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华远集团隔了两条街的一间茶坊,叶宁很奢侈地要了个最低消费两百元的包间,慵懒地窝在沙发里头,晒着窗外倾洒进来的温暖阳光,眼中追忆之色毫不保留地荡漾开来,一幅幅过往的画面也是在脑海中浮现...

    那是一个明媚的午后,小学里一片小草地上坐个小男孩,双手拖着下巴静静发呆,稚嫩的小脸左侧有着一块小半个巴掌大小的淤青。

    一名粉雕玉琢般的小女孩背了个卡通小书包,如蝴蝶般轻盈而来,在小男孩的身后脆生生地叫了声:“无极哥哥,我就知道你闯了祸不敢回家,肯定是在这里。”

    小男孩回头看了小女孩一眼,懒懒地道:”小若曦,今天是星期五,下午没课,你怎么还不回去?”

    “我忘了语文课本在教室,特地回来拿的。”小女孩在小男孩的身边席地坐下,一边打开书包翻着什么一边幽声道:“无极哥哥,中午的时候,我看到林俊生的父亲来找魏老师了,我还听到魏老师给你家里打电话了呢...”

    “哼,林俊生那张臭嘴活该挨揍,他就会找家长找老师告状,算什么男子汉。”小男孩的脸上露出一抹愤愤,片刻后,眉毛忧愁地扬了起来,目光向边上一瞥,见到小女孩的手里不知何时捧了个可人的面包,不由咽了咽口水。

    为了躲着老师,下课后,小男孩可是连午饭都没吃就跑了,这会儿,肚子正“咕咕”叫呢。

    小女孩不紧不慢地拆开包装,粉嫩的小脸上犹豫与纠结混合,一副想吃又舍不得的样子,忽然间,脑袋一歪,甜甜地笑道:“无极哥哥没吃午饭,应该饿了吧。”

    小男孩脸皮一窘,下意识地低了低头,又连忙摇头:“我早饭吃得太饱还没消化呢,不饿。”

    面包被一双细嫩的小手缓缓地送到眼皮底下,小男孩看着那黄橙橙的奶油,以及闻到那股子诱人的香气,想抬手去接又不好意思,索性一甩头,就要说句硬气话,却刚好撞上了小女孩那对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眼睛里满是戏谑的笑意。

    这丫头是存心看自己笑话呢。

    小男孩顿时鼓起嘴,详装一副生气的模样,可似乎对小女孩没有半点震慑力,后者眼中笑意更盛。

    小男孩终于装不下去了,哼了一声,一把接过面包,顾不得形象地啃了起来。

    小女孩又递上一盒牛奶,迟疑了一下,伸出半截指头点了点小男孩脸上的那块淤青:“疼吗?”

    小男孩疼得嘴角一抽,却断然摇头:“皮外伤而已,一点感觉都没有。”

    小女孩抿起嘴,没再多说什么,又陪了小男孩一会儿,就背上书包蹦蹦跳跳地走了。

    后来,小男孩才知道,那天是小女孩的第一次,第一次向她妈妈,向自己撒了谎,她根本没把语文课本忘教室里,而是特意给自己送吃的来的,而且,从那天之后,小女孩无论在学校里还是家族里,再没有和林俊生这个堂哥说过一句话。

    ......

    画面一转,那是一个天寒地冻的深冬。

    医院的病房里开着暖气,病床上的小女孩盖了一条厚厚的羽绒被,身子却依然在微微颤抖,那张小脸蛋明显消瘦了一圈,并且苍白得如纸片一般,原本灵动的眸子,光华逝去,几分黯淡,几分痛苦...

    小男孩安静地站在床前,眼中有着一抹浓郁的担忧与煎熬,落在身侧的小手紧紧地握成拳头。

    “无极哥哥,妈妈说我会好起来的。”小女孩的脸上流露出一抹倔强,虚弱地道。

    “小若曦,你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会。”小男孩用力地点着头,从兜里摸出一张平安符交给小女孩:“这是前天我和妈妈去庙里的时候我替你求的。”

    小女孩把平安符放在眼前看了一会儿,随后冲小男孩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嘴角溢出一丝甜甜的笑意。

    过不多久,小女孩的妈妈在小男孩的妈妈陪同下走了进来,小男孩看到小女孩妈妈的眼睛红红的,气色很差,就问道:“秋阿姨,若曦的病究竟怎么样了?”

    小女孩的妈妈强颜欢笑地摸了摸小男孩的头:“无极,谢谢你关心我家若曦,你放心吧,若曦的病会好的。”

    回家的路上,小男孩的妈妈禁不住小男孩的一再追问,带着遗憾与无奈,把实情告诉了小男孩:小女孩的病情极不乐观,怕是拖不过十天了,林家的藏品中有着一颗赤炎花,是可以治愈小女孩的病的,只不过,赤炎花太过珍贵,林家不舍得拿出来。

    小男孩听闻后,内心愤怒至极,却没有如一个普通七岁孩子般靠一张嘴宣泄,眼中却是多了一道异常坚决之色。

    ......

    画面再转,七天之后的一个早晨,天还没有大亮,医院门口停下了一辆出租车,小男孩从后排下来,四下里张望了几眼,这才脚步匆匆地往病房大楼而去。

    敲开了病房门,小女孩的妈妈见到只身前来的小男孩,那张隔夜面孔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要知道医院和小男孩的家有着六七公里的路程,后者才不过七岁。

    小男孩默默来到病床前,看了看沉睡中还紧蹙双眉,面带几分痛苦与挣扎的小女孩,就问道:“秋阿姨,若曦的病怎么样了?”

    小女孩的妈妈缄默,眼角这就红了起来。

    小男孩心里有了答案,当下,拉开羽绒服的拉链,取出一个古朴的木罐头,慎重地交到小女孩妈妈的手里:”秋阿姨,这里面是炎阳草精,功效和赤炎花相仿,品级比赤炎花更高。”

    小女孩的妈妈听了,脸上那一刻的震惊难以用语言形容,炎阳草精自然是能够救小女孩的命,珍惜程度更在赤炎花之上,堪比无价之宝,她别说奢求,连想都不敢想。

    “无极,这,这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嘴里这般问着,小女孩的妈妈其实已经猜到了,多半是小男孩从家族里偷出来的,但此刻,她紧紧捧着木罐头的双手,却怎么都不肯松开,那可是女儿的命啊。

    “是从家族内院的园圃里摘来的,秋阿姨,你就别问了,这东西再珍贵,也没若曦的命来得重要,我先走了。”说着,小男孩又深深地看了小女孩一眼,没给小女孩的妈妈道谢的机会,就转身离去,脚步决然。

    从那天之后,小男孩再也没见过小女孩,小女孩的妈妈在小男孩走后连出院手续都没办,就抱着小女孩离开了医院,并且直接离开了燕京,因为,小女孩的妈妈知道,如果被小男孩的家族查到,必然会强行讨回炎阳草精,甚至被林家那些人知晓的话,很可能因为贪念也打炎阳草精的主意。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