公室。

    “总监,为什么要取消叶宁的提成资格,人事部有什么理由辞退他?”从方澜那边听说了有关公司不准备录用叶宁的决定,吴可欣第一时间冲到了总监办公室,由于内心的激愤,也是第一次对总监红了脸。

    “可欣啊,我理解你的心情,我也相信,鑫迪娱乐那笔尾款收回来的过程当中,叶宁对你的配合力度不小,但毕竟我们是业务部,人事部怎么决定,我们无权干涉,而且,刚才齐副总的秘书已经发了邮件,本月底业务部业绩最好的三名职员,将会得到额外的奖金,奖金总额是十一万五千,也就是鑫迪娱乐那笔尾款的百分之零点五,而且我还听说,保安部那边也收到了同样的邮件,月底奖金总额是二十三万,刚好一个点,你应该明白,这意味着公司已经做出了最终决定。”苗慧英对吴可欣并没有怪责的意思,反而耐心地向后者作了解释,从本心来说,她很欣赏后者有责任有担当的性格,也觉得公司这样对待叶宁有点不公平,可她却无发改变,这就是职场,残酷而现实。

    “公司这样的决定太让人心寒了,我不能接受。”吴可欣却是一反平日里的冷静与好脾气,语气坚决地道:“总监,我想直接找总裁说明情况。”

    吴可欣只是业务部的一名经理,与秋若雨之间隔了总监与执行副总裁,差了足足两个级别,越级汇报是职场中不成文的大忌,可为了替叶宁讨个公道,她也是顾不得了,要不是这个男人,那笔尾款压根就要不回来,要不是这个男人,她现在依然还处于黑暗与煎熬之中,职场是个名利场,从不乏寡情薄意,卖主求荣,翻脸无情之辈,但她吴可欣不能,不愿,也不允许自己做一个没有底线,没有良心的人。

    苗慧英的秀眉蹙了起来,面露几分担忧,语气也是严厉了不少:“可欣,你是我一手提拔的,我也不同你说什么虚伪的场面话,你要想清楚,这件事无论是不是秋总的决定,你跳出来替叶宁竭力争取就已经犯了忌讳,等于是公然与公司的决定唱反调,这会让你得罪不该得罪的人,也会给你的未来发展增添阻力,值得吗?”

    吴可欣当然听得懂这话中之意,却想也没想就一点头:“总监,我想得很清楚,值得。”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